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ay...
HOLA!



  莫名其妙的和她上床,也糊裡糊塗的接受她。

  明知自己不是她第一個男人,但為了孩子,不得不娶她。

  就因為不是她第一個男人,他一直懷疑肚子裡的孩子真是他的嗎?

  孩子出世了,和他如同一轍,宛如一個模子印出來一樣,

  他才承認這是他的對她的疑心也隨著一句句的「孩子跟你好像。」,漸漸降低。

  今天是他們結婚第二年,沒有鮮花,沒有甜言蜜語,當然也不會有燭光晚餐。

  淑靜照往常一樣靜靜地在家等候博正,已經十點了,他還沒有回來。

  這是當初她選擇他的其中原因之一,但是她萬萬沒想到,

  博正的〝處女情結〞竟然那麼深。

  從結婚到現在,只要淑靜拒絕博正,

  博正都會說:「又不是沒經驗,裝什麼處女。嫌我技術比妳以前的男人差?」

  可是當淑靜想要解釋,博正又說:「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妳不用說了,反正妳學歷比我高,口才比我好嘛!」

  就這樣,淑靜過著做不能做,說不能說的婚姻生活,她好痛苦。

  他們平均一個月回去鄉下一次,看公婆也看小孩。

  小孩已經一歲了,稍微會扶著東西走路。

  淑靜除了逗弄小孩之外,還拖地,洗衣,中午她把飯煮好叫大家來吃。

  小姑舀了一些蘿蔔湯起來「媽,妳今天怎麼把蘿蔔切的這麼大塊?」

  「那是妳二嫂煮的。」婆婆把責任推給媳婦。

  淑靜的大伯看到淑靜好像快哭出來,連忙說:「你們怎麼那麼笨, 蘿蔔切大塊煮起來才好吃,妳沒看到外面的人賣蘿蔔湯都是切這樣的嗎?」

  淑靜看著大伯站出來替自己圓場,可是博正一句話也不說,心不禁冷了下來。

  過年期間,許多親戚都來到鄉下拜年,有的還會住下一、二天,淑靜坐在小板凳,看著像一座小山的衣服不禁皺起眉頭。

  剛剛大伯看到淑靜抱著一大桶衣服往外走,就說丟到洗衣機就好了,可是婆婆說衣服用洗衣機洗會變皺,而且這些衣服都是新的,一定要用手洗,淑靜只好把衣服抱到外面洗。

  迎著冷風,把手伸進冷的像冰的水,又抽離起來,搓著雙手,她咬緊牙根把衣服一件一件的在洗衣板上搓洗,當她弄好時已是二個小時後。

  晚上婆婆在樓上對著公公發牢騷,「她瞎了是不是?一隻襪子也不知道要拿去洗,還把博文的衣服染成這樣。」

  「淑靜又不是故意的,那隻襪子塞在桶子旁邊,她可能沒看到,博文的衣服就不要穿了嘛!幹麼這樣大驚小怪的。」公公在旁幫淑靜說情。

  婆婆在樓上講話,幾乎樓下的她們都有聽到,淑靜只能坐在那裡接受審判。

  這幾天大伯帶著女朋友去墾丁玩,順道來博正的家住一晚,因為淑靜在果菜批發商裡做會計,所以早上六點就要上班。

  大伯一早起來聽博正說淑靜去上班了,他和女朋友心想淑靜大概還沒吃早餐吧!兩人買了一份早餐送給淑靜吃。

  淑靜接著這一份熱騰騰的早餐,眼淚差點留下來,連她自己的老公都沒這麼體貼。

  淑靜懷孕了,連續好幾天晚上電話鈴聲響,博正去接,對方都沒有出聲音,最後博正有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他掛斷電話。

  「妳在外面交男朋友?」

  「你在說什麼啊?」淑靜一臉疑惑。

  「妳給我戴綠帽子,是不是?這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

  博正的臉上寫滿了忌妒、懷疑。

  「這肚子裡的孩子當然是你的,還會有誰的?」淑靜撫著肚子想保護她。

  「我的?妳想騙誰,男的都找到這裡來了。走,去把她拿掉,走。」

  拉起淑靜往外走。

  「博正,你不要這樣好不好?就為了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你就判我這種刑你太不可理喻了。」淑靜甩開他的手,摸著被他拉疼的地方。

