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ay...
HOLA!


  今天,是禮拜天。

  我躺在病床上瞪著窗外的天空還灰濛濛的, 告訴我現在不超過清晨五點半。

  但我閉上眼睛卻無法入眠,隔壁病床上的病患已經開始咳嗽, 陣陣刺耳的聲音穿透我的耳膜傳到我的腦中。

  我好睏好想再多睡一會兒,但是我剩下沒多少時間了, 我想多感受一些陽光。

  自從我進了醫院以後,爸爸就真的買了一台Notebook給我, 以前我還健康的時候,常開玩笑的說:「如果有一天, 我必須在醫院裡等死啊!你們一定要買一台Notebook給我喔!」

  沒想到在醫院等死的日子這麼快就到了, 大家都沒料到,我居然是因為這樣而進醫院的。

  通常一個童話故事的開頭,都會說好久好久以前,有一個女孩, 沒錯好久好久以前,有一個女孩,她叫做信子, 不用懷疑信子就是我。

  好久好久以前,我愛上一個男孩,我還是記不起他的全名, 我只知道我叫他阿建。

  那是我才國中一年級的時候,才剛從國小畢業, 面對重新分班的陌生同學好安靜。

  我環顧四周,有些同學其實國小時就認識了, 於是我們幾個便開始聊天,自然而然的在新班級裡我們顯的活躍。

  不久,我們的級任導師來了,是一個大概三十幾歲的年輕女老師, 她幫我們排定了座位,我四下看了看,我的前面和左右都是女生, 不過後面就是個男生了,那個男的,就是阿建。

  剛看到他第一眼時,只覺得他絕對不是那種很亮眼的人物, 他長相普通,當大家已經開始鬧哄哄亂成一團時, 他也只是安靜的趴在桌子上看著窗外發呆。

  從國小以來,我都是跟一些很活躍的男生走在一起, 發現後面做著一個安靜的男生時,還真有些大失所望, 不過我的失望並沒有持續多久。

  因為很快的,那龐大的壓力狂壓下來,我專心的在書堆裡奮鬥, 可能是我外向而活潑的關係, 我在這個新班級一下子就擁有了許多好朋友,不管是男的女的都一樣。

  我也很快的記住了班上大部分人的名字, 但是阿建,我到現在還是想不起來他叫什麼, 大家都阿建阿建的叫他,我也很習慣的叫他阿建。

  一開始,我跟他的話真的不多,但我還記得第一次跟他說話的內容, 那時候是工藝課,我們要做一張紙雕。

  對於從小就各科優異的我而言這並不困難,相反的我對紙雕還很在行。

  很多人覺得紙雕難,但說穿了只不過是把剪開的紙, 在拼粘成另一個形狀而已。

  因為不是正課,大家都一邊作一邊聊天, 我跟旁邊的女生—妍臻已經聊的不可開交了, 下課了,因為妍臻是班長,老師叫他到辦公室去處理一些班務。

  我留在教室裡,雖然已經九月多了,但天氣還是很悶熱, 我懶的動,就坐在位置上看著外面的人走來走去。

  我偏過頭來,發現阿建還坐在座位上, 他很專心的做著紙雕,但是一看就知道他笨手笨腳的, 因為他居然把他剪的那個人的頭給貼反了。

  我高傲的想著:真笨阿!

  「阿建。」我非常不能容忍有人如此笨手笨腳。

  「嗯?」他抬起頭不解地看著我。

  「你……你貼反了。」我很激動。

  「是嗎?對耶!啊……算了,我本來就笨笨的。」他笑笑的說。

  好奇怪,居然有人說自己笨。

  不過可能也因為他的眼神是那樣誠懇,語氣是那樣輕鬆, 表情是那樣無辜,以往我對他的印象一下子就改觀了。

  我對他有了莫大的興趣,反正現在下課很無聊呀!

