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ay...
HOLA!



  覺得老婆很詭異,是這一年半的事!按理說三十出頭的年齡,離更年期還有一大段距離,可是我親愛的老婆卻在短短的一年半間,從婚前那個天真可愛、無憂無慮的小天使,逐漸墮入紅塵。
 
  很難想像每晚躺在我身邊,盡說一些吹毛求疵、雞毛蒜皮、無聊小事的,竟然是同一個人。
 
  我開始後悔,人家說女人都是很擅於偽裝的。
 
  婚前看鬼片絕對會緊緊抱住你的手臂,眨著無邪的大眼睛,嬌滴滴地望著你:「人家好怕──」
 
  這時候你的心頭一震,心底不停吶喊:「寶貝,為了妳,我命都可以不要!」
 
  你傻傻立誓,要去保護身邊這個小女孩,曾幾何時她已經可以在豬肉攤子面前,毫不畏懼、絕不羞慚的為那一塊兩毛錢跟老闆吵得面紅耳赤、口沫橫飛。
 
  我真的後悔。
 
  婚前死黨都羨慕我,身邊的女人可愛貼心、大方得體,帶著她出門總讓我沾沾自喜,不只一次在午夜夢迴時,偷偷跟上帝感謝,賜給我這麼一個完美無缺、世間少有的心肝寶貝!
 
  自從親愛的老婆答應跟我交往的一刻開始,我終於體認到甚麼才算是「作夢也會笑」!
 
  「你管管你老婆好不好,天天窩在房間裡,幹嘛啊!客廳有鬼啊!要躲就躲到尼姑庵嘛。」
 
  「不想回家就說啦!何必天天在外面混到天都黑才回來,我一把年紀了,想找個人煮煮飯、掃掃地都還要看人臉色。唉,了然哦!」
 
  「大嫂又忘了洗我的襯衫!人家明天要穿去聽音樂會的耶,她很奇怪欸!」
 
  我這個親愛的老婆實在是不怎麼識大體,連連得罪老媽、老姐和老妹。我白天上班已經夠煩夠累的了,她還給我搞一些莫名其妙的飛機,今天再不給她一點顏色看看,她就愈來愈無法無天了!
 
  怒火已經衝到腦門的我,踢開房門就破口大罵:「拜託妳也幫幫忙,哪家的媳婦不是對婆婆低聲下氣的,都甚麼時候了還裝大小姐 ……」
 
  老實說,話說出口我是挺懊悔的,尤其是最後那一句回馬槍,殺傷指數應該不淺。
 
  我不說話,等老婆反應。過了半個世紀那麼久,老婆還是低頭沉默,我暗自慶幸躲過一劫,免去一場無妄之災。
 
  老婆很少起床煮早餐的,因為她很愛睡,婚前我就知道。
 
  她每天總要睡足八小時才會精神飽滿,所以通常都是我幾乎出門的時候,她就會頂著鳥窩頭,揉著張不開的眼睛跟我說聲再見,接著就去梳洗更衣。
 
  關於這一點我是沒甚麼怨言的,反正婚前也都是去巷口買個漢堡填肚子,婚後再去光顧巷口的早餐店也沒甚麼不好。
 
  老媽跟我唸了很多遍,她覺得身為老婆就是要幫先生打點三餐,偶而剛睡醒的老婆也會正好碰到老媽邊上香邊碎碎念,可能是還沒睡醒的緣故,她通常都是抓抓她的鳥窩頭,快步經過去梳洗。
 
  反正也不關我的事,所以我就裝做沒聽到,快快出門。
 
  歷史事件告訴我,捲入女人的戰爭通常都不能全身而退。
 
  今天早上,我按下鬧鐘不情願的爬起床,啊!老婆不見了?昨天沒聽說她早上要開會?
 
  不對,昨天一回家我就給她下馬威了,她沒機會跟我說。
 
  應該開會去了吧,我想。
 
  差不多準備出門,到書桌上抓了兩個銅板去買漢堡。
 
  欸……有張紙條。

  「我只想要做回自己。」
 
  老婆最近迷上劉墉?沒事寫了這麼一句深奧的句子。
 
  我有點摸不著頭腦,先別管了,上班去吧!
 
  發現情況不對,是當天晚上。
 
  十二點了,老婆還沒回家,一通電話也沒有。
 
  我試著撥她的手機,沒開機,這種事情沒發生過。
 
  好啊!八成是上演離家出走回娘家了。
 
  算了,想想昨天自己也有錯,讓她休息一天透透氣吧。
 
  我鑽進被窩,少了老婆的被窩,好像有點冷。
 
  一晚、兩晚,已經第五晚了,老婆真的不見了!
 
