作者/linb(Div)
 
 
 
 
﹒雙胞胎-夢境之三-
 
 
  這場景似乎有點黑暗,深紅蠕動的肌壁,正緩緩的隨著呼吸起伏著。
 
  而黏稠的透明液體,沿著壁面慢慢融流下來。
 
  此刻,溫暖柔軟的肉床上,兩個小小的生命,正無聲的孕育著。
 
  一點,一滴。
 
  凝聚他們生命的力量,意圖衝迫禁囚,
 
  來到這個陽光燦爛的世界。
 
  這是哥哥與弟弟,他們兩個,連的最緊密的時刻。
 
  (太太,真是恭喜妳,妳懷孕了!)
 
  (哇!真好!醫生謝謝你!)
 
  母床的肌肉微微顫動了一下,喜悅的心跳帶起大量的血液流過血管,咕嚕咕嚕……
 
  兩個小兄弟在羊水裡,緩緩轉動。
 
  (而且,是雙胞胎喔!太太恭喜了!)
 
  (真的嗎?)(哇!好幸運!我真的懷了兩個小孩!?)
 
  母親溫暖的手,輕輕的按住了隆起了腹部,溫柔的滑動著。
 
  淡淡的溫暖,似有似無,傳入了孕育兩個生命的羊水裡,揚起隱隱的波紋。
 
  好溫暖。
 
  這就是媽媽的溫度嗎?
 
  仔細聆聽,兩個小生命彷彿在對話。
 
  【我們要一起長大。】
 
  【一起看這個世界。】
 
  【一起笑一起哭。】
 
  【一起長大,一直到很老,很老。】
 
  (目前胎兒都很健康,兩個禮拜再來檢查看看。)
 
  (謝謝醫生。)
 
  兩個小生命,在幽暗卻充滿生命脈動的媽媽子宮裡,努力的成長著。
 
  此刻的他們,仍看不見手腳,宛如兩條盤環的魚兒,優游在溫暖的羊水中。
 
  只有一條堅韌又柔軟的膌帶,緊緊的繫住他們,供給他們養分,也保護他們不至於漂流的太遠。
 
  打從娘胎起,他們就比誰都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孤獨。
 
  有一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生命,緊緊依在身旁,一起努力的長大,不斷的長大。
 
  (雙胞胎?難怪肚子這麼大喔。)
 
  (老婆乖,來,吃吃我煮的雞湯。)
 
  (啊?怎麼會是甜的……?)
 
  (啊……難道我把糖和鹽搞錯了?!)
 
  (哈哈哈,下次改進!下次改進!)
 
  (小寶寶乖喔,要好好的長大喔。)
 
  (再五個月,就可以看見這個世界囉。)
 
  小生命們輕輕搖了搖,彷彿應承著爸爸媽媽的期許,努力吸收著點點滴滴的養分。
 
  長大。
 
  一切都在奇妙與美滿中進行著。
 
  直到……
 
 
 

 
 
﹒雙胞胎-續夢境之三
 
 
  嘩~嘩~
 
  深夜。
 
  突然,胎盤莫名的緊急收縮,子宮床壁上的肌肉以驚人的速度起伏著。
 
  對於羊水內的兩個小生命,彷彿天翻地覆的大浪捲捲而來。
 
  (老婆?怎麼了?怎麼了?)
 
  (呼吸,呼吸……我呼吸困難……)
 
  (怎麼會這樣!?不是才五個月嗎?老婆!老婆!撐著點!)
 
  (……我的心臟……跳的好大力……好大力……)
 
  (妳忍耐一下!我馬上去開車!)
 
  (呼哈……呼哈……呼哈……)
 
  (馬的!鑰匙!鑰匙在哪啊?!!)
 
  (把拔,好難受……我怕……我怕……)
 
  (別怕……老婆,別怕……小孩一定沒事的!)
 
  (啊……呼哈……我好怕……呼哈……)
 
  原本鮮紅溫暖的床壁,此刻正激烈的顫動著,而在鮮紅背後,隱隱透著,幾條觸目驚心的暗黑紋路。
 
  血液供應出了問題,急速收縮的肌肉,終於開始呈現缺氧狀態了。
 
  兩個小生命彷彿感受大難臨頭,原本漂流的兩個各體,聚在一起,緊緊相依。
 
  一直溫馴如三月朝陽的羊水,此刻卻有如狂風暴雨,一波一波的激浪,衝擊著兩個小生命。
 
  (老婆!老婆!醒醒!)
 
  (我還醒著……)
 
  (不要睡著了!醫院馬上到了!再忍一下,好不好?)
 
  (把拔,我們小孩一定會沒事的,對不對?)
 
  (對!因為我們兩個血統這麼優秀。小孩一定能渡過去的!)
 
  (呵呵,呵呵……啊!好痛……)
 
  (老婆!?)
 