  所以我就對他問東問西的。

  「你很安靜耶!」

  「會嗎?」

  「對呀!你都不說話。」

  「可能是因為我想睡覺吧!而且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那你就隨便說啊!」

  「隨便說。」

  「啊,算了。你是不是很內向啊?」

  「不會啊!那是因為我想睡覺。」

  「你為什麼想睡覺啊?」

  「我也不知道耶,反正我很想睡覺。」

   「你美工好濫喔。」

  「對啊!我功課也很爛。」 他沒唬我,他功課真的很爛。

  因為不久等班級步上軌道後, 各科大大小小的考試一下子排山倒海的向我們逼近。

  因為從小我的功課就受到家人特別的關心, 所以在國小時成績總是名列前矛。

  當然啦!國一時功課還不算太重,我應付的輕鬆自在, 每次寫完考卷後,老師就會要我們把考卷往後傳交換改。

  所以我的考卷都是給阿建改的。

  「厚唷!你的字很醜耶!」

  這不知道是第幾次了,我常常因為阿建的字不好看而對他發脾氣。

  「對不起啦!我已經很盡力改漂亮了耶!」

  阿建一臉抱歉的樣子使我狠不下心繼續罵,畢竟字醜不是他的錯。

  他緊張的樣子更突顯我的度量很小, 自從上次工藝課以後,我跟他越來越有話聊。

  也因為這樣,我發現他其實是個好好先生,常常有事沒事就欺負他, 雖然是欺負他,但是我如果有心事,也會毫不保留的告訴他, 阿建,是第一個讓我感覺可以信任的男生,雖然他是一個孤兒。

  開學一兩個月後,阿建已經不再像剛生上國一時那樣安靜, 他也會和大家一起鬧一起瘋,除了他想睡覺的時候以外, 阿建的好脾氣更讓大家喜歡親近他,很多女生也喜歡故意跟他開玩笑。

  我記得有那麼一次,有好幾個女生(包括我在內),大家一直藏他的東西, 一開始他都陪著笑臉要我們拿出來,但是到最後大家越玩越兇, 他被欺負的受不了就哭了。

  但是他哭過以後,卻不記恨於任何人,還是像往常一樣與世無爭。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怎麼會有人這樣被別人欺負卻不記恨呢?

  有一次我終於忍不住了,就問他為什麼。

  「阿建,你為什麼都不會生氣阿?」

  「有什麼好生氣的。」

  「那我畫你的課本喔。」我挑挑眉問他。

  「好啊,你要畫哪一科的呢?」

  「阿建!」 「幹嘛?」

  「受不了你耶!」 「為什麼?」

  「你就這樣讓我畫,一點都不生氣啊?」

  「你畫啊,又沒關係。有什麼好生氣的啊?」他一臉無辜。

  「厚唷!」

  我真是想不透,於是只好訥訥的轉回自己的座位讀自己的書。

  阿建就是這樣的好脾氣,而且他還有一個很多男生都沒有的優點, 他對女生很體貼。

  「阿建,你幫我交一下聯絡簿。」 

  「阿建,垃圾幫我丟一下。」

  「阿建,幫我做掃地工作。」

   「阿建……」

  好多女生都這樣頤指氣使的對他說, 反正她們都知道,只要開口,阿建絕對沒問題, 當然我也是女生,所以我也是那樣頤指氣使的對阿建說, 現在想起來,我有多懊悔不是幾句話可以形容的。

  「阿建!你怎麼又只有二十幾分了。」 「我不會嘛!」

  「你到底有沒有在讀書啊?」 「我不想讀嘛。」 「不可以。」

  阿建的功課真的是爛透了,是我們班倒數前三名之一。

  而我呢?是我們班上永遠的第一名,從第一次段考到現在都一樣,NO.1, 於是我就很順理成章的發揮了一點點「同學愛」,盯阿建的功課, 其實阿建一定很痛苦也覺得我很煩,但是我就是想幫他盯功課。

  值得我欣慰的是,他功課真的一點一滴在進步了, 當然他雖然進步了,卻一直達不到我給他的標準。

  畢竟我讀書的方式,真的不是很輕鬆, 我每天讀書讀到半夜一兩點才睡,隔天早上五點多又爬起來繼續讀。

  也許是求好心切吧!我竟然還樂此不疲, 一點也沒發現我的身體已經漸漸的在衰弱了。

  就這樣,我和阿建成了很好的朋友,至少我是這樣覺得, 一年的歲月很快就過去了,我們都升上了二年級。

  過了兩個學期,或者說是過了一個學年,我們都有了些改變, 不再是當初一年級那些乳臭未乾的黃毛小蘿蔔。

  阿建的座位也已經調開了,我們不在像以前一年級那麼要好, 但是他還是我最佳的聽眾,一年級升二年級的暑假, 我喜歡上一個別班的男生,羽,算是單戀吧!

