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inbDiv

 
 
 
 

 
 
  門推開,一個穿著雪白長袍的醫生,手上拿著剛剛才出爐的資料。
 
  兩道眉毛緊緊鎖著,蒼白的臉上好像在琢磨著什麼。
 
  雙胞胎對望了一眼,「似乎是不樂觀?」
 
  醫生坐上了象徵他權威與地位的醫師椅。靜靜的看著他們倆個一會。
 
  「關於你們的心臟。」
 
  雙胞胎深呼吸,我們的心臟?果然有問題嗎?
 
  「該怎麼說呢?你們心臟有一根運送血液的血管堵住了。」
 
  醫生拿出一直放在桌上的心臟模型,敲敲在左心室下方,一條很小很小的青色血管。
 
  「因為這根血管被堵住了,所以周圍的心臟肌肉會慢慢壞死。」
  但是,因為它的存在並不是絕對重要,所以,短時間還看不出來。」
 
  雙胞胎其中一個舉手發問。「那,我們可以活多久呢?」
 
  醫生沈吟了一會,「很難講,也許二十年,也許五年。」
 
  「如果能完全避開油炸,油膩,菸酒,咖啡這些刺激物品,並且每天保持適度的運動,讓心臟的負擔完全減到最低,也許能活過二十年年。」
 
  雙胞胎看了看彼此,沈默了。
 
  「很遺憾,給你們這個壞消息。」醫生嘆了口氣。
 
  「醫生謝謝你。」雙胞胎站起身,有點搖搖晃晃的。
 
  「千萬保重!希望你們每五年都來醫院複檢一次?OK?」醫生不忘叮嚀。
 
  「OK!」雙胞胎之一回答。
 
  「如果……能夠活的到那個時候的話……」另一個雙胞胎說。
 
 
  -----
 
 
  雙胞胎,哥哥叫做翟,弟弟叫做光。
 
  離開了醫院,兩個人始終沒有說出半句話。
 
  哥哥開著車,弟弟坐在他身旁。
 
  車子快速的穿過車陣。
 
  「你現在打算怎麼辦?」哥哥手一搭,方向盤往右,車子也往右。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哥哥雙眼一直看著前方,嘆了口氣。
 
  「剩下五年生命,是不是太短了?」弟弟也嘆氣,「我們現在台灣大學三年級,還得花一年畢業,找個老婆當個兵,五年實在不夠。」
 
  「嗯,也許我們可以選擇二十年,這樣時間就會夠用了。」
 
  「二十年?嗯……」弟弟雙眼直視前方,「如果要我千編一律過完全一樣的日子,過二十年,我可受不了……」
 
  「可是,揮霍生命就會只剩下五年。」紅燈亮起,哥哥踩了煞車。「這樣就結束?好嗎?」
 
  「呵呵。」弟弟突然笑了起來,「我決定要痛痛快快玩個五年。」
 
  「不好吧?」哥哥看著他,「你是我唯一的弟弟阿。」
 
  弟弟拍了拍哥哥的肩膀,給他一個鼓勵的微笑,「我沒有家累,小紅就交給你了,好好疼她。」
 
  「阿?小紅?」哥哥沒有再說什麼。
 
  對哥哥翟來說,已經交往了整整三年的女朋友小紅,是不能割捨的部份生命。
 
  如果要他學弟弟光一樣,拋開一切,去痛痛快快玩五年,意味著他要拋棄既有的一切,小紅,台灣大學的學歷,父母的期望。
 
  還有只能再閃爍20年的未來。
 
  放不下,哥哥知道自己絕對放不下。
 
  於是,弟弟的選擇,哥哥的選擇,從此分開。
 
  「就這樣決定了!」弟第一掃剛剛的陰霾,露出灑脫的眼神,「家裡,傳宗接代的事,就交給你了。哈哈。」
 
  「嗯。」哥哥空出抓方向盤的手,握住弟弟的右手,「不管到了哪裡,記得寫信給我。」
 
  他太清楚他雙胞胎弟弟的想法,生命若是只剩下五年,他絕對不會浪費一分一秒。
 
  現在,就是他起飛的時刻。
 
  「我知道。」弟弟右手一翻,很用力的回握哥哥的手。
 
  哥哥,也許我們再也沒有機會這樣握手了呴。
 
  從媽媽肚子裡,我們就不曾放開的雙手,終於要放開了嗎?
 