  (怎麼辦,我好怕……好怕……嗚嗚……)
 
  嘎~~~醫院終於到了,爸爸緊急煞車,汽車還往上跳了幾層階梯才停下來。
 
  剛接獲到電話求救的醫護人員,隨即衝了出來,推著擔架,在一片混亂中,媽媽被推往急診室。
 
  胎床仍在晃動,隨著母體的搬移,劇烈的震了幾下。
 
  (把拔!你……在嗎?)
 
  (在!我在!)
 
  (手……)
 
  (手?)
 
  (放在我的肚子上……手……)
 
  (好……好……)
 
  (他們最喜歡有人輕輕撫摸著肚皮……我知道……他們會很高興……會開始……旋轉……跳舞……我知道……)
 
  夫妻兩,緊緊握住彼此的手,一起溫柔的在肚皮上滑動。
 
  溫柔。
 
  傳入了子宮深處。
 
  有如一道陽光撒入暴風雨中,平息了激浪不斷的母床。
 
  可是,小小的兩生命卻是生死未卜。
 
  碰!推車衝入了急診室!門還前後搖晃著。
 
  急診室外面,只剩下父親一個人,呆呆的站著,
 
  原本不易溼潤的眼眶,此刻卻積滿了淚水。
 
  (神啊,求求你,救救他們,無論是媽媽還是小孩。)
 
  隨著禱告,爸爸跪了下來,而無聲的淚,也跟彈落地板。
 
  子宮深處。
 
  【……】
 
  【……】
 
  【你還在嗎?】
 
  【……】
 
  【別忘了,我們要一起長大的。】
 
  【……】
 
  【還有,一起看這個世界。】
 
  【……】
 
  【一起哭。】
 
  【一起笑。】
 
  【一起長大,】
 
  【到很老,很老。】
 
  【沒有你就不好玩了。】
 
  【沒有你會一定會很孤單。】
 
  【所以,】
 
  【我們要一起……】
 
  【活下去!】
 
 
------
 
 
  終於,激烈的風暴停止了。
 
  這時的子宮內壁,安靜如沈睡的湖面,剛剛的劇烈莖攣,彷彿只是一場惡夢。
 
  (太太,幸好,母子平安!)
 
  (醫生謝謝你,謝謝你……)
 
  (啊,別哭啊……)
 
  (對……不起……我……太激動了,你知道嗎?這是我跟我老公,等了整整七年,好不容易才懷到的一胎,我們年紀都三十多了,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胎了……所以……)
 
  (我能了解你們的心情……好啦……別哭了……母子平安是好事喔。)
 
  (謝謝你……醫生……謝謝……)
 
  角落裡,醫生偷偷地拉了爸爸到一旁,「其實,你們要有心裡準備,雖然母子平安,但是我不敢保證,這次的異常胎動,對胎兒將來會造成什麼影響……」
 
  「嗯……您的意思是?」
 
  「嗯,也許會造成胎兒的缺陷,當然也許什麼事都沒發生,依然可以平安的長大……」
 
  「醫生,我懂你的意思,但是我和我老婆的答案永遠是一樣的。」
 
  「嗯?」
 
  「我們一定會生下來,無論將來是什麼樣子,我們都會疼愛他們,直到永遠。」
 
  醫生笑了笑,「這對雙胞胎真幸運,遇到了好爸爸和好媽媽!」
 
  「不,」爸爸深情的看著,仍躺在病床上的媽媽,「是我們太幸運,上天不僅賜與了我們最好了禮物。」爸爸笑了起來「而且一次還是雙份。」
 
 
-----
 
 
  護士看著那張子宮內部的音波照片,「哇,真奇怪!」
 
  「怎麼了嗎?」媽媽緊張的問。
 
  「不……不是有問題,」護士連忙搖手,「只是這張照片好特別,諾,妳看。」
 
  母親仰起身,看著那電腦上的圖,黑白的影像中,兩個清晰白色身影,正緊緊靠在一起。
 
  好像兩條小魚,正用他們仍未成形的羽翼,繫住對方的鰭,而凸起頭顱,正對視著彼此。
 
  「這兩兄弟,」護士笑著說「將來感情一定好的不得了。」
 
  媽媽看著圖,露出淡淡的微笑,「也許,他們正在鼓勵對方……」
 
  「一定要一起活下去!」

 
 

 
 
