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inb(Div)
 
 
 
 
﹒雙胞胎-叢林之六-
 
 
  「這是,白蟻?」
 
  受驚的十五個人,終於恢復了冷靜。
 
  看著在自己周圍,有如驚濤駭浪般的白色蟲海。
 
  「白蟻不會咬人,大家別害怕。」
 
  「剛剛嚇死我了,原來只是白蟻……」
 
  「呼……呼……」
 
  驚魂未定,大家正沈浸在死裡逃生的愉悅裡。
 
  「沒事了!沒事了!被嚇死了……」
 
  突然聽到領隊冷冷的說,「誰說白蟻不會致命的?」
 
  「啊?」
 
  萊恩也跟著說,「沒錯,現在我們的危機還沒解除。如果一直待在白蟻海中,喪命是遲早的事情……」
 
  領隊對萊恩點點頭,又繼續說到「現在我們都還很清醒,可以把爬到身上的白蟻全部撥掉,但是如果我們睡著了呢?白蟻會順著我們躺下的身體,爬進我們的耳朵,鼻子,嘴巴……」
 
  「你能想像我們肺被白蟻塞滿,胃被白蟻漲破,腦袋裡幾百隻白蟻爬動的感覺嗎?」
 
  聽完領隊的話,沒人接話,大家都只是盯著地上不斷爬動,沙沙作響的白蟻群海。
 
  露出厭惡,噁心,恐懼的表情。
 
  「你是說,那個村莊所有的人,就是這樣喪命的嗎?」光問到。
 
  「我猜是的。」領隊點點頭,「不然白蟻又不吃人。」
 
  突然有人吼到「那!怎麼辦!我們不可能不睡覺啊!!」
 
  「怎麼辦!」「我們不是死定了!」
 
  「我不要這樣的死法!比淹死還恐怖!!」
 
  弟弟看著不斷湧到他身體上的白蟻,突然胃袋一陣翻騰,淹死還好,至少會喪失意識,如果被幾白隻蟲爬進身體裡。
 
  在還有意識的時候,帶著幾百陣痛癢和蠕動,活活被悶死……
 
  好可怕……弟弟打從心裡,一陣毛骨悚然。
 
  領隊和嚮導商量了一會。
 
  大聲宣佈到「目前我們有幾個方法,第一個,我們待在原地,撐過這個白蟻的遷徙。」
 
  「可是這是不可行的。因為如果我們撐的過,為什麼村莊沒撐過?他們還是被毀滅了,表示這白蟻的遷徙,至少要一個月,甚至更久……」
 
  大家鼓譟起來。
 
  「我們不可能不睡覺啊!怎麼辦!一個月欸?!」
 
  「對!」領隊又繼續說「所以我們必須去求救。」
 
  「通訊器材已經全都被白蟻給咬壞了……」
 
  「去求救?要多久呢?」
 
  「以我和嚮導的腳程,多則20天,少則10天,就會有回音。」
 
  「二十天……」大家面面相覷,這二十天我們撐的過去嗎?
 
  「領隊,還有一個問題。」負責食物的隊員舉手
 
  「我們幾乎所有的食物都被白蟻給破壞光了……」
 
  「把僅存的食物給求救隊吧,我們待在原地,盡量避免體力的流失。」萊恩說到。
 
  「謝謝。」領隊對萊恩頷首,「我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的」
 
  突然有人抓住領隊的衣服,「你們一定要回來!有沒有聽到!」
 
  「不准逃!」「不可以拋下我們!」
 
  這個舉動,提醒了所有人心中的擔憂,如果領隊他們不回來怎麼辦?
 
  如果他們逃走怎麼辦?
 
  「我以我祖國薩蘭佳之名發誓,」領隊堅定的說,「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在20天內回來。」
 
  「##$%↑#$」嚮導以大家聽不懂得語言,也跟著詛誓。
 
  聽到他們的誓言,大家才緩緩安靜下來,可是,立誓又怎麼樣?
 
  畢竟,所有留下的人都只是待宰的羔羊啊。
 
  只有等待,也只能等待。
 
  無論等待的那頭,是拯救?還是死亡?
 
