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ay...
HOLA!



  「小志,等會我們去永康吃那間義大利麵好不好?我們好久沒有去了,超懷念那間店的義大利麵。」她興緻勃勃地說著。

  「喔。」他淡淡地回了一句,連頭也沒回。

  聽他應了一聲,應該是好吧,她安靜地在一旁等待,

  看著他在玩現在流行的線上遊戲,可愛的人物和場景,

  前陣子她也去開卡儲點,可是沒有像他投入那麼多的時間練功升等,有空的時候她才上線去。遊戲很有趣,她也可以在遊戲裡打發不少時間,

  但是生活裡還有其他的事情哪,對她而言,遊戲是消遣,不是全部。

  「小志,六點鐘了,我肚子有點餓了。」她拉拉他的手。

  「才六點而已,我還不餓。」抽回自己的手,他持續地專心在螢幕上的人物。

  她沒有答腔,坐在床邊,看著他的背影。

  他玩線上遊戲有好久的時間了,從金庸,再來是奇蹟與仙境,有時還玩著暗黑、世紀和魔獸三,以及一些她不知道的遊戲。

  每每為了和他一起,了解他的樂趣,她跳過一個又一個遊戲,慢慢地學習,看著她的小小人物揮著刀,慢慢地打怪,沒有和人組隊去衝等,不小心死了,就再重來。

  他覺得她這種遊戲方式很無聊,有時候讓她玩,他在一旁看,就見他一邊念著她,「快吃東西啊,血都少了還沒發現?前面有怪啊,趕快去打,吼,妳反應怎麼那麼慢啊!」

  所以她往往沒有玩了多久,他就叫她讓位,「看妳玩遊戲真讓人看不下去。」

  她只是吐吐舌頭笑了笑,這是她的遊戲方式啊。

  她也並不會排斥他去玩遊戲,可是漸漸地,原本剛交往時,他還會花時間在兩個人的相處上,那時候會相偕出遊,不會只呆坐在電腦前。

  可是時間久了,慢慢地,開口閉口都是遊戲,要她上遊戲陪他、找他,幫他練等級,去找他的時候,往往是看著他玩遊戲的背影發呆,或是去煙霧瀰漫的網咖,總讓她喘不過氣。

  他會在遊戲上帶著她玩,還給她錢和裝備,他覺得這就是對她好的方式,也只有在遊戲裡,他才會多放點心思在她的身上,看著畫面上的小小人物,她好像應該當一個虛擬人物才對。

  「我們可不可以找一天出去走走?我們好久沒出去了。」

  去了好幾次網咖,她實在受不了,於是央求著兩個人一同出遊。

  「要去哪裡?都要騎車去,很麻煩耶!」

  「那,去花園逛夜市也好。」

  「去花園阿,有什麼好玩的,夜市人很多,我不喜歡。」

  她一一提著兩個人好久沒有再去的地方,卻遭他一一的打回票,而且是毫不遲疑的拒絕,一方面也仍是不忘自己的遊戲。

  於是,她漸漸沈默。

  他常常熬夜練功,到清晨才睡,有時甚至練到中午,也往往,她去找他的時候,常常都是他睡覺的時候,她只能打開電腦,關掉喇叭,無聲地玩著遊戲。

  莫名地感到有一種傷心,怎麼兩個人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昨天,入睡前打電話給他,告訴他兩天前就說好的約會,「記得要快點睡覺喔!我們說好明天要去看中午那場的電影的,你不要又玩得忘記睡!」

  「好好好,我知道啦!」他連聲答應,她開心的掛上電話。

  隔天,去找他的時候,按了好幾次電鈴,樓下的門才打開,一上樓就見他仍賴在床上,「寶貝,起床了喔,十點半了!」

  搖了好幾下,才聽見他帶著濃濃睡意的聲音說著,「我們去看下午三點的那場。」然後蒙頭大睡。

  頓時一股悶氣湧現,含著眼淚。

  「我不是叫你早點睡嗎?你什麼時候睡的?八點?」

  忍不住大聲地問著他。

  「妳說要去看中午的那一場啊,我玩到早上,想說睡的話一定會睡過頭,所以才想說乾脆不要睡的,可是真的很累,我等很久欸。」

  他不耐煩的睜開眼睛。

  她抿緊了嘴唇,這樣子,都是她的錯囉?

  不發一語,他見她沒有說話,又轉過身子睡覺。

  好悶,好悶,為什麼每次他們的約會,都得這樣子度過,一股酸意湧上眼睛,她安靜地離開,自己跑去看那部她想看的電影。

  看完電影之後,回去找他,她只是坐在一旁沒說半句話。

  他自知理虧,於是關掉電腦,坐在她身邊,拉拉她的手,「別不說話嘛!」還跟她撒嬌。

  她甩開他的手,「你要我說什麼?我最討厭和人約的時候,別人放我鴿子,我和你約了幾次了?每次你都玩遊戲玩到睡過頭,為什麼我應該一直一直地等你!遊戲對你而言那麼重要的話,那我們分手好了啊!你的生活裡不都只有遊戲而已!」

  她把自己積壓在心裡的委屈說出來,哭得像個孩子,她不懂,為什麼遊戲可以比她重要?連聽聽她說話都沒有時間?

  她的容貌也許沒有人物可愛,聲音也許沒有像遊戲裡那麼多變,可是,她是真真實實的人啊,就在他身邊的啊!