  弟弟,千萬要保重。不管怎麼樣,都要好好的活著。
 
  你也是,不管怎麼樣,都要好好活著阿。
 
  不管是五年,還是二十年,我們永遠知道,曾經有一個人跟自己這麼親密。
 
  就夠了。夠了。
 
  兩兄弟相視微笑。
 
  隨著紅燈消失,綠燈亮起,車子引擎發出一聲低嘯,帶著他們倆人,往前衝去!
 
 

 
 
﹒雙胞胎-弟弟-
 
 
  短短的三天,弟弟就在台大辦了休學,收拾自己的行李,帶著哥哥與父母厚厚的祝福,孤身到國外去旅行了。
 
  哥哥卻依然在學校內,奮鬥未完成的學業,此刻的他開始一改以往日夜顛倒的作息,過著規律無比的生活。
  
  當然他更疼惜小紅了,因為他知道就算還有20年,要報答小紅深深的情意,仍嫌太少了。
 
 
  -----
 
 
  「如果你只剩下幾年的生命?你會做什麼?」
 
  弟弟很快的填上「我會去旅行。」
 
  而哥哥卻填上「我會好好的珍惜周圍的朋友。」
 
  這是他們倆個雙胞胎問卷裡,唯一的差異。
 
  從小開始,他們倆個就在一起,不分離。
 
  打從共享一個娘胎開始,一起穿上國小制服,一起在國中升旗遲到,一起看電影,一起跟女孩搭訕,一起交換穿制服玩弄朋友,一起高中挑燈夜戰,一起上台大,一起去打工賺錢,一起……
 
  沒想到了最後,連生病都一起。
 
  心臟,胸口的心臟就像是喝了幾罐伏特加一樣,不斷的激烈鼓動!
 
   就像醫生所說得,剩下五~二十年的生命,不短,不長。
 
  於是第一次,兩兄弟放開了彼此的雙手,踏上了不同的路。
 
  也可能是最後一次,他們選擇了分離。
 
 
  -----
 
 
  弟弟第一站到了歐洲,歐洲曾是他夢想的大陸,優雅的建築,悠閒的人們,乾爽的空氣,還有歐洲才有的陽光笑容。
 
  他以火車作為觀光工具,吃喝拉撒睡都在火車上,一看到想下車的城鎮,毫不猶豫的跳就下車,玩個兩三天再回火車上。
 
  每座小城鎮吸引他的,也許是一望無際得葡萄園,也許是碧藍遼闊的海岸線。
 
  弟弟總是毫不遲疑,先衝下車,然後再考慮以後的問題。
 
  以前所訓練的英文能力,在歐洲完全派不上用場,他只好發揮人類最原始的溝通能力。
 
  雙手和笑容。
 
  每到一個可以寄信的地方,他總是不忘寄信或是明信片給哥哥。
 
  就為了兩個原因,
 
  一個原因是他希望哥哥能分享他的生命。
 
  那個選擇了平淡的哥哥,也能分享一些人生應有的起伏。
 
  一個則是他們決口不提的默契,「如果我的信停了,請不要為我悲傷,我現在一定是在自己喜愛的地方,輕輕的睡著了。」
 
  來到歐洲,弟弟當然沒有放棄品嚐這裡的咖啡,酒和美女。
 
  他義無反顧,燃燒自己的生命,只有在某些時刻,心臟會不安定的戰慄。
 
  他總是按住胸口。
 
  痛苦與不安一閃而過,隨即換上慣有的瀟灑笑容。
 
  汽笛聲,叭~~~
 
  火車進站了。
 
  終於,長達六個月的歐洲列車停下來了,
 
  弟弟回到了最初上車的地方。
 
  他笑了笑,扛起陪他流浪整整六個月的背包,緩慢的走下火車。
 
  六個月,陽光跟他初來的時候一樣燦爛,甚至連白雲的形狀都差不多……
 
  六個月,對地球上大部分的人來說,不算什麼吧?
 