  畢竟羽一直把我當成朋友看待。

  我們每天都會在線上聊天,羽的細心與可愛輕輕的敲進了我的心房, 我好喜歡羽,喜歡的不可自拔,雖然我知道羽喜歡他們班的一個女生, 也和那個女生在交往了,但是我就是那麼死心眼, 其實我很明白,羽不想傷任何人的心。

  信子:羽……我很喜歡你。

  羽:我也很喜歡妳呀!可是妳知道的。

  信子:嗯!我明白啊!只是我真的很喜歡你。

  羽:妳等我好嗎?

  信子:會的!我一定會等你的!

  羽:嗯!相信我,我也喜歡妳。

  信子:^_^

  我一直以為,不斷的等,就一定會得到同等的代價。

  可是阿建卻一直告訴我,要我別再等了,羽是騙人的。

  「妳不要再等他了,他真的很花心耶!」

  「不准你這樣說他!」

  「我說的是真心話,不要等他了!」

  「我不要聽!」

  「信子,我是為妳好,我當妳是朋友才這樣告訴妳的。」

  「你是忌妒我現在很幸福所以才故意這樣說的吧!那你也去交一個女友啊!反正你這麼笨也交不到吧!」

  「張信芳,妳不要越說越過分了。」

  「我不聽咧,啦啦啦啦啦。」我任性的摀住耳朵。

  我第一次看到阿建這麼生氣,但是當時我被愛給沖昏頭了, 眼中滿滿的只是羽的好,阿建的良心建議我一句也聽不進去, 阿建一定很生我的氣,因為他接下來一整天都不再理我了,

  那時候我還高傲的想著:不理就不理,我才不希罕呢!

  隔天,阿建還是不理我,我真的有點急了。

  下課的時候再去跟他道個歉吧!

  反正他脾氣那麼好,不會真的生我的氣的。

  等到下課時,他走向教室外面,我急急的追出去想跟他道歉, 但卻看到他走向羽的班級,好奇心驅使我偷偷的跟著他看他想幹嘛。

  「同學,麻煩你叫一下詹翰羽。」 他真的是去找羽的。

  我感覺到心臟越跳越快,有種不祥的預感慢慢的浮現上來, 羽走出教室,看到阿建後輕輕的皺了皺眉頭,

  「同學,我不認識你吧!」羽說著。

  「我是信子的同學,我想拜託你不要再這樣玩弄信子了。」

  阿建平時雖然是個好好先生,但此時的他臉上有著不卑不亢的勇氣。

  「我玩弄她,你不要亂誣賴人喔!」羽淡淡的說道。

  「你沒有嗎?」阿建說的拳頭都握起來了。

  「沒有。」

  「最好是沒有,你這個混帳東西。」

  我在一旁越聽越火大,阿建憑什麼這樣子跟羽說話真是夠了。

  「啪!」 衝動的我走上前去給了阿建一巴掌。

  「你以為你是誰啊?我要喜歡羽是我的自由, 就算我是被玩弄我也心甘情願。」

  說完,我憤怒的把阿建拖回教室。

  阿建似乎不明白為什麼我要生那麼大的氣,他只是不斷的說著對不起, 我氣極了,到了教室後自己走到座位上去坐著生悶氣, 上課了,我還在生氣,阿建傳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信子:對不起,我錯了。不要生氣好嗎?

  我看完後,氣憤的將剩下的怒氣發洩在那張紙條上, 撕成一片片的碎紙片。 就這樣子,我跟阿建的關係變的很僵, 我一直認為那是他咎由自取,不是我的錯, 我還是很喜歡羽,而且已經喜歡到不可自拔的地步了。

  升上二年級後,我慢慢的也荒廢了學業,一回到家就打開電腦等羽上線, 跟羽聊天成為我一天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就這樣子,我在學校的成績不斷的往後掉, 從一開始全校排名前十變成三十、六十、一百、兩百…… 。

  雖然我已經和阿建合好了,但是我們都有了一個默契,

  不再提及關於羽的任何事情。

  我功課一直掉的原因,阿建其實心知肚明,他常常會叫我多用功, 不要再沉迷於網路了。

  其實我知道他是一番好意,但是我總是不當一回事, 因為那時候的我,自己為得到了羽的愛,什麼都不重要了。

  二年級上學期結束了,我還在作夢, 寒假時,我們全家到美國的阿姨家去渡假。 好長的一段時間我都沒在上線跟羽聊天, 我還以為羽會因此而加倍想念我。

  可是事實是殘酷的,當寒假結束,我也回到了台灣, 一回到台灣的家,我迫不及待的打開電腦連上網路,羽不在線上。

  我想,或許是因為他有事情出去了吧!