  今天晚上翻了好久,就是找不到那件白色襯衫,看在明天跟大老闆開會不能失禮的份上,我決定不再鬥氣。
 
  撥了通電話去岳父家。
 
  「阿光啊,小菁今天沒過來吃飯,她是不是跟朋友出去?你打她手機好了,對了!順便告訴她上禮拜她叫我買的那捲毛線買到了,有空過來拿吧!」
 
  岳母演得很逼真,看不出有私藏愛女的跡象,不過我也不是那麼傻的,岳母是婦女聯誼會會長,見過的大場面足以讓她演起任何角色都遊刃有餘。
 
  我騎著我的的三冠王決定直搗黃龍,老婆我哄過不下百次,這種小事難不了我。
 
  「阿光,你怎麼來了?拿毛線喔?小菁回家沒?」
 
  看著岳母慈祥的臉,我為自己的多疑感到有點慚愧,不過我的目光還是在岳父家掃射了一遍。
 
  情況不對,一點都不像是個共犯的窩,我不得已的老實說明了我的來意,岳父岳母眉頭皺著,「小菁這孩子,就是跟我一個性子。」
 
  岳父打破沉默,撥了通電話給小舅子……
 
  「姐在洗澡啦!她叫我不要說耶……」
 
  果然是姐弟情深,兩個人從結婚前就很〝麻吉〞,現在逃難也逃到小舅子家。岳父看我既然來了,抓著我一起喝兩杯,順便安慰我一番。
 
  喝得三分醉意的我,好像也不太適合騎車回去,所以岳母叫我留著過夜,心想反正很近,明天早點起來再回去洗澡好了。
 
  啊……溫布頓網球公開賽要開始了!
 
  我盯著茶几上的遙控器,看著岳母全神貫注的盯著螢幕,就是開不了口要把這台怪里怪氣的古裝劇轉掉。
 
  如果在家裡,這種穿得五顏六色、沒啥歷史根據的古裝鬧劇,早就被我罵得體無完膚,我老媽為了捍衛她的個人品味,每次都會跟我翻臉,甚至差點掀桌。
 
  不過,誰叫我是她兒子呢!
 
  吵過以後最後勝利的還是我,搶到遙控器的主導權,繼續上演母慈子孝的場面,電視機前又再共享天倫樂。
 
  雖然岳母對我很好,可是女婿總是要有點分寸,我帶著錐心之痛告別我的溫布頓,走進了老婆婚前的房間。
 
  牆上的她笑得好開心,眼睛彎彎的像月亮一樣,我忘了有多久沒見過她這樣的笑。
 
  我躺在床上,開始想不通,為甚麼我會不敢開口說要看溫布頓,
 
  我不是都這麼跟老媽吵的嗎?
 
  岳母把我當兒子,我理所當然可以做出一般兒子會做的事。
 
  我乾笑了一下,自己還真傻,老媽揍完我可以像沒事發生。換作是岳母,只要隨便說我兩句,我不尷尬到死才怪呢!
 
  那,親愛的老婆呢?
 
  我想起了她,她怎麼可以這麼祥和的存活在我家?
 
  如果跟岳母比起來,我老媽應該算是嚴謹得多,對於親愛老婆的一言一行無不關心。
 
  活潑的老婆在家裡不能蹦蹦跳跳,害怕顯得不夠莊重。
 
  安靜地待在房間看書,又有不合群的嫌疑。
 
  加班太晚回家,被歸咎於不想煮晚飯。
 
  假日跟朋友出去,擔心冷落我的家人。
 
  婚前瘋迷日劇的她,已經好久沒出現在客廳電視前。
 
  假日補眠的習慣,被一家六口的髒衣服喚醒。
 
  由於對哥兒們的阿沙力,婚前婚後的我一直都是月光族,
 
  每逢三十號就得向老婆伸手要錢,其實我的錢除了每個月給老媽的家用以外,剩下的全是自己的交際費。
 
  有時候覺得老婆挺了不起的,薪水沒比我高,每個月的儲蓄保險繳完以後,竟然還有餘錢可以救濟入不敷出的老公。
 
  突然間,我好像漸漸明白,老婆在豬肉攤前死命掙扎的一塊兩毛錢,對於我的重大意義。
 
  我開始覺得愧疚,到底,這一年半,我給老婆過的是甚麼樣的生活?
 
  我試著理出頭緒,這有點像樁懸案,熱愛偵探小說的我,竟然找不出兇手!
 
  老媽沒有錯!
 
  隔壁三樓的陳媽媽總是三不五時的指著老媽說:「哪有人像妳這麼歹命的,媳婦娶回來就是要給她操,麥歹勢啦!」
 
  想想老媽是上一代的人,看著陳媽媽沒上班的媳婦,天天提個菜籃買菜做飯,當然心生羨慕。
 
  對於常常晚歸的老婆,怎麼會有好臉色?
 
  更不可能會想到,可憐的老婆也不過是為了家裡的經濟在出力。
 
  老姐、老妹也不像有錯!
 
  她們也總是莫名其妙的對我評頭論足,尤其老姐對於我的屌而啷噹,更是搬出了黃帝開國以來最狠毒的話:「三十幾歲了,還不長腦,天天就知道吃喝玩樂,真不是男人,去當太監算了!」
 
  這些尖酸刻薄的話,跟形容親愛的老婆應該住到尼姑庵比起來,好像更加具有爆發力。
 
  不過打死不離親兄弟,被炮轟連攻擊的我,最後還是嘻皮笑臉的跟老姐、老妹對著「我猜」裡的吳宗憲縱聲狂笑。
 
  只是,親愛的老婆似乎沒這麼幸運,老姐、老妹的話在她心底慢慢沉澱,她也只能乖乖接受。
 
  至於我親愛的老婆,更加沒有錯!
 