﹒雙胞胎-求婚-
 
 
  最近哥哥變得很奇怪,有點魂不守舍,好像滿肚子心事。
 
  最近小紅也有些奇怪,有點恍恍惚惚,好像滿懷的心事。
 
  這是哥哥讀研究所的第三個月,距離兩兄弟告別已經整整兩年半了。
 
  哥哥充滿野心,他挑了最嚴格,卻是最有前途的老闆,老闆也就是「指導老師」的稱呼。
 
  他的生命腳步越來越快,也許是早就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生活方式。
 
  奔跑,再奔跑。
 
  只要他把二十年當四十年用,其實他也可以活的毫不遜色。
 
  可是,最近他突然奇怪了起來。
 
  這份奇怪,來自一種緊張。
 
  與小紅講電話,常常會停住,然後支支吾吾。
 
  小紅剛剛考完試,也許是最近常陪著哥哥唸書,原本成績半吊子的她,開始一步步往上爬。
 
  七年的醫學院,她越走越順利,越學越得心應手。
 
  她已經暗下決定,將來要做小兒科或者是眼科。
 
  本來她執意要往心臟的路上走,卻被哥哥的堅持擋住了,他笑著對她搖搖頭,堅定的眼神卻阻止了小紅的決心。
 
  原本平靜而快樂的生活,卻被一種繃緊的氣氛所圍繞,小紅變得有點恍惚。
 
  路走著走著,會突然笑了起來。
 
  彷彿是感受到了什麼,讓兩個人建立了許久的默契,陷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奇妙氣氛裡。
 
  真愛就要來了嗎?
 
  甜甜的承諾要實現了嗎?
 
  早已習慣的牽手,多了甜蜜,掌心裡的柔軟,透露著更多與以往不同的感覺。
 
  兩人彷彿感覺到了,就是現在了!
 
  把該說得話,說出來。
 
  於是,哥哥開始絞盡腦汁,設計一場浪漫的約會,一次足以感動小紅的美麗求婚。
 
  他打聽了全台北最羅曼第克的餐廳,去銀樓挑了美麗大方的鑽戒。
 
  可是,他還是害怕,還是緊張。
 
  萬一,只是萬一,小紅說不,怎麼辦?
 
  所以這一切還不夠,他還需要一樣東西,特別到可以讓小紅永難忘懷,打動芳心的寶物。
 
  他匆忙,他慌張,因為他找不到這樣的東西呵。
 
  一方面他又刻意在小紅面前顯得若有若無,來掩飾自己的興奮與害怕。
 
  小紅,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
 
  可是她只能靜靜的等待,等待這個即將來臨的時刻,等待了許久,終於要來臨的答案。
 
  一方面她也開始懷疑,也許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想像,
 
  哥哥的言行失常,哥哥的言語失態,都只是個過渡時期的膠著。
 
  一切都沒有她的事,她只是一廂情願,一場美麗的夢。
 
  於是,心焦的哥哥與期待的小紅,兩個人,組成了一種奇妙的節奏,為他們平淡的生活,演出了一場又一場荒誕但是溫馨的戲碼。
 
  兩個人,兩顆心,正忽遠忽近的呼喚著。
 
 
-----
 
 
  「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
 
 
  始終握在哥哥手中,熱的發燙的珠寶盒,他精心計畫每個步驟,只待時機成熟,他就要把一生最大的願望傳達出去。
 
  小紅正安靜的微笑著,看著身旁這個英挺,又帶著斯文氣質的哥哥,突然好想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很久很久。
 
 
-----
 
 
  此刻,他們不再害怕徬徨。
 
  此刻,他們真正相信彼此。
 
  一個微笑,一個問候,都是幸福的徵兆。
 
  於是他們專心期待著,那個即將來臨的幸福。
 
 
-----
 
 
  「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好。」
 
  小紅聲音很清澈,也很乾淨。
 
  沒有半點遲疑,沒有半點疑惑,更沒有不必要的刁難。
 
  這聲「好。」像是北方天空劃過的流星,拖著美麗而閃亮的尾巴,降落在哥哥的心上。
 
  微笑中,哥哥打開了珠寶盒,裡面閃亮的鑽石,在燈光下,一閃一閃。
 
  「恭喜,妳是我的新娘了。」
 
  「呵呵,那你是我的新郎了。」
 
  小紅深深吸了口氣,卻沒有辦法阻止,從眼角滑落的幸福淚珠。
 
  音樂在此刻響起,為了他們的永遠,祝福著。

 
 

 
 
﹒雙胞胎-弟弟。失蹤?-
 
 
  突如其來的,弟弟失去連絡了。
 
  原本每月按時一封的信件,突然斷掉了,無聲無息的斷掉了。
 
  就在他離開台灣之後的第902天。
 
  最後一封信的地址,是在非洲,他說他即將深入叢林,尋找改變人類命運的叢林。
 
  愛冒險的弟弟當然不可能放棄這千載難逢的機會,自願跟著當地的土著,浩浩蕩蕩的出發。
 
  從此,就連續兩個月,沒有了他的訊息。
 
  所有在台灣的朋友,都很擔心他。
 
  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難道他的心臟沒辦法撐過五年,在某個地方猛然停止?
 
  還是非洲那裡有什麼毒蛇瘴氣,弟弟生病無法寫信?
 