  但是接連著一整個禮拜他都沒上線,我覺得好空虛,好像少了什麼, 整個人都怪怪的。

  後來,我真的受不了了,直接跑到他們班去找他,他懶洋洋的走了出來。

  「羽,你最近怎麼都沒上線呢?」

  「有人規定我一定要上線嗎?」

  「可是你不上線我會想你啊!」

  「好笑,妳是我的誰呀!妳想我我就要上線啊!」

  「可是……」

  這時候,他們班的班花走了過來。

  「羽,她是誰呢?」

  「不認識,她找錯人了。」

  羽和他們班的班花親暱的走了進去,丟下我站在門口,

  我突然覺得天旋地轉,突然喘不過氣來, 好像有人把我的心臟挖出來,並且狠狠地揉捏絞碎。 這種痛撤心扉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太久, 因為我開始移動我的腳步往我們班的教室走著。

  我只覺得頭還是昏昏的,腳步也越來越沉重, 突然我的身體像是失去了骨頭一樣,站不住還往地板倒下去。

  在我的眼前變成一片黑暗之前,我看到阿建衝向我, 嘴裡還叫著我的名字:「信子!信子!」 我淡淡的笑了。

  醒來時,我已經在醫院裡了,阿建不在我旁邊,他還要上課。

  媽媽站在門外,很顯然的是在跟醫生談話。

  我隱隱約約的聽到了啜泣的聲音,我又閉上了眼睛, 現在才下午三點多而已。

  媽媽結束了與醫生的談話,走進病房,她輕輕的坐在我身邊, 雖然我眼睛閉著,但我知道她正在凝視著我。

  輕輕的,媽媽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著:「頂多只有五年了,五年,五年……」

  我睜開雙眼,詫異的看著媽媽。

  「媽,什麼東西只有五年呢?」

  「沒有,妳好好休息喔!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

  「媽,妳一定有什麼事瞞著我。」

  「信子,妳要堅強啊!」

  媽媽告訴我,原來我在學校昏倒, 是因為長期的睡眠不足加上我食量太少體力不支,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我的心臟出了點問題。

  這只是推測,因為還沒照X光並不能確定, 但是如果這個推測成立的話,我的壽命最短不到一年,最長不超過五年。

  難怪媽媽會哭泣,就連我聽到這個消息時,也嚇住了, 我不是很健康嗎?我還有好多夢想耶!

  我長大後要去日本旅行、我要買一台重型機車來玩、 我還要嫁個有錢的帥哥、我要穿上白色的婚紗。

  晚一點的時候,我照了X光,證實了那個推測是正確的, 意思就是說,我活不過五年了, 我愣愣的躺回病床上,瞪著天花板, 隔壁病床的病人不時傳來一陣陣的咳嗽。

  「媽,我想要一台notebook。」

  「嗚……好……嗚……」 媽媽還在哭。

  這三天我必須住在醫院裡接受一些檢查之類的東西。

  我很害怕,這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住院, 晚上大概七點多的時候,我有了第一個探病的客人—─阿建。

  「信子,妳不要緊吧!」阿建一臉關心的問。

  「阿建,我活不過五年了,最快一年就走了。」

  「信子,妳不要開玩笑喔!」

  「阿建,我不是在騙你。」

  「真的嗎?」

  「對不起,以前我常欺負你,但是謝謝你。」

  「信子,不要再說了!我永遠會陪在妳身邊的。」

  「為什麼呢?」

  「因為……我喜歡妳!」

  「啊?」

  在這個小小的病房裡,我明白了阿建的心意, 我的初吻,也在阿建告白完的幾秒後被他給奪走了。

  以前小的時候都覺得接吻很噁心,但是阿建的吻好輕、好柔,我不抗拒, 甚至…還有點喜歡。


  好吧!我承認,我也很喜歡阿建。

  但是我還沉醉在羽的世界中,現在面對阿建,我感慨萬千, 「阿建,你……」我的臉一定很紅。

  「信子,我知道妳一定還很難過,但是我會陪著妳的。」

  「阿建,謝謝你。」

  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掉下來,是一種複雜的配方, 剛失戀的痛苦與被愛的喜悅,還有一種即將離去的惆悵。