  「我不可理喻?對,我就是不可理喻,我就是不要這個孩子,走,去拿他。」

  博正不管淑靜的掙扎,硬把她帶到醫院拿掉孩子。

  淑靜萬念俱灰躺在床上哭,博正連一句安慰話也沒。

  就這樣,只要淑靜一懷孕,他就帶她去拿掉孩子。

  淑靜的媽媽遠從花蓮來看淑靜,她看到淑靜消瘦的身材,面無血色的臉龐。問她,「淑靜,妳是沒在吃,是不是?怎麼瘦那麼多。」

  「有呀!」

  「有怎麼會那麼瘦,簡直不成人樣。」媽媽捨不得的說。

  淑靜把事情從頭到尾說給媽媽聽。

  媽媽聽的大發雷霆,「跟他離婚,我們家這一口飯給妳。」

  「媽,妳不要生氣啦!這是我選的,我就該承擔。」

  「妳怎麼那麼傻,當初為什麼不告訴媽媽,媽媽可以帶妳去做手術。」

  「我也沒想那麼多。」

  「那妳現在怎麼辦?一懷孕就拿掉?妳不知道這比生小孩還要傷身體嗎?」

  媽媽真擔心才二十二歲的淑靜怎麼過未來幾十年的婚姻生活?

  「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嗚嗚咽咽的哭起來。

  媽媽拍拍她的肩,「別哭,媽媽帶妳去醫院裝避孕器。既然博正不愛惜妳,妳要愛惜妳自己,知道嗎?」

  淑靜利用果菜市場休假期間回去看小孩,小姑常常向她提起一個男孩子。

  淑靜了解小姑戀愛了,可是那個男孩竟比小姑小三歲,公婆當然不答應。

  二日來,她觀察小姑每天早上都會從皮包裡拿個像避孕藥丸的東西吃,淑靜又不敢私自打開小姑的皮包,只好回去時再告訴博正。

  「真有這種事?」博正不大相信。

  「這只是我的猜測。博正,你要不要叫小姑來我們這邊問看看?」

  「嗯──我會打電話給她,先騙她說要帶她去玩,等她來了再問吧!」博正拿起電話,終於她上勾了,「就等她星期日來的時候再說。」

  「二哥,二嫂,我來了。」博美一進門就找他們。

  看到小姑來了,淑靜好高興,「妳來了呀!來,坐。」

  博正從房裡出來,「坐車會不會累?」

  博美接下二嫂的飲料,「不會,二哥,你要帶我到哪裡去玩?」

  「看妳要去哪裡?不過妳要老實的回答二哥的問題。」博正神色凝重的說。

  「拜拜嘛!二哥,表情那麼嚴肅,好吧!你問。」博美不知死活的喝著飲料。

  「聽爸媽說妳交了一個男朋友?」

  「嗯!」

  「而且還小妳三歲?」

  「嗯!」

  「你們進展到什麼地步了?牽手?接吻?還是已經……發生關係?」

  「我……」博美不知該怎麼說。

  博正看到妹妹的表情和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大概也知道答案。

  「爸媽絕不會答應妳嫁給一個小妳三歲的男人,妳知道吧!」

  「我頂多不嫁。」博美嘔氣的說。

  「不嫁?就跟那個混小子一直鬼混下去?」博正對著妹妹吼。

  從來沒有被哥哥罵過的博美,哭了起來。

  淑靜坐在她旁邊安慰博美:「小姑,妳哥哥是關心妳,女人總是老的比較快,他怕到時妳嫁去,人老珠黃時,那個男孩子會拋棄妳,了解嗎?」

  「二嫂,我知道,可是我沒辦法斷啊!我把一切都給他了。」

  博美講到這裡越哭越大聲。

  「沒有關係,二嫂帶妳去做處女膜手術,只要妳跟他不再往來,好不好?我們可以再重新開始。」淑靜抱著她。