  甚至短暫到什麼都來不及改變,就飛逝了。
 
  而對弟弟來說,卻已經用去了僅存1/10的生命了。
 
  弟弟雙眼透露著一點點茫然的色彩,隨即又展開笑顏。
 
  「接下來,去美洲吧。」
 
 

 
 
﹒雙胞胎-哥哥-
 
 
  他看了看手錶,嗯,六點半?很好。
 
  一切都按作息來。沒有出錯。
 
  等會去吃早餐,然後上課,唸書,下午再運動,晚上唸書……對了,晚上八點半要去接小紅,今天她家教。
 
  哥哥仔細的推敲著,今天一整天的行程。
 
  如果沒有意外,今天又會是個單純的日子吧。
 
  跟昨天,前天,甚至跟明天也一樣。
 
  他抬起頭,看著遙遠的天邊,早晨的天空,才剛湛放出深藍的色彩。
 
  弟弟,現在歐洲的天氣如何?
 
  現在的台灣是很漂亮的晴天喔。
 
  「二十年……」哥哥微微笑,「相信我,我們一定會完成我們的夢想。」
 
 

 
 
﹒雙胞胎-夢-
 
 
  兩個一模一樣的小孩,正站在高牆邊,直盯著高牆後頭的楊桃樹。
 
  「哥哥,我想吃。」
 
  「我也是。」
 
  「我來扶你,你過去。」弟弟蹲下,很用力的拱起頸背,弟弟決定讓哥哥爬上去採楊桃。
 
  「嗯。」哥哥很吃力的踏上了弟弟的背部。
 
  哥哥使勁的伸出六歲幼童的小手,卻怎麼樣也撈不到眼前發出微醺甜香的楊桃。
 
  「嗯……快……嗯……哥哥,快撐不住了……」底下的弟弟發出呻吟。
 
  「只差一點……快拿到了……」哥哥很努力,很努力的伸出右手。
 
  還是沒搆到,只是手指的尖端,輕輕的晃著樹枝上的楊桃。
 
  楊桃晃阿晃,就好像是此刻夏天的涼風。
 
  「我爬上去!」哥哥賭氣的說,「弟弟你幫我,一口氣跳到牆上。」
 
  「喔。」弟弟有點遲疑「等一下怎麼下來?」
 
  「不管了!我一定要吃楊桃。」平常不溫不火的哥哥一但發火也是有他的氣魄。
 
  「好。」弟弟蹲下,伸出手拖住哥哥的腳。
 
   趴!一下,哥哥有驚無險的跳上到了牆上,「Perfect!」
 
  哥哥得意的扯下了剛剛一直伸手未及的楊桃,一手一顆,隨手拉下了五六顆。
 
  底下的弟弟仰頭,接著哥哥丟下來的楊桃,張著沒有長齊門牙的小嘴,哈哈的笑著。
 
  楊桃的香氣,蝍蝍的蟬聲,屬於這雙胞胎的夏天回憶。
 
  「幹!你們再幹什麼?!」遠方突然傳來一聲暴嚇!
 
  兩兄弟轉頭,看見了一個穿著拖鞋,內衣,粗黑的叔叔直往他們這裡衝過來。
 
  「幹!偷我的楊桃!不要走!」叔叔張嘴大罵。
 
  兩兄弟對望了一眼,「走啦!」
 
  可是此刻哥哥仍在牆上,兩兄弟隔著高牆,遙遙相望。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壞叔叔越追越近,怒吼聲就在他們眼前。
 