  五年,對某些人而言並不短,但是當你發現你最後的壽命頂多是五年時, 你就會覺得,五年,何其短。

  在我住院的這幾天晚上,阿建常來陪我,他會告訴我今天學校教了什麼, 他怕我因為沒聽課功課會退步,所以他不管上課老師教了什麼, 不管他是不是聽得懂,全都抄下來給我。

  雖然他的字還是沒我的字漂亮, 但看的出來,他很努力寫出最工整的字體。

  我出院後,請了兩個禮拜的假在家裡靜養, 這一直被我認為是老人才會做的事,居然在我國二的時候就做了。

  阿建每天放學還是會到我家來陪我,他知道病人最需要的就是關心。

  兩個禮拜後,我回到學校去。

  那天我起了個大早,刷牙、洗臉、換好衣服、吃完早餐, 我站在鏡子面前看著鏡中的人。

  瘦了,臉色也蒼白了一些些,我笑一笑,苦澀的牽動了紫中泛白的嘴角。

  到了教室,我看到我的桌子上放了好幾張慰問的卡片, 好感動我的眼淚又悄悄的滑落, 阿建走過來,輕輕的幫我把書包放好並拉開椅子。

  「信子,妳累的話就先請假回家,不要太硬撐喔!」

  好多同學也都走了過來,七嘴八舌的熱鬧了起來。

  「信子,妳身體還好吧!」

  「信子,妳是生了什麼病啊?」

  「信子,妳好像變瘦了喔!」

  我輕輕的笑著告訴大家,我很健康, 那只是一場重感冒罷了,現在的我已完全康復, 在我對大家說的時候,卻瞥見阿建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痛苦, 我的生活又恢復以往的忙碌,只是我們的導師有把我叫去說了一些話, 她說了什麼我不記得了,總之就是一些好好保養身體, 不要在為了拼功課而累倒,身體是比較重要的。

  不過現在是二年級下學期了,我跟媽媽商量過了,等這學期讀完, 我就先辦休學休息個一年,反正我活不活的過一年還是個未知數呢?

  爸爸真的去買了台Notebook給我。

  我現在隨時都可以打一些我想打的東西, 突然我好想去日本玩,我在學校請了一個月的假, 我用了三個禮拜的時間到日本去好好的玩了一次。

  我做了快速的地鐵,我吃了章魚丸子,我還在一間小小的拉麵店裡, 和大家擠著一起吃拉麵。

  我在日本買了好多東西,也照了好多相片, 就在我要搭上回台班機的那個機場裡, 我在精品店找到了一條很漂亮的手鍊。

  有種衝動想買下來送給阿建, 雖然那種款式不太適合男生戴,但是我還是買了。

  買完手鍊的四十五分鐘後,我坐在飛機上, 打開我的Notebook,我想將我的心情紀錄下來。


  四月二十三號 飛機上

  我要回台灣了,感覺上我好像已經離開了很久, 其實說久並不久,才三個禮拜。

  但是這三個禮拜卻是我最後這段生命中的一個漂亮轉折點, 這次到日本的自助旅行,我也很訝異我居然可以這麼獨立。

  可能是因為人在一生中總要學會自己堅強,我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沒時間再慢慢學習,所以我突然變勇敢了。

  昨天躺在旅館的床上,我好想阿建, 我慢慢的回想了一遍我跟他認識的經過。

  從一開始我升上國中他那靜靜的樣子,到現在我跟他真心相愛, 或許旁人看起來只是小孩子的幼稚遊戲,

  但是我卻發現我真的有了一種「什麼都放的下,惟獨捨不得他」的感覺, 我坐在飛機上靠窗的位置,現在我可以看到外面的雲。

  小的時候都以為我可以摸的到雲,我可以躺在雲上面睡覺, 可是長大了才發現那是不可能的。

  不知道我死後會不會上天堂,天堂上是不是就長得像雲一樣呢?

