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不已,無可自拔。
 
  我想,我慘了。
 
  因為,我的快樂元素不斷消失;不快樂都將連成一條線。不想去應付任何人。
 
  我想亂吼亂叫;我想摔東西;我想打兔子;我想就這樣一直睡下去;我想一直走一直走;我想要寧靜;我想砸碎一大片玻璃。那,掉落在地上的,肯定是我不甘心的無奈。
 
  拜託。能不能安靜一會?
 
  以下灰字內容為脾氣暴躁下的產物:
 
  隔壁班的某阿肥女,能不能不要亂講我們班的壞話?還自以為很瞭解。幹,不知道就不要亂講。難不成被不認識的嗆說:「亂講!」妳是會比較爽是不是?
 
  本班某李歡╳先生,繳個一百塊是會怎樣?什麼叫「可不可以用班費幫我繳?」用你媽啦!你誰呀?全班都自己掏腰包繳,憑什麼你是拿班費替你出?
 
  我說我「無語。」和「不知道要回什麼了。」,麻煩換一下話題還是怎樣的……因為那代表我已經很想關掉視窗,連敷衍都不想繼續敷衍。原諒我現在連扯話題都懶得扯。
 
  想不想繳錢給歷史老師是一回事,但請不要造成我的困擾。好嗎?我收個講義費收了快一個月,還是一堆人不繳。你們以為你們不繳懲罰到的是誰?
 
  如果載我這麼麻煩你,我從沒求你來載我過。那只是令我在等與不等之間做選擇,那會讓我覺得自己是個不受重視的沒用東西。使我更深切地明白,我真的很沒有安全感。不管是在學校還是在家裡。
 
  哪個低能兒沒事把藏在門外的鑰匙拿走?晚上九點被鎖在自己家裡門外,感覺真的很難過欸。他奶奶的!

 
  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
 
  看著鋁門映出的我,我很疑惑地在心中打上個問號,「那是我嗎?」好陌生。
 
  也許……我該學學元若藍在《對摺》裡面唱得:我摺、再摺,把不快樂濃縮成快樂。
 
  走回家的路上,有個林高的人,陪我走著,我不認識他;但我很感謝他。因為他給我種,至少我不是一個人的感覺。
 
  後來遇上正和幾隻體保生要走回林高的小良
 
  他們很熱鬧。
 
  我忽然很想放逐自己,遠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uYou.Bai 的頭像
YouYou.Bai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