  母親的著急,爸爸的嚴肅……
 
  小紅的擔心,朋友的關心……
 
  只有一個人,似乎還相信著什麼。
 
  他就是哥哥。
 
  他只是連日緊鎖著眉頭,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弟弟,應該還活著。」
 
  「只是,他好像在掙扎什麼,很奇怪的感覺。」
 
  每個人都問著,「掙扎?什麼?」
 
  哥哥慢慢的捕捉,隱藏在心裡的感覺,「還記得,四年前弟弟拼命想考上台大的心情,其實弟弟的成績並不如我這麼好,畢竟他玩的很兇。」
 
  「最後的幾個月,他湧起強大的意志,開始他艱苦但是堅定的過程。」
 
  「那段時間,我都可以感受到他的鬥志,於是我心裡跟著湧起龐大鼓盪的意志。」
 
  「我還記得,那是一種聲嘶力竭,卻依然澎湃有力的吶喊,喊著……」
 
  「【我要做的到!】!」
 
  「現在我心裡的感覺,跟那時候很像……很像……」
 
  「只是……」哥哥又皺起了眉頭,思索著。
 
  所有的人都忍不住一起問到「只是什麼?」
 
  哥哥想了想,說到「這次好像是……為了某份的執著……因為那聲音正在嘶吼著……」
 
  「【我一定會活下去!】」
 
  「也許,弟弟現在正遇到什麼事,可是我卻知道,當他的鬥志被激起,就再也沒有什麼事情能難的倒他了。」
 
  「我相信弟弟,他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這次也不會。」

 
 

 
 
﹒雙胞胎-弟弟,叢林篇-
 
 
  叢林,是人類一直無法真正征服的領土。
 
  熱帶雨林的多變,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無知的生物。
 
  也是人類一直拒而遠之的陰溼地獄。
 
  直到十九世紀,地球人口急速的膨脹,原本的土地漸漸擠不下以幾何倍數成長的人類。
 
  於是,人類開始往地球的每個角落,伸出破壞的觸角,無法征服的叢林,一把火燒上幾天幾夜,搖身一變,就成了適合栽種香蕉的樂土。
 
  火,使叢林急速消失,但就算人類號稱自己戰勝了叢林,卻從來不敢輕忽,叢林裡永遠存在的,那神祕的奪命危機。
 
  而弟弟勇敢的深入叢林中,對於他來說,生命本來就是用來燃燒的蠟燭。
 
  如果踏進了叢林裡,會讓他的生命之燭,亮起不同色彩的光芒,他又何懼之有?
 
  於是他自告奮勇的加入這個團隊,也是因為,原本隊伍裡中負責扛重刑器材的一個小弟,臨時生了場重病。
 
  還有這趟旅行在歷代非洲探險中,算是安全的,有熟門熟路的嚮導帶領,還有充足的準備,例如醫療和儀器。
 
  不過,旅行之所以刺激,吸引探險家前仆後繼的投身其中,就是因為旅行裡,總是隱藏了某些危機,某些未知。
 
  這些危機,有時候只會讓人莞爾,或讓人難以忘懷,但仍有些危機,卻是致命的。
 
  因為,這裡是叢林。
 
  一個人類從來不敢正面挑戰的,神祕國度。
 
 
------
 
 
  跨過了叢叢的樹林,此刻,探險隊一行人已經走入了雨林的深處。
 
  他們此行的目的,主要是尋找幾種特殊的植物,屬於蔓藤類,但又不同於一般所見的蔓藤。
 
  據說,這是一種生長極為旺盛,可以一天之內長出1~2公尺的超級蔓藤。
 
  而探險隊的主要目的,就是帶回這種植物進行研究,不僅是為了了解是什麼激素,或是什麼特殊生長機構,能讓植物生長這麼快速?
 
  最重要的,是希望能夠利用這植物,找到生物學上「快速生長」的謎題,進而利用在醫學,科學,甚至工業上,大量製造人類所需的生化物質。
 
  舉例來說,如果在植物基因中,嵌入人類所需要的藥品,然後再讓植物大量而快速的繁殖。
 
  如此一來,每株植物都等於是人類的一座工廠,可以便宜又大量的製造出藥品。
 
  而提出這個「植物快速生長」理論的,就是探險隊的副隊長,方博士。
 
  探險隊一行總共有15人,包括深入叢林多次的領隊,傑克。
 
  副隊長,方博士。
 
  嚮導,利歐亞。
 
  和加上弟弟總共15人的雜物軍團。
 
  此時,他們正浩浩蕩蕩的走在叢林中。
 
  而叢林彷彿睜著一雙碧綠的眼睛,悄悄的凝視著這群闖入者的背影。

 
 

 
 