  那我小時後躺在雲上睡覺的願望是不是就可以實現了呢?

  那我現在要開始多做善事了,這樣才能確保我以後可以上天堂。

  阿建,如果我離開了,你一定要常常抬頭看看雲喔!

  看看上面是不是有一個女孩躺著在睡覺。

  我現在離日本越來越遠了,但是我多希望, 我以後還能有好多好多機會再去日本或是其他地方遊玩呀!

  世界太大,而我太小、太輕。

  信子 從日本回台灣的飛機上


  晚上我回到家時,爸媽都在門口等我。

  我把行李拖進房裡去後,就累得倒在床上睡著了, 隔天是禮拜五,我還是向學校請假在家裡休息, 畢竟我在日本花掉了很多很多的精力。

  我從日本帶了滿滿的回憶回來,我的心臟也規律的跳躍著, 禮拜六,我告訴爸爸我想跟阿建學騎機車。

  爸爸聽到後皺著眉頭想了很久,最後他還是答應讓阿建教我騎機車。

  阿建先載我到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然後他停下來扶住機車。

  「信子,妳先跨上去。」

  我跨坐在機車上,兩腳的腳尖勉強可以碰到地上。

  「對,然後慢慢的加油,不要太大力喔! 還有不要忘記有煞車這樣東西。」

  我慢慢的加油,機車也慢慢的向前滑動, 我慢慢的騎著,然後轉彎,騎回阿建的身邊。

  「不難吧!妳可以練習載人了。」

  說完阿建就在我身後坐下,輕輕的摟住我的腰並在我耳邊說: 「騎吧!有事我會陪著妳的。」

  我載著阿建慢慢的騎,漸漸的我熟練了,速度也越來越快。

  反正這附近車子很少,岔路又很多,所以我就隨便找條路就騎了進去, 我和阿建兩人就這樣在這附近繞來繞去。

  後來,我們繞到了一個地方,我不知道那個地方是哪裡, 因為我之前從來沒到過。

  那裡有一棵大樹,樹下有幾張長凳子,四周都沒有住家, 我們把機車停下了以後,就找了張乾淨的長凳子坐下來。

  「阿建,我好高興。」

  「我也是啊!」

  「送你。」

  我拿出了在日本機場買的那條手鍊,放進了阿建上衣的口袋裡, 我輕輕的靠在阿建身上,他轉過身來抱住我。

  「阿建……吻我。」

  「嗯。」

  他輕輕的覆上我的唇,我感到他溫熱的氣息撲向我, 不知道吻了多久,我們才依依不捨的分開彼此的嘴唇。

  「信子,我愛妳。」

  「阿建,我也愛你。」

  突然,我感到一陣心悸,我痛苦的抓住胸口, 淚水慢慢的沿著眼角流下面頰,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信子!信子!撐著點。」

  阿建把我抱著,跨上了機車快速的騎回市區, 等我再度張開眼時,我又在這熟悉的白色監獄裡, 一股刺鼻的藥水味點醒了我,我是個病人, 阿建在我的旁邊我好安心。

  「阿建,對不起……我又……咳咳咳……」我想坐起身來。

  「信子,什麼都不要說了,妳好好的躺著,好嗎?」

  阿建一臉擔心的看著我,緊緊的握住我的手。

  在醫院裡的日子,無聊而且乏味, 好不容易我出院了,但是醫生很嚴重的警告我, 我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大概撐不過三年了。

  好討厭,我不喜歡這樣子倒數我的人生, 每天晚上,阿建放學後還是會來陪我,那是我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候了。

  因為現在我都不去學校了,每天都在家裡發呆, 終於熬到了週末,我和阿建經過上次的意外以後, 週末都不能隨便出去了。

  爸媽去參加朋友的喜宴,空蕩蕩的家裡剩我跟阿建, 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阿建坐在床邊看著我。