  過了三個月,博美和那個男孩子總算不再往來,

  淑靜陪著博美去一家整形外科做處女膜整形手術。

  回到家,博美拉著淑靜的手,「二嫂,謝謝妳。」淑靜只是笑一笑。

  「博美,妳二嫂已經帶妳去做了手術,以後不管怎樣都不能再隨便和男人上床,除非新婚之夜才可以,知不知道?」

  「二哥,我知道啦!」博美答應二哥,經過這次教訓,她不會再重蹈覆徹了。

  過了一年,博美經由朋友介紹認識了一個男孩,交往半年,男方說他三二歲年紀不小了,要到博美的家提親,博美也答應。

  訂婚後,男孩子都會暗示博美想要進一步的發展,但是博美想起二哥的叮嚀,都拒絕他。

  自從淑靜帶著博美去做手術後,兩人的關係比姊妹還要親。

  三個月後博美嫁出去了,淑靜很擔心博美的整形手術不知道會不會成功?

  在博美上禮車前,小聲的說:「小姑,明天早上記得打電話給我。」

  一早,淑靜就待在電話旁等候,婆婆來叫淑靜去掃地,洗衣,博正都會替淑靜回答:「媽,我來就好。」

  婆婆看著他們兩人感情什麼時候變這麼好,「不用了。」說完就走。

  終於鈴聲響了,淑靜馬上接起電話「喂,小姑……成功了嗎?真的……好,再見。」

  「怎樣?有成功嗎?」博正緊張的問她。

  「嗯!成功了。」淑靜笑一笑。博正高興的抱著淑靜,「謝謝妳。」

  推開了博正,淑靜苦笑著,「不用謝我,我只是不想再多一個吳淑靜。」說完就拿起掃把掃地。

  博正聽完淑靜的話,才知道自己傷害她有多深。

  他下定決心,從現在開始,他要好好的愛她。

  淑靜最近這幾個月的月經都不順,不是太早就是太晚,她不在意。

  直到這次的月經血流量多的讓她雙腳發軟,她才去看醫生。

  「黃太太,妳這種情形已經多久?」醫生看到淑靜從內診室出來,問她。

  淑靜坐在椅子上,「大概將近一年了。」

  「妳怎麼拖那麼久才來?妳有拿過小孩吧?刮除不乾淨,再加上傷到子宮壁,妳的子宮裡長瘤,妳最好盡快開刀,要不然對妳不好喔!」醫生建議她。

  「醫生,那瘤是良性的還是惡性的?」

  「這要等開刀後拿去檢驗才知道。」

  她六神無主的坐在客廳,連博正回來了她也不知道。

  博正脫下外套,看淑靜呆呆的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親一下她的臉,「為了公司的事心情不好?」

  被突來的親吻驚醒的淑靜,一想到她和博正好不容易才剛開始的甜蜜生活,萬一在開刀中不幸走了,那她怎麼走的開?

  「妳怎麼哭了?什麼事讓妳這樣苦惱?」博正擦擦她的淚。

  「我要開刀。」

  「開刀?為什麼要開刀?」博正看她好好的。

  「因為以前拿孩子太多次了,刮除不乾淨,再加上傷到子宮,我的子宮裡長瘤。」淑靜把醫生診斷的話說給博正聽。

  博正不敢相信自己以前的作為竟然造成淑靜現在的傷害那麼大,「什麼時候開刀?我陪妳。」

  「不用了,以前我生病你也沒陪我,這次我自己去就好。」淑靜不敢奢望。

  「淑靜,妳不要這樣好不好?我陪妳去,從頭到尾陪妳。」博正為自己的不是開始後悔。

  開刀房前,淑靜的母親看博正不安的走來走去,不屑的說:「博正,你現在走來走去是走真的?還是走給別人看的?要不是你醋桶那麼大,逼著淑靜一懷孕就拿掉,她今天會躺在開刀房任人宰割嗎?我是把話跟你講在前面,淑靜有個三長兩短,可別怪我不客氣。」