  兄弟兩沒有說話,很專注的凝視對方的眼睛。
 
  「跳下來,我會接住你。」
 
  「跳下去,你會接住我。」
 
  沒有說話,他們用眼神就交換了,所有的語言和信賴。
 
  嘩!哥哥往下跳,弟弟很勇敢的伸出雙手,毫不閃躲。
 
 
  -----
 
 
  叔叔的怒罵聲,冗長的牆邊小徑,好像永不停止的蟬叫,夏天,飄著冉冉蒸氣的石頭路。
 
  危險都已經過去了。
 
  兩兄弟正坐在河邊,脫掉了鞋子,洗著剛剛逃跑時的一身的汗水。
 
  「呵呵,幸好還帶了一顆楊桃出來。」
 
  嘴裡甜甜酸酸的楊桃氣味,身上小小的擦傷還隱隱做痛,兩兄弟彷彿忘記了剛剛的危險,正哈哈笑著。
 
  一個屬於他們的小小的夏日記憶,正珍藏他們彼此的夢境裡。
 
 
  -----
 
 
  台灣的午後,「翟,你剛剛做什麼夢阿?笑的好甜喔。」小紅問。
 
  哥哥爬起身,微笑道「沒什麼……只是夢到以前的事……」
 
  而同一時刻, 歐洲的夜車上,剛醒過來的弟弟,正望著天空的星星發呆。
 
  嘴角隱隱的笑意揚起。
 
 

 
 
﹒雙胞胎-弟弟的信-
 
 
  哥哥:
 
    我現在美國,目前一切都很好,無論是身體或是心情,看過了紐約的自由女神,目前正在前往西雅圖的路上。
 
    我預計會四個月內,從西海岸到東海岸,繞美國一圈,然後花三個月玩剩下的美洲。
 
    你真該來看看!挖賽!
 
    老是待在小小臭臭的台灣,會忘記世界有多麼寬闊,壯麗的紐約夜景,連綿不絕的山色, 還有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人們。
 
    會發現地球真的很偉大,每天馱著這麼多人,扛著這麼多的事物,還得不斷辛苦的轉動。
 
    也許因為地球轉動永不停止,人類才會不知不覺,開始邁開腳步跑著,跑著,為了追逐每個未來與每個過去。
 
    也因為地球不斷轉動,我們才有機會看到相同的星星,一起對它許願。
 
    以前從來沒有注意到,原來地球每分每秒不斷的推進著。
 
    直到踏上了環遊世界的旅程之後,才明白越過了換日線,這個世界是這麼遼闊。
 
    卻也開始慌張,地球轉了一圈,我又少了一天了。
 
    呵呵,如果你看到現在的我,一定不敢相信是我。
 
    我現在留起了鬍子(雖然只是一點點渣渣),染了金紅的頭髮,加上一身被全世界灰塵折磨過的衣服,簡直是個嬉皮中的嬉皮。
 
    但是,我知道自己沒有時間去顧及我的形象,沒有時間了。
 
    世界越玩越大,越玩越覺的不過癮。
 
    真不想死,對吧?!
 
    對了,我底下附著照片,還有我一路上所有買過的紀念品,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是累贅,就麻煩你處理了!
 
    看要送朋友還是自己留著……
 
    對了對了,那個護身符是送給小紅的,祝她第一次國考順利!
 
    就降囉,別寫信給我,因為郵差總是跟不上我的腳步。
 
    掰~
 
--2000.11.05 弟弟筆
 
 

 
 