  「阿建。」

  「幹嘛?」

  「我有一個心願耶!」

  「說說看,如果可以我會盡力幫妳達成。」

  「嗯……我想要一個Baby。」

  「啊?」

  「對!我想要一個小孩。」

  「不好吧!」

  「不管……我快死了,我都還沒經歷過女人最重要的階段。 我好想要感受一下孕育生命的感覺喔。」

  「……」

  「阿建,我不會說的。」

  「好吧!」

  阿建解開我的上衣的鈕扣,輕輕的吻著我, 當他的手指滑過我的背脊時,我只覺得全身冰涼, 不久後我們身上的衣物都已經褪去,阿建的唇在我的頸部移動著。

  「信子……妳考慮清楚了嗎?」

  「嗯……」我再次吻住了阿建的唇。

  我的手撫上了阿建的胸膛,緩慢的搓揉著。

  一切就像是彩排過的,我們將自己融入彼此的身軀裡, 喘息聲將所有的罪惡感一併掃除,就這樣,我的第一次給了阿建。

  「阿建,我如果懷孕了,寶寶要叫什麼呢?」

  我疲憊的躺在阿建身旁問他。 「嗯?」

  他轉過身來抱住我,輕輕的在我的額角印了一個吻。

  「都好。」

  我想,我是不是沒有遺憾了呢?我有了如此真摯的愛。

  嘔吐、嘔吐、嘔吐! 我強烈的想吐!

  很痛苦,但我很高興,因為我知道,我有了阿建的小孩, 或許我年紀還太輕,但是我沒時間等長大了。

  我有了一個小孩,我孕育了一個新的生命我好興奮, 真的!我把這個消息告訴阿建,阿建決定要一起去慶祝一下, 又是一個週末,趁著我爸媽在睡午覺時,我偷偷溜了出去。

  只留了張字條:「爸媽:我晚點會回來。」

  阿建不知道從哪弄來了一台機車,他騎著機車載著我, 我們快樂的無法言喻,我們決定騎到海邊去。

  大概三十分鐘後,到了海邊。

  我快樂的下車,看著一大片的沙子,阿建停完車, 走到我身後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信子,我多不希望你離開啊!」

  「阿建,不要這樣嘛,人總是會離開啊!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我們來堆沙子好不好呢?」

  不等他回答,我抓起了一把沙子就準備開始建造屬於我自己的城堡, 等到我的城堡稍稍有一個雛型出現時,阿建突然跳過來把沙堡給踩散了。

  「可惡!」 我丟下毀壞的沙堡,向阿建撲了過去。

  沒想到用力過猛居然把他給推倒了,他在倒下去時也順道把我給拉倒, 於是我們兩各就這樣在沙灘上翻滾了起來。

  「哈哈哈……」

  我們起身後全身早已沾滿了沙子,我們互相笑著對方的狼狽, 等我們把沙子都清乾淨以後,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 我想爸媽現在一定很生氣了吧?

  我坐在機車的後座,緊緊的抱著阿建,阿建哼著歌,載著我準備回家。

  雖然阿建並沒有機車駕照,但是他都很小心的騎著。

  因為他知道他身後還載著一個我,絕對不能出任何事情, 但是他已經那麼的努力,不幸的事還是發生了, 就在我們要過馬路時,突然有一輛卡車闖紅燈, 就直直的朝著我們撞過來。

  阿建快速的把車頭扭向另一邊,但是輪子卻打滑整台機車倒在地上,阿建跌了出去,但是我被機車壓住了,卡車繼續朝著我開過來。

  突然我有種再看慢動作影片的感覺,好詭異。

  阿建快速地爬起來,想來救我,卻被旁邊的人給攔住了,我知道這是死劫難逃,我對著阿建笑了笑。

  好強烈的跳動,我的心臟越跳越用力,我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卡車離我越來越近,我向阿建大聲叫著,我怕再不說會來不及。

  「阿建,我和寶寶都先上天堂去等你。 你要記得抬頭看看雲,就會看到一個女孩子躺在上面睡覺。」

  緊接著,我聽到阿建聲嘶力竭的吼叫聲, 大卡車來不及煞車而撞上我的撞擊聲,骨頭的碎裂聲。

  今天,是禮拜天。

  我躺在病床上瞪著窗外的天空,還灰濛濛的, 告訴我現在不超過清晨五點半。

  但我閉上眼睛卻無法入眠,隔壁病床上的病患已經開始咳嗽, 陣陣刺耳的聲音穿透我的耳膜傳到我的腦中, 我好睏,好想再多睡一會兒。

  但是我剩下沒多少時間了,我想多感受一些陽光, 沒想到在醫院等死的日子這麼快就到了。

  大家都沒料到,我居然是因為這樣而進醫院的, 雖然我沒有馬上死在車輪底下,但是我生命也接近了終點, 像是被綁著一樣,我全身的肌肉都不能動了。

  我的意識有時候很清楚,有時候卻很模糊,那是我氣數將盡的徵兆, 我突然聽到病房房門推開的聲音,有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 腳步聲在我的床邊停了下來,緊接著是一段沉默。