  為什麼他寧願投身在虛擬世界裡,也不願和真實的自己相處?

  寶物、遊戲裡的錢,真的比真實生活來得重要嗎?

  她說出自己一連串的傷心,他默默地點頭,拼了命地說著對不起,要她原諒,「我會懂得克制的,對不起,對不起!」他抱著她,緊緊地。

  「不要讓我一個人在這裡等你……」她流著眼淚。

  那陣子,他特別地在意她的心情,會帶她出門走走,散散步,可是沒有多久的時間,他又故態復萌。

  夜裡,她上線,特地創了一個新角色,走到他常去的地區,果然, 就看見他和一群朋友在聊天,她在一旁坐著。

  「公公,給我錢錢,我要去買水果。」突然,一個女角色走了過來,叫了他一聲。 她一愣,他不是從來不在線上遊戲搞公婆這回事的嗎?

  就見他和那女角色閒聊了一會,有時還打情罵悄的做些表情,她酸澀地流淚,下線關機。

  沒有在他面前提起這回事,直到有天她在看他玩遊戲時,那個女角色也剛好出現,來和他說了幾句,還叫他「公公」。

  「嗯?她叫你『公公』?她是你上面的『婆』?」她沒有發脾氣, 只是隨便地問了一句。

「沒有啦,她自己跑來認我的,不過就只是遊戲而已,而且誰知道 她是不是人妖啊!妳別想太多。」他哈哈一笑地帶過。

  她也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在那之後,她沒有再對他玩遊戲玩過頭的事情說一句不開心的話,而他也樂得輕鬆,更是全心投入在遊戲裡,常常翹課不去學校。

  她不想為這件事弄得不開心,一方面也是在看看,他什麼時候會自我警惕。

  不過,似乎沒什麼好轉,他還是在遊戲裡,還是常常讓她空等。

  她也不想催他去念書,催他去學校,也不再當人肉鬧鐘叫他起床還惹得自己生氣,也慢慢少去找他,就做著自己的事情,和朋友自己去外頭吃飯聊天。

  「妳怎麼好一陣子沒有來了?」這天晚上,她接到他的電話,倒有點意外,她還以為他都沒有發現自己的疏遠。

  「沒什麼,有點忙而已。」

  「那妳明天要不要來找我?」他問。

  「喔……可以呀,明天下午沒課,我中午下課就去找你。」她輕聲地說著。

  原本她以為,他打電話來找她,情況會有所改變地才對,結果,一如往常,一去,就見他坐在電腦前面。

  她看了一眼,沒有發作,就靜靜地坐在一邊,邊遞過飲料給他。

  就這麼無聲地到了晚上,連她說餓了,他也無所謂。

  「你是要繼續玩,還是要去吃飯?」七點的時候,她這麼問。

  好像聞到有一點火藥味似的,他回過頭,「怎麼?生氣了?」

  「沒有,只是我肚子餓了。」

  「真是的,餓一會就在那麼哇哇叫,我才剛組隊,不好意思這麼快退隊,妳再等我一下。」他耍著賴。

  沈下臉孔,「那你自己慢慢玩,我要去吃飯了。」她起身。

  他連忙從椅子上跳起來,「喂,妳幹嘛啊,別這麼無理取鬧好不好,不過就是晚一點吃飯而已啊!」

  她回頭,看著他,半晌不說一句話。

  「除了晚一點吃飯,你不知道很多事情都已經太晚了嗎?」她苦笑。

  「當我哭著要你別讓我空等,你說了什麼?當我勸你要去上課,你跟我說了什麼?當我要你別那麼晚睡,你又說了什麼?」

  「我不想當你的老媽一直催你,惹你煩,可是,你自己想想,為了這個遊戲,你失去了多少東西?那只是虛擬的世界,你是活在那裡頭的嗎?你的學業、生活、健康,甚至活生生的我,你還有看在眼裡嗎?」

  「所以我不想再多說什麼了,也不想再說了,我說了什麼你也只是說我無理取鬧,那,我不會再說了。」

  「你去玩你的線上遊戲吧,我這個活生生的人要去吃飯了,吃水果,喝紅水,是填不飽我的肚子的。」

  她悲傷的看了他最後一眼,「再見。」

  如果說她的情敵是另一個女人,那麼也許她還會好過一點,可是,她的情敵卻是無形的虛擬遊戲,笑了一下,可惜她不是虛擬的人物,所以比不過那些聲光效果。

  算了,真的算了,線上遊戲的魅力讓那麼多人沈淪其中無法自拔, 她又怎麼能改變得了什麼呢?

  不理會他在身後的呼喊,她關上了門,離開他的家。

  再見了,我的虛擬情人。

 


  嗯……有時候我們會為了虛擬的遊戲而失去太多無法挽回的東西,想想如果老後,回過頭來看看自己年輕的歲月,赫然發現什麼都沒有,只剩對著電腦玩遊戲這個畫面而已,是不是覺得很恐怖?

  不只有遊戲,生活上還有很多東西會讓我們停下腳步去沉迷,當我們滯留在原地時,是否該看看身旁的人,好好地去想一想,使我們沉迷的東西和身旁親密的人,到底哪一個比較重要呢?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brina1119
  • 這文很讚>"<
    突然想到前些陣子我也是沉迷在遊戲裡
    呼呼...
    因為課業和一些瑣碎的原因而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