  婚前沒受過半點委屈的她,面對我家族的龐大勢力,也可以像水過無痕一樣,默默承受,茹苦含莘。
 
  有主見的她,在面對每事必躬親的老媽,總是微笑點頭,頻頻稱是。
 
  即使生活習慣跟我家可謂南轅北轍,結婚一年半以來,除了偶爾兩三句怨言掛在嘴邊,行為上也總是全力配合。
 
  婚前開朗愛玩的她,自從嫁給我以後,好像沒遠離過桃園以北,結婚對她的意義,果然很像住到尼姑庵。
 
  我又發現老姐說得很對!
 
  原來,兇手就是我!
 
  像我這種人不去當太監,真是太糟蹋我親愛的老婆了!
 
  我開始覺得懊悔、慚愧、內疚、自責……
 
  如果我可以多聽聽老婆的內心話,不是漠不關心……
 
  如果我可以充當老媽和老婆間的潤滑劑,不是逃之夭夭……
 
  如果我可以適時制止老姐、老妹的咄咄逼人,不是冷眼旁觀……
 
  那麼,我最最最……最親愛的老婆,就可以活得更像自己……
 
  當認命的我躺在鍘刀之下,準備就地正法之際,天外飛來一句「刀下留人」,看來兇手雖然罪該萬死,可是冤案似乎還有內情。

  換上革命先烈們不可或缺的中山裝,我捲起衣袖,右手奮力高舉激憤地吶喊:「是時代的錯!是制度的錯!」
 
  兩種生活習慣完全不同的人,硬是被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摩擦怎麼能免?最慘的是,親愛的老婆在大家眼裡,畢竟是半個外人,爭執想要雨過就可以天晴,似乎異想天開。
 
  經過在岳父家漫長沈思了一晚,我終於找出問題的癥結。
 
  騎著我的三冠王,這是近一年來首次接老婆下班,回想婚前總是等不及下班飆去陪老婆吃飯的我,又一次心生愧疚。
 
  在老婆公司樓下等了一會,看看手錶八點半了,老婆應該要下來了吧!
 
  才剛想完,看起來很疲憊的老婆步出大門沒看到我,繼續往公車站走去。
 
  我緩緩地跟在後面,盯著老婆的背影,開始為老婆覺得難過,到底在我天天喊累喊煩的同時,老婆又比我輕鬆多少?
 
  如果我不是在大街上,眼淚可能已經掉下來了。
 
  啊!發甚麼呆,老婆要上公車了!
 
  我大步擋在老婆面前,親愛的老婆顯然是嚇傻了,楞楞地看著我。
 
  這種眼神在我N年前出現老婆家門口,抱著一大束玫瑰給老婆生日驚喜的時候見過。
 
  老婆果真受到巨大驚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用前所未有的堅定語氣……
 
  「做回妳自己吧!我們去找屬於兩個人的小窩。」
 
  透明閃爍珍珠般的淚滴,從老婆的眼睛裡掉了出來,我心一驚……老婆笑了!
 
  笑得好無邪、好可愛!
 
  我的小女孩終於回來了!
 
  可以腦筋轉彎的男生或是將心比心的男生是少還是多呢?
 
  我想都要憑運氣吧!

 


  結婚,女生們要睜大眼睛呢。
 
  很多時候,看不透的是自己改變了別人而不自知,甚至是埋怨對方,在心裡懊悔當初,卻不曉得其實錯得是自己呢。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jasonowl
  • 自己的世界
    最自在
  •   好自在。 xDDDDD

    YouYou.Bai 於 2007/06/07 21:46 回覆

  • claireni
  • 能遇到降的人也不賴哩~~

    體貼,懂你,真的很重要呢!
  •   是啊。但是聽說,男人結婚前和結婚後是兩個樣子呢。

    YouYou.Bai 於 2007/06/07 21:46 回覆

  • queensmaki
  • 看完這篇文章,後面很感動,
    也很高興,那男生有想透了。
    要結婚真的要三思啊!
  •   嗯。畢竟是要伴自己一起走過未來路的人……要好好想想才對。還要對彼此負責。

    YouYou.Bai 於 2007/06/07 21:47 回覆

  • jasonowl
  • 既然結婚了
    就不能當作理所當然

    是需要彼此共同努力的
    這樣才能幸福阿!
    不管是自己
    或是小孩子。
  •   不喜歡父母總拿小孩子當理由,說什麼「都是為了小孩,不然早離婚了。」這種話……

    YouYou.Bai 於 2007/06/08 21:03 回覆

  • 娮娮
  • 說實在 我看的蠻想哭的
  • small1203
  • 沒有感言
    以後要嫁對男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