  我在心裡慢慢的數著,一、二、三… …數到三十七的時候,我聽到了阿建的聲音。

  「信子,對不起,都是我害的我說過我會永遠陪妳的。」

  我感覺到有個溫暖的手掌撫在我的臉上。

  「信子,我們走吧!」

  突然,供應我氧氣罩氧氣的氧氣筒被關掉了,我突然無法呼吸, 是阿建他要帶著我去天堂了。

  在我完全沉寂的那一瞬間,我看見了阿建的左手握著我的右手, 而他的右手握著一把匕首,比首刺透了他的心臟。

  阿建帶著笑容走了,我也帶著笑容走了,我們要一起走去天堂。


  信子躺在床上,阿建趴在他的旁邊,天亮後就被隔壁病床的家人發現了, 阿建和信子一起上了天堂,臉上的笑容是那麼逼真。

  他們帶著尚未出世的寶寶一起到天堂去了, 他們很幸福,因為他們有了彼此的愛。

  信子的媽媽,在清理信子的遺物時,看見了那台notebook, 雖然信子已經走了一個多月,但她的眼淚還是掉了下來, 她開啟了電源,看到桌面上存著一個文件檔,檔名是「最後的話」。
 

  最後的話:

  我就要結束我的人生了,如果要說這太短暫, 那其實也不一定,有好多好多小孩子不滿足歲就夭折了, 我還有這十四年來學著成為這個世界的一份子,我很幸運。

  但或許是我不夠用功吧!

  上天並不滿意我的表現,祂要我回到天堂去重新準備下一段新的人生, 我還記得我小的時候爸爸媽媽帶著我去爬阿里山,那時候天氣好冷, 但我卻覺得很溫暖,因為我一直被爸爸媽媽牽著、保護著。

  從小我就是個獨生女,所以我大概恃寵而驕了點, 我認識阿建的各個片段我還記憶猶新,他是我一生中最美麗的回憶, 他是一個孤兒,所以我沒有兄弟姊妹的寂寞,他懂。

  好久以前,當我看到他對著羽破口大罵時,我還沒辦法了解他的心意, 但是一切都還不遲,我在最後的日子裡對阿建付出了最真誠的心意, 我也將我的第一次給了他。

  爸爸、媽媽,不要怪阿建,是我自己願意的, 我還有好多事情想嘗試,或許來生我會考慮隨性一點, 想晨泳就不要怕冷,想高空彈跳就不要怕高, 想吃生魚片就不要怕芥茉嗆。

  對了,我為我的寶寶想好了名字,就叫做琀璿吧!

  雖然我知道,他不可能看到燦爛的陽光了, 我去天堂了,我真的沒有遺憾。

  爸、媽,如果你們還是會不經意的想起我, 就抬頭看看天上那軟軟的雲吧!

  或許你們會看見我躺在上面舒服的睡覺。

  信子

  窗外的風好輕好柔,一朵朵白色的雲看起來好軟好軟。

  只是為什麼,看不到那個十四歲的女孩呢?

 


  還挺感人的,雖然中間幾段看了感覺有點扯,大致上來講還不錯看,最後兩句話超級有感覺的……看了差點哭出來了呢,電腦前的你有沒有哭呢?沒有的話……你這個冷血的動物!停下你的動作!給我去撞豆腐!哈哈。老實講我也沒有哭。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abrina1119
  • 囧"
    怎麼辦我哭咧!
    可能是因為音樂剛好播到"Twins-你最勇敢"..所以更想哭= =
  • Alex
  • 太感人了。。。。伟大的阿健,可以为了一位要死的女生,给他鼓励,给他爱情。最后信子故事也爱上了健还擦出火花。。。。我也希望能像这篇童话故事,走出最后的人生。。。。。。。。。。。。2009年六月2日。。
  •   哈囉!您來啦! XD
      現在看是覺得真的很符合國中生的心態,對於愛情來講這是崇高的,對於生命來講這是自私的。

    YouYou.Bai 於 2009/06/03 16:40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