﹒雙胞胎-叢林篇之二-
 
 
  「大概再三個小時,我們就可以到達土著的村落了。」
 
  嚮導利歐亞大聲的宣佈著。
 
  「等一下到了土著的村落,先把東西卸下來,我們會休息一會。」
 
  「為什麼要到土著的村落呢?」 弟弟偷偷問身旁的一個人。
 
  「因為要探詢關於超級蔓藤的位置,這裡只有土著知道。」
 
  回答弟弟的人,也是黃種人,大概25歲左右。
 
  他的名字,就叫萊恩。
 
  弟弟之所以會和萊恩熟絡。
 
  是因為弟弟發現,萊恩竟然也會講中文。
 
  而發現的原因,更是有趣,萊恩不小心被蚊子叮了一口,雨林的蚊子咬一口便痛入骨髓,於是萊恩很大聲的罵了一句「操你媽的。」
 
  就是這一句「操你媽的」,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原本應該是沒有人聽的懂得中國髒話,卻讓弟弟激動的跑到萊恩面前,叫到「你是中國人?你會說中國話?剛才是操你媽的嗎?」
 
  「啊!是啊!是啊!小子!」
 
  萊恩也高興的大叫,兩人抱住彼此,歡欣的跳著。
 
  他鄉遇故知,兩人瞬時就成為這趟旅程,最好的朋友。
 
  事實也證明,中國人真是多到數不勝數,遍佈全世界啊。
 
 
-----
 
 
  現在應該是下午三點左右,可是雨林裡,卻如黑夜一片。
 
  頭頂上方的樹叢濃密到遮住所有的陽光,探險隊打開照明燈,一步一趨的漫步在雨林裡。
 
  那是一種非常奇異的感受,包圍每個人的,都是黑暗和潮溼。
 
  唯一能做的,只能像是追逐光的飛蛾般,跟著前方的燈,緩緩的邁進,那是一種沒有生命,沒有未來與過去的步伐。
 
  他們只是追逐著光,然後前進,再追逐著光,再前進……
 
  再不斷追逐著光,再不斷的前進……
 
  原來飛蛾撲火,就是這麼回事啊……
 
  當深陷完全的黑暗中之時,是誰都會選擇,往光的地方去……
 
  無論光的那頭有什麼?
 
  我們還是會選擇往光的地方去。
 
  永恆黑暗,永遠比不上瞬間的光明。
 
 
-----
 
 
  突然,嚮導和領隊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轉身和方博士討論著,他們低頭私語,所以弟弟聽不清楚。
 
  倒是周圍的雜物軍團,似乎也發現了什麼事,正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
 
  「到底怎麼了?」弟弟問萊恩。
 
  萊恩皺著眉頭,「不對勁,沒有聲音,也沒有光。」
 
  「沒有光?沒有聲音?」
 
  「雨林是很吵的,動物的聲音和植物的聲音,還有大地的聲音。可是現在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還有他們說,這條路本來是看得到太陽的……現在竟然完全被樹給遮住了。」
 
  突然聽到方博士大叫起來,這是弟弟聽的懂得英文「難道就是這裡了?難道就是這裡了?是快速生長的植物遮住了太陽啊!」
 
  弟弟和萊恩對看了一眼,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叢林的危機感,湧上每個人的心頭。
 
  突然領隊叫到,「加快腳步,我們快點到土著村莊一探究竟!」
 
  「yes!」每個人巴不得離開這個地方,同聲答應。
 
  探險隊越走越快,一群人拉出一條長線,在深不可測雨林裡,不斷的前進。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弟弟不禁開始懷疑,兩個小時的路程怎麼這麼久?
 
  他發現每個人臉上都露出惶恐和慌張,似乎全都感覺到了。
 
  村莊呢?應該到了不是嗎?
 
  是不是迷路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嚮導的表情越來越嚴肅,原本不用指南針的他,此刻卻頻頻觀看指南針,似乎對方向產生了很大的疑惑。
 
  「Stop!」
 
  領隊舉起手,對大家喊到。
 
  「先在這裡紮營,明天再趕路。」
 
  弟弟看著領隊,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領隊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發抖……

 
 

 
 