  博美看到親家母生氣的樣子,連忙出來替哥哥說情,「親家母,我二嫂不會有事的,二哥最近也對二嫂很好。」

  「最近才對她好有什麼用,平時不珍惜。」淑靜的媽媽替女兒打抱不平。

  「媽,對不起,我知道錯了,請妳原諒我。」博正一臉慚愧的站在丈母娘面前讓她數落。

  過了二個小時,「吳淑靜的家屬。」護士在門口喊,「你們是吳淑靜的家屬?她已經在恢復室,看誰要過去陪她?」

  淑靜的媽媽雖然想要進去,但她知道目前淑靜最想看的人是誰,所以就叫博正進去。

  博正跟著護士來到淑靜的病床旁,淑靜的麻醉藥劑還沒退,躺在病床上像睡著一樣,消瘦的臉經過開刀更加沒有血色。

  博正深呼吸盡量不讓眼淚留下來。

  他聽護士的話,盡量跟淑靜說話不要讓她睡著。

  淑靜隨著麻醉藥劑漸漸退了,身體的病痛也越來越難過,她拉扯床巾,一直搖頭喊痛。

  博正一夜沒睡陪著她,這就是他種下的孽,也是他要承受的果。

  可是淑靜受的苦比他還多。

  第二天,醫生來探房,簡單的和淑靜問幾句話後,叫博正出來。

  「你太太的檢驗報告出來了,是惡性腫瘤,而且已經轉變成癌症。」

  博正不敢相信,「會不會檢驗錯了?」

  醫生搖搖頭,「黃先生,她剩下的日子不多,好好陪她吧!」

  看到博正進來,淑靜問他,「博正,醫生跟你說什麼?怎麼那麼久。」

  「沒事,他只是說這幾天傷口好了就可以出院了,我剛剛去打電話給媽媽,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喔!是這樣。我想睡了,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把床搖下來一點。」

  「好。」博正慢慢地把床搖下來,看著淑靜睡了,眼淚一滴滴的掉。


  「你還我女兒來!還我女兒來……她好好的一個人嫁到你們家,做牛做馬,毫無怨尤……你還這樣對待她!你還是人嗎?」

  博正跪在靈前,任由丈母娘怎麼打,怎麼罵,他都不還手也不還口。

  是他對不起她,是他害她年紀輕輕的就這麼走了。

  「親家母,別打了,我知道這對妳很不公平,可是人死不能復生,妳就別再傷心了。」博正的爸爸扶起她。

  「把她送回花蓮。」淑靜的媽媽很痛心的說。博正的媽媽一聽到馬上反對,「不行,親家母,她嫁到我們家來就是我們的人了,怎麼可以把她送回去?」

  「你們的人?你們有當她是你們的人嗎?大冷天的叫她一個人洗一大桶的衣服,把她喚東喚西的,一下子要她做這個,一下子要她做那個,我看她是你們的僕人吧!」淑靜的媽媽把淑靜回娘家時說的苦處全說出來。

  「妳……」博正的媽媽說不出話。

  「我地已經買好了,她生前都沒人疼,死後你們會去看她嗎?」

  「媽,我求求妳,把她留下來好不好?」博正跪在淑靜的媽媽面前。

  「博正,不是我要把你們拆散,你有沒有想過,當你硬拖著淑靜去墮胎時,淑靜也是像你現在求我的樣子在哀求你,求你相信她,求你讓她生下孩子,可是你是怎麼對待她的?她每次一懷孕,你就帶她去墮胎。」

  博正的爸爸一聽到親家母的話,走過去揍博正一拳。

  「你這個畜生,你竟敢這樣對待淑靜,看我怎麼修理你。」

  他一拳一拳的揍在博正的身上,直到博文強拉開爸爸。

  「親家母,妳帶淑靜回去吧!」博正的爸爸答應她。

  今天是淑靜的忌日,博正牽著孩子來花蓮祭拜她。

  淑靜的媽媽正彎著腰拔著雜草,口中念念有詞的對著女兒說話。

  聽到一聲「媽。」

  她回過頭看到博正和孫子,不理會他們,繼續手上的動作,「你來這裡做什麼?你不覺得已經來不及了嗎?」

  博正把鮮花放在瓶子裡,因為淑靜在過世前,曾對他說:「博正,我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你要相信我。
萬一我死了,可以送我一對鮮花嗎?」即使是每天一束花他都願意,只要淑靜可以活過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這時淑靜的媽媽從袋子裡拿出一本厚厚的書交給博正。

-----

  我遇到那個叫博正的男孩,我好喜歡他……

  今天騎車和人家相撞,右腳的傷口好大,痛死了,全身酸痛,而且月經也來了,好奇怪,才十天而已怎麼就來了?

