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ay...
HOLA!
 
 
  紛紛擾擾的人群,我走在後頭,安靜地走著。
 
  你在我身旁,也默默陪著我走。
 
  我們只是好朋友,也真的只是想當彼此的好朋友。
 
  從開始的陌生,到現在的互說心事。沒什麼吧。
 
  「妳心情不好嗎?」
 
  我頓了幾秒,「沒有。」
 
  「那為什麼一臉那樣?」你不信,大呼。
 
  腦中思索了好多事情,岌岌可危的友情、擺著濫攤的愛情、不予理會的親情,最後,我找了個最佳的回答。「只是──有點失落吧。」
 
  「是喔。其實我也有點。」
 
  不知道怎麼訴說。一路走著,有多少次的感受我們可以完整的描繪出?平淡的道出心內的話語?
 
  那條藏在心中的小溪流,滾滾滑動,也跟著我們無聲跑著。
 
  對啊。努力地跑,再快一點、再快,我們就能飛起來。飛離一切。但我不想。雖然,雖然……苦澀沉澱。
 
  那一絲無法尋找到認同感的無助,不知在哪時又回頭找上我。我不能說遭透了;但其實也沒壞到哪去。至少我還是能笑得開懷。
 
  醜陋的她,又找上了我。想抱怨一切的她、摸不著頭緒的她、有點喘不過氣的她、忌妒仇恨的她,緊抱著我,不肯讓唯一的救生圈掙扎溜走。
 
  聽著莫名其妙的流言蜚語,我要笑不是、要怒也不是。
 
  「我怎麼可能。」只能毫無意識地說這句。
 
  怎麼可能啊!這麼驕傲的我。怎麼可能啊!不肯低頭的我。肯麼可能啊!死不認錯的我。有些事,不管經歷什麼,經過多久,我就是不會去做。管那現實或是時空的穿梭,我就是我!心中某些擁有的特質依舊不變!
 
  那些困住我不讓「賤人」、「婊子」、「騷貨」骯髒詞彙說出口的,是某種不明情緒,我不瞭。即使我聽到時,面無表情,也抓不著那些所謂的情緒。
 
  可,暗自不高興的原因是:我、竟、然、操、他、媽、的、眼、光、差、到、這、種、地、步!怎、麼、能、濫、到、對、那、死、男、人、曾、感、到、不、錯、過、咧?
 
  他根本不值。因為他愛那女人。或許曾經,或許現在還是。
 
  不管如何,聽到別人不喜愛她的話時,我不會再抱持著「或許她不是這樣的一個人」的想法了。隨便吧。
 
  直到返家後,吃下那住在桃園的母親特地留給我的橘子。
 
  酸。
 
  那種滋味,從左胸的地方蔓延至無名角落。
 
  終於我懂了。懂了那種感受。
 
  我不是朱自清,寫不出那令人深感父子情深的文字。
 
  可,想念的思似同。我難過。酸進心底深處的,包含著什麼與什麼。你們不懂我懂得,你們也懂我懂得。
 
  我也是用盡心思拼湊出一句一字,那些我排出的文字。
 
  好酸。那顆橘子……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尹忻
  • 好複雜的思緒啊...
    雖然我不明瞭到底有多少事情讓阿鬼感到難過甚至是憤怒,我也不清楚要說什麼才是對的,在這個時候。只是,我還是希望阿鬼,開心噢!

    煩人的事,忘掉吧。

    其實我們可以過的很好,把煩惱丟掉,抬起頭,會發現,太陽在閃耀。 :)
  •   妳現在就已經是在說對的話了。只要出發點是好的,希望我是開心的,不管說什麼話都是對的。是非對錯有時難以區分;有時又簡單易瞭。
      不要:惡意奉承、否定我的想法、自以為跟我站在同個立場,就很好哩。 :)

    YouYou.Bai 於 2007/10/18 22:41 回覆

  • rain52
  • 很多事,無法用常理去理解
    只有當事人才可能會「了」的情緒
    我想,這是一種身不由己
    沒有十全十美的人,要真心、用心才是美。

    偶爾換個方向思考,或許會帶來不同的想法噢:)
  •   我知道。我常常是在事後就能釋懷,開始又不同角度去看待了。
      雖然有時都要等很久。 :P

    YouYou.Bai 於 2007/10/18 23:00 回覆

  • 娮娮
  • 阿鬼! GOOD 講出來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