﹒雙胞胎-叢林篇之三-
 
 
  深夜,弟弟睡不著,這是深入雨林的第30天了,可是從來沒有像此刻般安靜。
 
  夜晚的雨林,其實是很熱鬧的。
 
  夜行動物潛伏的聲音,植物蠕動的聲音,還有滿天閃閃的星光,和偶而飄來,像風一樣的細雨。
 
  可是,現在的雨林,沒有聲音,沒有光,沒有腳底下土壤的呼吸,彷彿有什麼可怕的東西正在醞釀,把所有的生物都被吞噬了。
 
  他好害怕,弟弟按住心臟,卻阻止不了它不安定的鼓動。
 
  恐懼,讓他的心臟更加的不舒服。
 
  「欸,還好吧。」黑暗的那頭,萊恩遞上一杯熱湯。
 
  「謝謝。」弟弟笑著接受了
 
  「熱湯要存著漫漫喝……」萊恩搖搖保溫瓶,皺著眉頭,「這次好像很嚴重,我從來沒看過嚮導和領隊這麼緊張。」
 
  「嗯。」弟弟啜著熱湯,「應該不會有事吧?」
 
  「希望,畢竟他們是在叢林裡長大的,至少能帶我們出去……」
 
  黑暗中,弟弟好像看到了萊恩嘴角的苦笑。
 
  「睡吧。明天可能還要趕一天的路。」
 
  「嗯……」
 
  萊恩的熱湯緩和了心臟的異動,和他恐懼的心,
 
  弟弟很快的進入夢鄉。
 
 
-----
 
 
  探險隊,又走了兩天的路,終於停了下來。
 
  然後在方博士的指導下,開始架設儀器,偵測附近的環境,並且利用工具,挖下這裡的土壤以及植物,帶回去採樣。
 
  每個人都安靜而快速的工作著,因為大家都想早點回去,工作時不再聽到快樂的歌聲,不再聽到有人談論酒吧裡哪個妞最辣,哪種酒一泡就醉。
 
  雨林還是很安靜,越安靜,大家就越害怕。
 
  只有方博士,完全不被恐懼支配,一樣活力十足,甚至可以說是歡欣鼓舞。
 
  他的心中,也許認定,這裡就是「植物快速生長」的區域吧。
 
  弟弟卻非常不安,如果這是的植物可以快速生長,那動物呢?
 
  為什麼全部都消失了?
 
  這幾天,沒見到半隻猴子,野獸,所有可以被稱為動物的生物,一隻都沒看到。
 
  雨林,吞噬了所有動物,接下來,是不是也要吞噬我們了?

 
 

 
 
﹒雙胞胎-叢林之四-
 
 
  雨林生活的第40天。
 
  方博士的研究仍在進行。
 
  可是弟弟他們卻看見了,領隊嚮導與博士吵了起來。
 
  因為使用的是英文,弟弟低著頭不敢看,耳朵卻努力的偷聽著。
 
  「博士!我們該回去了!這裡很危險!很危險!」
 
  「你再說什麼?這裡沒有半隻野獸!都是植物,哪來的危險?」
 
  「你不懂!我在叢林長大,從來沒遇過這種情形……」
 
  「什麼情形?沒有聲音?這算什麼危險?」
 
  「叢林很可怕的!」
 
  「哼。」
 
  兩人談不攏,哼了一聲,賭氣不再講話。
 
  就在此時,不懂英文的嚮導說了一句話,
 
  領隊連忙回應「什麼?你說什麼……?」
 
  弟弟聽到這句話,身體忍不顫動了一下,剛剛嚮導說了什麼?
 
  而且他發現所有工作的人都同時顫了一下。
 
  領隊一句一句翻譯給方博士聽,「以前他有聽過族裡的長輩說,叢林之所以會安靜……」
 
  「是因為移動。」
 
  博士忙問到,「移動?什麼移動?地震嗎?」
 
  「不是,是巨大的移動,不是震動。」
 
  「巨大的移動,就是雨林,雨林,移動了。」
 
  移動?雨林移動?
 
  突然,弟弟站了起來,失聲叫到「遷移?你是說什麼生物正在遷徙嗎?」
 
  就在此時,安靜的雨林突然發出了聲音,隱隱約約,像是潮水湧過來的聲音,在遙遠的遠方。
 
  「只是遷徙?」方博士皺著眉頭,「這有什麼好怕的?」
 
  嚮導露出恐懼的神色,不斷說著大家聽不懂得語言。
 
  領隊聽著聽著,臉色也變了。
 
  「什麼東西?快來了……?」
 
  那潮水般的聲音響著,不斷的從遠方傳來,每個人都沒說話,驚悚的傾聽這聲音。
 
  領隊突然大喊,「快逃!快逃!別再待了!」
 
  每個人呆了一秒,馬上四散衝入帳篷裡,搶拿自己的物品。
 
  只剩下方博士一個人,他憤怒的抓住領隊,「你在說什麼!快叫他們回工作崗位」
 
  領隊瘋狂的笑了起來,「別騙自己了!找不到村莊……不是迷路,不是迷路……」
 
  「是村莊消失了啊!」
 
  「【村莊消失了?】」
 
  每個人,包括弟弟,都有一種打從脊椎冷上來的戰慄。
 
  是什麼東西,讓整個村莊消失?還消失的這麼徹底?
 