﹒雙胞胎-台灣,哥哥-
 
 
  「弟弟又寄信來了?」小紅看到哥哥正在低頭拆著包裹。
 
  「嗯。」
 
  「這次從哪裡?歐洲?美國?還是……」
 
  「還在美國。」哥哥笑了笑「這個郵戳我還認得出來。」
 
  「呵呵。好欽佩他,有勇氣一個人去旅行。」小紅露出嚮往的神色。
 
  「嗯,他向來都是勇氣十足。」
 
  哥哥拉開包裹,垮一聲,裡面盡是五光十色,卻又不知名的小飾品。
 
  「哇哇哇!好漂亮!」小紅驚呼。
 
  「呵呵。的確漂亮……」哥哥抓起其中一把,「看來他這趟旅行一點都不寂寞。」
 
  「好漂亮的護身符攸!你弟弟真有眼光,又很細心。」
 
  小紅拿起那個專門送她的禮物。
 
  「對阿,我真以這個弟弟為榮。」哥哥很驕傲的笑了。
 
  「其實,我覺得你勇氣不會比你弟弟差。」小紅小聲的說
 
  「你選擇的路。」小紅低下了頭,「可能還比你弟辛苦。」
 
  「阿?」哥哥訝異。
 
  「二十年。」小紅的雙眼紅了,「你願意過這樣的二十年。」
 
  「為了……親人……朋友……還有我……」
 
  「不要這樣說……」哥哥握住了小紅的手,「我是自願的。」
 
  「我的答案跟當初一樣,」小紅睜著盈滿淚水的雙眼,「就算只有二十年,我還是不後悔,遇見了你。」
 
  「謝謝。」哥哥把小紅很用力的摟進懷裡,「謝謝妳。」
 
  聲音已經哽咽。
 
 

 
 
﹒雙胞胎-遇見吉普賽女人-
 
 
  「年輕人,有沒有興趣算個命?」
 
  「阿?」弟弟被人喚住,愣了一下。
 
  「算算你的未來,不準不要錢。」
 
  「好。」弟弟露出調皮的笑容,「看你能算出我什麼未來……」
 
  那是一個蒙著面的吉普賽女人,地攤上一個看起來很廉價的水晶球
 
  「你,來自東方。」
 
  「這誰都看的出來阿。」
 
  「你即將環遊世界。」
 
  「當然,因為我包包上貼著少說有二十國的國家貼紙……」
 
  「你在找尋什麼……」
 
  「哈,人活著不就是在找什麼嗎?」
 
  「嗯……還有……」
 
  「還有什麼?」
 
  「你很吵欸!可不可以閉嘴!」
 
  「好啦……」
 
  「你……嗯?」
 
  「我……怎麼了?」
 
  「你……不完整。」
 
  「阿?」
 
  「你還有另外一半在別處,你是在找尋他嗎?又好像不是……」
 
  有點玄了喔……還是乖乖聽吧!
 
  弟弟安靜下來了。
 
  「你的生命找不到出路,就算有如此旺盛的靈魂,最後還是被困在死角裡,找不到出路阿。」
 
  「找不到出路?然後呢?然後呢?」
 
  「天機不可洩漏。」
 
  「哎阿!」弟弟摔倒,怎麼全世界的算命,都來這一套阿……
 
  「我只能說,就算你找不到出口,但也許可以幫你另一半找到出口。」
 
  「嗯……幫另一半?出口?」弟弟陷入沈思。
 
  「……」吉普賽人閉上雙眼,不再說話。
 
  「嗯,謝謝你,這是五塊美元。你說得很準。」
 
  「錢,不用了。」
 
  「阿?」
 
  「你是個很好的年輕人,希望五年後……還有機會見到你。」吉普賽人搖搖頭。
 
  「五年後……」弟弟想起了當時醫生所說的話,「五年後,如果還有機會,我會請我哥哥寄給你。」
 
  弟弟露出淡淡的微笑,苦苦的,也酸酸的。
 
  看著弟弟的遠去。
 
  「保重。中國來的小子。」
 
  吉普賽女人雙眼流露著溫柔與悲傷。
 
 

 
 
﹒雙胞胎-哥哥。日記-
 
 
  2000/11/06
  天氣晴
  我的倒數期限:大約7099天
  弟的倒數期限:大約1624天
 
    這是得知自己心臟生病以後的第201天。
 
    這兩百天以來,我的心臟跳動已不像發病那時候這樣的瘋狂,除了稍微的雜音,血壓和心跳數都和平常人一樣。
 
    今天去找了指導教授,跟他談起三年畢業的事情……
 
    教授說他雖然盡了最大的努力,卻也辦法說服系上其他的教授,讓我提早一年畢業。
 
    但是,他又說根據我目前全都第一名的成績,再加上已經全部修完了所有該修的學分,應該可以先進入職場,成為半工作半唸書的狀態。
 
    其實這樣也不錯。
 
    跟爸媽和小紅商量之後,先這樣繼續走下去吧。
 
    最近常常收到弟弟從遠方寄來的消息,看來他真的玩的很過癮,呵呵。
 
    小紅最近忙著第一次國考,焦頭爛額,還是少打擾她吧。
 
    又過一天的日記。
 
    日記又過了一天。
 
--哥哥筆。
 
 
  -----
 
 
  闔上了日記,哥哥咬著筆,沈思起來。
 
  當初為什麼要寫這本日記呢?
 