  博正今天帶我去海邊玩,全身曬的紅通通的,下次要去海邊一定要記得擦防曬油。

  昨天晚上和博正睡在一起,第一次好痛喔!
  可是為什麼我沒有流血呢?奇怪,大家不是都說會流血的嗎?
  博正會不會誤以為我不是處女呀?

  糟糕,月經已經超過一個月都沒來,怎麼辦?
  會不會是懷孕了?

  博正聽到我懷孕了,說要娶我,我好高興。
  可是他是因為愛我才娶我?還是因為肚子裡的小孩呢?

  明天就要結婚了,我一定會好好的愛他,也會愛他的家人……

淑靜

-----

  博正概略的看完整本日記,大聲的喊著她的名字。

  「對不起,我對不起妳。妳原諒我好不好?淑靜……」他跪在地上把頭一直撞墓碑。

  「起來吧!她最愛的人是你,每次她回來說起你家的事,雖然很傷心,但她都一一承受起來。只要你相信她,我想她在九泉之下會瞑目的。」淑靜的媽媽拉他起來。

  博正坐在地上,扯著頭髮,「我現在才相信她,已經太慢了。」

  淑靜的媽媽拉下博正的手,「博正,不會太慢,淑靜這孩子心很軟,只要你真心誠意的相信她,她一定會原諒你的。」

  每年,淑靜的墓前都會有一個男人,彎著身,拔著雜草,口中喃喃有辭的對著她說話。

 


  很之前網路上也流傳著這篇文章噢。第一次看到也是覺得很棒,很氣男生為什麼要有處女情節呢?
 
  不過現在想想,如果女生學會更愛惜自己,婚前不發生性行為,也不會有這層擔憂了不是嗎?女生不能去怪男生有處女情節,這不表示男生就該有處女情節,而是每個人能管的只有自己,不能一味的只把錯怪給別人。學會更愛惜自己,更珍惜身邊的人,知足,這才是最重要的。
 
  世界上最珍貴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把握擁有」的。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jasonowl
  • 失去了
    再怎麼樣
    也無法代替
    懂得珍惜一切
    我覺得是我們該學習的

    並非不是處女
    就不喜歡
    人家可能也是有轟轟烈烈的愛情呀
    我會這樣想
  •   Jason很愛斷句齁……不過用即時通看的時候會很辛苦,因為即時通是名字後面直接是打的字,不像Msn一樣,呵。
     
      奴家還是覺得,女生學會愛惜自己才是真的,畢竟,不能一味把錯推給男人。

    YouYou.Bai 於 2007/04/30 14:19 回覆

  • sinso
  • 婚前不發生性行為
    在現今開放的社會中
    似乎..................(你知道的!)
  •   阿鬼知道呀!
      想表達的是:在做這件事情的同時,要先看到後來將會承受的結果,不能抱怨,因為那是自己做得決定!如果以後遇到另一個很愛的男人,但是他卻有處女情結,也不能怪他,在把自己第一次奉獻出去的時候,就要想到以後會出現的狀況!不能把錯歸給別人的。
      想講的是這個啦!啊,難道阿鬼描寫的技術不好嗎?(淚)

    YouYou.Bai 於 2007/05/01 21:19 回覆

  • 阿汝
  • 哇嗚,看了整個超難過。
  •   汝有點敷衍的嫌疑哦!(戳)

    YouYou.Bai 於 2007/05/01 21:16 回覆

  • 花
  • 雖然看過了很多次
    但都會很感動 ~~~ (擦)
    -------------------------
    但我不認同你的話
    "女生學會更愛惜自己"
    當你很愛他時,會想把一切奉獻給他人
    當他很愛妳時,會想把妳當成全世界的
    所以,沒有分誰對誰錯!
    因為這就是愛吧!
  •   啊?女生當然該學會更愛惜自己。
      當然,當我們很愛對方時,會想把一切都奉獻給他,但是不該這麼廉價,愛一個人不是把對方當全世界,而是中心,因為這世界還是有很多東西需要我們去愛的。
      如果真的愛彼此,我們會學會更珍惜〝自己〞,難道身軀可以代表愛嗎?這阿鬼不認同。如果對方愛妳,也會更珍惜妳的。
     
      不過那段話是不喜歡女生總把錯怪到男生身上。呵,別懷疑,就是有一堆女生都是這樣。
     
      的確挺感動的。 :)