 
-----
 
 
  萊恩一手抄起他的行李,喊到「光!快!別再呆了!」
 
  所有人完全不顧方博士的吶喊與憤怒,在十分鐘內,收拾完自己的物品,包括營帳食物水。
 
  只剩下方博士一個人心不甘情不願的收拾,大家看不過去,七手八腳,把他的東西一股腦塞進袋子裡。
 
  混亂中,方博士不斷叫嚷著「小心,那是我的心血……」
 
  「拜託……那很貴……」「欸!不要碰!不要碰!」
 
  所有的人,終於在20分鐘內,集合起來。
 
  「GO!」領隊用力一喊。
 
  探險隊,倉皇的撤退之旅,就要開始。
 
  他們或許沒有意識到,這次的逃難,將會成為所有人永遠的惡夢。

 
 

 
 
﹒雙胞胎-哥哥日記-
 
 
    弟弟已經三個月沒有來信了,不只是爸爸,媽媽,小紅,和所有的朋友。
 
    都好擔心。
 
    其實雖然我跟大家保證,弟弟現在安然無恙。
 
    但我也沒有一點把握。
 
    隱約感受的到,弟弟現在好像很慌張,很慌張……
 
    似乎正要逃離什麼未知的事物。
 
    關於那個「我要活下去的」感覺……
 
    還有一部份我沒說,弟弟他除了熊熊的鬥志,似乎,還有一種必死的決心。
 
    那是一種我從來沒體會過的戰慄。
 
    和從來沒體會過的生死交關。
 
    我的天啊,弟弟,你到底遇見了什麼?
 
    會讓玩世不恭的你,這麼惶恐,這麼恐懼?
 
    今晚,好難受。
 
    如果可以,我多希望能飛到你的身邊,以前無論多少危機,我們不是都一起渡過的嗎?
 
    可是現在我卻連你在哪裡都不知道……
 
    我只能把關心你的的心情,不斷的反覆複製,儘可能傳送到遠方,希望你能收到。
 
    你知道嗎?哥哥要訂婚了喔。
 
    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
 
    知道嗎?
 
    弟弟。
 
    哥哥的這杯喜酒,你一定要喝到啊。
 
    我會等你,直到你有消息。
 
    又過了一天日記。
 
    日記又過了一天。
 
  --哥哥筆2000

 
 

 
 
﹒雙胞胎-叢林篇之五-
 
 
  探險隊一行人,有如逃命般不斷的往回程奔馳著。
 
  可是潮水般的響聲,依舊緊緊追著他們,從沒停止過,徘徊在他們的周圍。
 
  而且,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夜,這是他們進入叢林的第58天。
 
  他們不知道前進了多少里路,夜裡除了排班的守夜的人,都因為疲憊的呼呼大睡。
 
  今天,剛好輪到弟弟守班,萊恩則是睡不著,帶著熱湯,陪在他身邊。
 
  渡過漫漫長夜。
 
  「萊恩,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旅行嗎?」弟弟看著深邃的遠方。
 
  「為什麼?」
 
  「因為我要死了,我只剩下兩年的壽命。」
 
  「啊?」萊恩看著弟弟,「你看起來很健康啊……」
 
  弟弟用手指比了比自己的心臟,「心臟,快撐不下去了。」
 
  萊恩惋惜的看著弟弟,輕輕嘆了口氣「光,那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參加這次探險嗎?」
 