  從醫生宣佈他們死期將近開始,他就從抽屜裡找到了這本已經半殘破的日記簿。
 
  拭去灰塵,從新開始他的日記生涯。
 
  每天一篇,每天一篇,就這樣寫了兩百多篇。
 
  也許有人會笑,剩下十九年生命的人寫什麼日記?
 
  也許有人會笑,一成不變的生活寫什麼日記?
 
  就算是一成不變,就算枯燥乏味,還是哥哥的人生阿。
 
  稍縱即逝的生命,哥哥只能藉著寫日記,來重溫自己的每分每秒。
 
  人們之所以不喜歡去回顧過去,是因為他們相信未來會更好,未來,代表著無限的生機。
 
  而哥哥卻失去了這樣的權力,那份期許未來的權力。
 
  他只能藉由抓住現在,回味過去。
 
  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日記於是一頁接著一頁,不斷翻動,這本深藍日記所記載的,不只是哥哥安詳的生活,還深深鏤著,他對生命的熱愛。
 
 

 
 
﹒雙胞胎-夢境二-
 
 
  「翟!翟!你有沒有見到你弟弟?」媽媽焦急的問著。
 
  一個大概六歲的小孩被媽媽叫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沒有欸……」
 
  「奇怪?到底到哪去了?」媽媽不安的踱來踱去。
 
  「弟弟不見了嗎?」
 
  「對阿,叫他去巷口買個鹽,買了這麼久?會不會發生了什麼事?」媽媽焦躁的語氣裡透露著不安。
 
  小孩歪頭想了一下。
 
  「弟弟不會有事啦。」
 
  「小孩子懂什麼?……乖乖待在家裡,不準亂跑!有沒有聽到?」
 
  媽媽穿上了外套,匆匆的出門。
 
  小孩看著媽媽離去,表情安詳。
 
  時間大概過了五分鐘,媽媽腳步聲已經遠去,小孩走到門口,墊起腳跟,有點辛苦的把門把轉開。
 
  他走出了門口,沒有遲疑,就往媽媽離去的相反方向跑去。
 
 
  -----
 
 
  此刻,在隔著三條街的一棵樹後面,一個跟剛才小孩一模一樣身影,正安靜的坐在樹下。
 
  好像在等著什麼人似的。
 
  樹下的小孩是剛才小孩的弟弟,也就是雙胞胎的弟弟。
 
  他買完了鹽,卻迷路了。
 
  越走越慌,越走離家越遠。
 
  可是弟弟沒有哭出來,只是抿著嘴,找到一棵樹,安靜坐下。
 
  只是等著,等著哥哥來找他。
 
  「弟弟!!!」哥哥用力的喊著。
 
  「哥哥!!」弟弟跳了起來。
 
  「哥……哥……人家迷路了……」
 
  好像積壓的情緒全都爆發出來,弟弟哇了一聲,哭了出來。
 
  「哇……哇……」
 
  「不要哭……馬上就回家了,現在電視在做無敵鐵金剛喔!」
 
  哥哥用手勾住他弟弟的肩膀,用力的摟了摟。
 
  「嗯!」弟弟擦了擦淚水,手穿過哥哥的腋下,也搭上哥哥的肩膀。
 
  哥哥說,「我們回家吧。」
 
  弟弟點點頭,「嗯。」
 
  窄窄的紅磚街道上,兩個身高一模一樣的背影,正親密搭著對方肩膀。
 
  緩慢而堅定的走著。
 
 
  -----
 
 
  台灣深夜,哥哥已經睡著了。
 
  「伯母,翟和光小時候會不會很難帶阿?」
 
  而睡不著的小紅,現在正賴在雙胞胎兄弟的媽媽旁邊,一邊翻著相簿,一邊忍不住問到。
 