    YouYou.Bai 於 2007/05/01 21:14 回覆

  • smilelue
  • 噢,俺沒有敷衍,沒有沒有沒有 (點頭)
    真是太感動了!
  •   是齁…… =..=

    YouYou.Bai 於 2007/05/03 20:56 回覆

  • li781129
  • 噢!我哭了ˊˋ
    引用走了。
  •   好的。 :)

    YouYou.Bai 於 2007/05/03 20:57 回覆

  • 花
  • 等你長大就了解"愛"是怎麼回事了
    現在也只是紙上談兵啦!=..=
  •   不予置評。
     
      其實看了很不爽呵。

    YouYou.Bai 於 2007/05/02 21:06 回覆

  • 絮
  • 不論看了幾次都很難過...
    想想,現在還是有很多人都不懂的珍惜~
    總是要等到錯過了,失去了~
    才了解到它的可貴...
    人總是要在錯誤中才會學習成長>"<
  •   沒有錯誤哪來的美麗?呵。
      不過很多故事都是失去才懂珍惜。ˇˇ
      但是現實中還是不斷上演……
      也許失去才懂珍惜,是種學習的成長。

    YouYou.Bai 於 2007/05/04 22:03 回覆

  • 漾漾
  • 哈哈~花的說法+1

    我也不讚同什麼處女情節~
    如果男人真的愛你他怎麼又會在乎
    那一層"膜"的有無?
    知足 才是最重要的這句話才是真的...

    沒錯~女生是要更愛惜自己
    但是當女生願意和那男生有關係的時候
    也是那女生心甘情願的~
    如果真的要一直在那層"膜"上打轉
    那只好請"是處男又有處女膜情節"的人
    去找"高貴的處女"吧~

    誰又知道你一生的真愛是哪個?
    誰又知道你結婚的那個男人是不是真處男?
    誰又知道你的真愛就是你未來的老公...

    發生了性行為的女生...
    並不代表"不愛惜自己"
  •   在下的說法當然不是說發生性行為的女生是不愛惜自己,不過以下討論的範圍不在那些關於被性侵害的女性身上噢。
      奴家的想法是,一個人做了什麼決定,就要對後來會發生的事情學會接受。就像當下她決定與現下心愛的男人發生關係,那她必須知道以後可能會面臨到分手的情況;那她要假想以後尚若遇到一個她愛的人,但那人因為與另一個處女發生關係而會拋棄她的情況那些的,很有很多諸如此類的事件,她都必須接受,因為她要對那時她的決定所負責,不能一味把錯怪給別人。
      當然這不代表男人有處女情節就是對的。有錯也必須他們自己省悟。
      就像一個人發生什麼事情,旁人不能冷冷地說:「這是因果啦,活該。」這類的話,因果是只能看待自己。阿鬼想要表達的是這個意思啊……
     
      當然啦。如果男人真的愛她,自然而然就不會遇上為了這層〝膜〞打轉的事件,不過,女生真的愛自己的話,而對方也是真的愛妳,會捨得讓妳在沒有名份的狀況下就佔有了妳嗎?
      既然是心甘情願的狀況下,就祈禱自己不要遇上有處女情節的人吧。
     
      至於愛一個人就要把對方當成全世界?這個阿鬼就不贊同了。 XP
      那上帝所創造的其他美好事物不就太浪費?把對方當全世界,讓自己得世界縮小得只剩下對方,那怎麼能陪著對方一同成長呢?
      阿鬼認為,愛一個人要以對方為中心,但不是全世界,那樣的愛會讓人窒息,甚至讓對方當自己的柺杖。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囉,俺可以不喜愛妳的想法,理所當然的妳也可以不喜愛阿鬼的想法。不過我們都不能否定對方的「愛」倒是真的。
      所以對於上述某位大大有種自以為的口氣,讓阿鬼很不爽呵。

    YouYou.Bai 於 2007/05/09 21:18 回覆

  • o嗆辣o
  • 文章很感人 看了也讓人莫名的哭泣

    應該是為了女主角的笨哭吧><
  •   前陣子有考慮要把這篇文刪掉。
      畢竟隨著年紀增長這種事情反而沒那麼重要了。

    YouYou.Bai 於 2011/03/18 01: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