  「不知道……」
 
  「這是一種渴望。」
 
  「渴望?」
 
  「沒錯,一種呼喚,我是那種從小就很乖的小孩,唸書前十名,考試前十名,運動前十名,連參加書法每數比賽都只是前十名……」
 
  「沒拿過第一?」弟弟問。
 
  「一次都沒有,我一直都保持在第十名,做什麼都是!可是就沒拿過第一,或者第二,也沒有掉出十名外過。」
 
  萊恩淡淡嘆了口氣,「有一天長大了,突然覺得厭煩起來,那是一種好落寞的感覺,我的一生,難道就要這樣,沒有享受過半點光榮,沒有受到任何挫折,平平淡淡的渡過嗎?」
 
  「如果真有神存在,祂眷顧勝利者,祂考驗失敗者,但是祂對我更殘忍,因為祂……徹底遺忘了我。」
 
  「不騙你,我是真的這麼想的。」
 
  「所以,有一天我突然收拾所有的行李,開始赤手空拳走遍世界。」
 
  「走出了舊有……我才發現,這世界其實很奇妙的。」
 
  「我到過美國,還勇敢的提建言給總統,可惜他沒採納我的意見。」
 
  「我住過奇怪的屋子,每天都有奇怪聲響,勉強算是棟鬼屋吧。」
 
  「還有我參加了非洲探險,遇見了你。」
 
  弟弟笑了笑,「我從來沒想過,人如果一直平凡會是怎麼樣子?」
 
  「當然,因為你不是這樣的人啊,你有種發光的特質,就算把你放在角落,你也會照亮那個角落。」萊恩笑著說。
 
  「謝謝。」弟弟又笑了。
 
  不知道怎麼了,只要一靠近這個名叫萊恩的男子,他的心臟就特別安靜舒服。
 
  「為什麼你會想再死前環遊世界呢?」萊恩轉換話題,「你在找尋什麼嗎?」
 
  「找尋什麼?」弟弟雙眼有點迷濛,「我離開故鄉,是為了什麼呢?」
 
  「本來是為了好好享受自己僅存的生命,但是……好像不是。」
 
  弟弟慢慢說著,正在捕捉內心裡,因這段旅行而慢慢改變累積的感覺。
 
  萊恩笑了笑,「光,那你想聽聽我的旅行心得嗎?」
 
  弟弟輕輕的「嗯。」
 
  「走過各個地方以後,聞到了不同的土地氣味,看到了許多人,也遇到了許多事情,我開始有點懂了,我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弟弟彷彿感受到了萊恩此刻的心情,喃喃念著。
 
  「我旅行,」萊恩仰起頭,深深吸了口氣,「是為了找到自己。」
 
  「那個在大都會隨波逐流的自己,那個遇到危險時驚慌失措的自己,還有那個品嚐美食雀躍不已的自己,在陌生土地偷偷哭泣的自己……」
 
  「走完這一遭,我知道我不再是原來那個畏畏縮縮,老拿第十名的萊恩了,我是完整的自己,就算我今天停下了腳步,我也完整的存在過。」
 
  「而你,」萊恩比著弟弟「我感覺的到,你跟我不一樣。」
 
  「我?」弟弟雙眼看著天空,「這趟旅行的意義?」
 
  「你在找尋什麼?」萊恩說到。
 
  「我在找尋什麼?」弟弟喃喃重複。
 
  「誰知道?也許是廝守一生的良伴,也許是永遠難忘的回憶,也許……」
 
  「你正在找到生命的答案,一個生命的出路。」
 
  生命的出路?他看著萊恩,露出不解的眼神。
 
  他講的話,好像在哪裡聽過,是不是歐洲?是不是美國?好像某個女人也曾經講過,關於生命的出路……
 
  生命的出路嗎?
 
  他跟哥哥重疊的生命裡,一直有種渴望,在他心底,旅行,是讓他找到生命的價值,體會生命的意義,了解到無窮無盡的宇宙裡,自己存在並非絕對,他的降生是上天註定,出生,就是一種偉大的祝福。
 
  所有的病痛,困苦,悲傷,都只是歷程,流過身畔,然後記錄在他的歲月中。
 
  越豐富的栽種,就能結成越甜美的果實。
 
  弟弟彷彿感受到,一直存在自己身體裡的影子,在萊恩的話中,被抽離開了。
 
  那份陰影,消失了。
 
  此刻的他,好舒服。
 
  突然,弟弟不恨了。
 
  不恨那個如影隨形的心臟絞痛,不恨上天為什麼要在二十歲奪走自己正好的生命,不恨讓他一個在異鄉品嚐孤單的滋味。
 
  他只想在此刻好好的品嚐,每滴生命賜與的甘露。
 
  他笑了,萊恩也跟著笑了。
 
  突然間,他好想念哥哥,好想念爸爸媽媽,也好想念默默……
 
  就在此刻,跟他們說說話,聽聽他們的聲音,看看他們溫柔的臉龐……
 
  他用心感謝生命裡每個朋友,每個曾經對他微笑,每個曾經與他擦間而過的人們。
 
  「離開非洲叢林以後,」弟弟堅定的說「我要回家。」
 
  「恭喜你。」萊恩笑著說「你的旅行終於到了終點。」
 
  「那你呢?」弟弟問到。
 
  「我會繼續旅行,因為我的旅程還沒有結束。」萊恩說到。
 
  弟弟伸出手「我會祝福你。」
 
  萊恩也伸出手,用力的跟弟弟握在一起,「我也祝福你。」
 
  兩個人,兩隻緊握的手掌,相視一笑。
 
 
-----
 
 
  「嗯?」萊恩突然停止了說話
 
  「光,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沒有……」弟弟警覺的起身「怎麼會?一點聲音都沒有……?」
 
  「那像潮水聲音……停了?」
 
  死寂的寧靜,轉換成一種不安感覺,讓他們呼吸困難,聲音?為什麼停了?
 
  好安靜。
 
  太安靜了。
 
  「快起床!他們來了!來了!」
 
   突然萊恩跳了起來,對著帳篷大吼。
 
  垮~~
 
  周圍的樹木批哩趴拉垮下,大量白色的小蟲暴湧出來,永無停止的白色浪潮,往他們帳篷瘋狂襲來。
 
  一瞬間,他們已經深陷白色蟲海裡了。
 
  白色的蟲……白色的蟲……
 
  好多……啊……啊……啊~~
 
  救命~~
 
  救命啊……

 
 
 
 
  這是篇很棒的故事。未轉載完,所以,沒開放迴響。
 
  轉載完後請留下觀看的心得,別枉費我張貼、整理所花的心力。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