  「難帶?不會阿。」媽媽露出回憶的表情,「只是常常弄不懂他們兩兄弟在想什麼。」
 
  「喔?」小紅說,「怎麼說呢?」
 
  「那時候,他們倆個常常會自己走著走著,就不見了。」
 
  媽媽笑著說,「不過奇怪的是,他們總是有辦法把對方找出來。」
 
  「也許是雙胞胎吧……」小紅想了一下,「心電感應?」
 
  「說雙胞胎會心電感應,其實有喔……」媽媽說到,「記得那時候他們爸爸說了一句話……印象深刻……」
 
  「什麼話阿?」小紅好奇的問到。
 
  「他們倆兄弟,好像『故意躲在對方能找到的地方』似的。」
 
  「故意躲在對方能找到的地方?」小紅咀嚼著一句話。
 
  「故意……躲在……對方能找到的地方?」
 
  「對阿,很奇怪吧……」
 
  相簿裡,剛好翻到一張兩兄弟互相搭著對方肩膀的背影。
 
  媽媽突然笑了起來。
 
  「有時候我會覺得,他們還好是兩個人,可真是一點都不寂寞呢。」
 
 

 
 
﹒雙胞胎-女孩與咖啡館之一- 
 
 
  所有的行人,車輛,和大樓,頓時淹沒在一團團深灰色的雲霧中。
 
  每個被大雨淋溼的人,臉上共同的表情,混雜著焦急,憤怒……
 
  除此之外,卻還有份隱藏在負面情緒下的薄弱光芒,是期待。
 
  期待,能馬上奔回家的心情。
 
  期待,在名為家的角落裡,可以脫下一身溼淋淋的衣裳,然後洗個浸透全身暖意的熱水澡。
 
  這份期待,在這毫無預警的大雨裡,更顯得急迫,而無法阻攔。
 
  於是所有人邁開腳步,車子加足馬力,在雨中往前衝刺。
 
  卻,只有一個人例外。
 
  那個人就是弟弟,光。
 
  他走在溫哥華的街道上,身旁的人不斷的從他身旁跑過,臉上的驚慌與期待。
 
  他很沈默,也很緩慢。
 
  的確,驟雨剛下的時候,他也跟大家一樣,抓起包包往前衝。
 
  「快回家!只要回家就不怕大雨了!」
 
  可是他只踩了兩步,就停了下來……
 
  我的家?不在這裡啊?
 
  那,我該躲去哪裡?
 
  然後,弟弟就像是呆子一樣,放慢了腳步,看著身邊的人不斷匆匆的跑過,跑過……
 
  我,該去哪裡?
 
  弟弟抬起頭,看著天空,不斷墜落的灰色雨珠,衝擊著他的臉龐。
 
  思鄉的心情,在此刻,滿滿的佔據他所有的心胸。
 
  這是他離開家的第408天,溫哥華的大雨裡,他獨自漫行。
 
 
  -----
 
 
  終於,弟弟停下了腳步,他正站在一家咖啡店前面,木質的招牌,搖晃著【east】一個英文字。
 
  但吸引他停下來的,卻不是那個英文字,而是底下他再熟悉不過的四個中國字。
 
  【歡迎回家】是四個對弟弟來說,已經遙遠,卻一看就深感於心的中國字
 
  歡、迎、回、家。
 
  而被大雨吹的搖晃的招牌,彷彿在對弟弟招手,「歡迎光臨啊!朋友!」
 
  而老闆別有用心的四個中國小字,更透露著,這裡一定存在著,那股讓弟弟懷念的東方氣息。
 
  於是,弟弟推開了木門,踏入咖啡館。
 
 


  這是篇很棒的故事。未轉載完,所以,沒開放迴響。
 
  轉載完後請留下觀看的心得,別枉費我張貼、整理所花的心力。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