 
-----
 
 
  領隊,嚮導,加上一個腳程不慢的隊員,三個人上路了。
 
  他們幾乎帶走了所有的食物,也帶著所有隊員龐大的希望,堅毅的出發了。
 
 
-----
 
 
  留下的人,以萊恩為首,開始整理僅剩的物品,器材和所有可利用的東西。
 
  當務之急,是隔離白蟻。
 
  他們用工具挖了一個很大的壕溝,把自己圈了起來。
 
  當作護城河。
 
  只等著雨林最有名的名產,雨。
 
  淋下來之後,灌滿整個護城河,應該多少可以阻絕白蟻的入侵。
 
  另外他們更在護城河內圍,燒上一圈火,作為第二層防護。
 
  第二個問題,就是食物。
 
  在幾個較有經驗的叢林老手帶領下,他們分批去尋找叢林裡可食用的植物,雖然幾乎都被白蟻破壞殆盡了。
 
  但是他們仍帶回少許,可以充飢的食物。
 
  一天的食物份量,他們要撐上20天。
 
  也許是20天,也許更久。
 
  也許永遠。
 
 
 

 
 
﹒雙胞胎-哥哥日記之四page1
 
 
    今天去醫院看正在實習的小紅,看到她穿著全身雪白的醫師服,臉上滿是緊張又興奮的微笑。
 
    「今天第一次上手術台喔。」她的雙頰因為緊張而泛紅。
 
    我拍了拍她的頭,對她說聲了加油。
 
    她很可愛的笑了笑,就去準備了。
 
    趁著這個機會,我把醫院從一樓走到六樓走了一遍。
 
    七樓以上禁止進入。
 
    我對醫院的印象,向來不好。
 
    充滿了痛苦,吶喊,和無盡痛苦的地方。
 
    痛苦走進醫院,沒有痛苦才能離去。
 
    所有的痛苦都停留在這裡。
 
    痛苦,變成醫院的註冊商標。
 
    在過幾年,我也會被人用擔架推進來,心臟爆開,壞死,也會是這裡吧。
 
    如果是這樣,我一定不要讓小紅看見。
 
    她一定會難受的想哭,而看見她難受的我,一定也無法承受。
 
    每一樓都是陣陣灼熱無望的痛苦喘息。
 
    正當我嘆了口氣,決心要離去。
 
    突然,我發現了不同的東西,這裡不是死的邊緣,而是生的交界。
 
    是的,我停在「產房」的外面。
 
    旁邊是育嬰房,我緩緩走到玻璃旁邊,看著幾個正瞇著眼睛,正安詳睡著的嬰兒。
 
    也許是季節的關係吧,春天,是適合誕生的季節。
 
    育嬰房裡有好多的嬰兒。
 
    有的睡著,有的哭著,有的舞動雙手不知道在抓什麼,有的張著好奇的雙眼看著世界……
 
    我用手扶在玻璃窗上,呆呆的看了好久。
 
    好可愛喔。
 
    那小小的手指頭,那純真無暇的眼睛,和那嘴角黏黏的唾液。
 
    好可愛!好可愛!
 
    我彷彿正在欣賞,人間最美好的事物。
 
    直到我回過了神,才發現旁邊不知何時,站著一個男人。
 
    他定定的看著,育嬰房裡其中一個嬰兒。
 
    奇怪的是,那嬰兒也望著他。
 
    也許,他們是父子吧,我想。

 
 

 
 
﹒雙胞胎-哥哥日記之四page2
 
 
    男人看著看著,突然張嘴說話了。
 
    而且是對著那個嬰兒。
 
    「你好,從現在開始,我是你老爸了。」
 
    「我想我要先聲明,因為我不是一個很有錢的老爸,所以當你長大,可能無法讓你過著像王子的生活。
 
    有時候老爸的脾氣會不好,因為工作上有很多困難,現實生活不是只有快樂和無憂無慮,還有很多挫折,這等你長大一點就會懂。
 
    我想你應該慶幸,我和你老媽的感情很好,偶而吵吵架,但是我們都是愛對方的。
 
    你知道嗎?我從你還在媽媽肚子裡時候,就開始注意你了,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
 
    我看著你慢慢長大,把耳朵貼在媽媽的肚子裡,傾聽你的聲音,也跟你一起分享媽媽的心音。
 
    然後,在第十個月的時候,你出生了。
 
    我安靜的在產房外,聽著裡面你媽發出殺豬的聲音,我從來沒聽過你媽發出這樣的叫聲,不過我也從來不知道她抱著你,對我笑的時候,披頭散髮的她是這樣美麗……
 
    第一次抱你,你比現在還要小一倍,紅通通的像隻小猴子,臉上的皺紋多的跟你爺爺一樣,不過我一眼就認出來了,你的鼻子像媽媽,你的嘴巴像我,還有你瞇著眼睛的模樣,壓根就是你奶奶的翻版。
 
    抱著你,第一次覺得地球是為我轉動,很多事情我從來沒注意到,現在卻都發現了。
 
    原來深夜的星星這麼美,原來你媽也算是美女,原來抱著自己小孩的感覺,這麼幸福。
 
    而你,在我懷中,好輕好輕。
 
    我怕一用力,你就破掉了。
 
    正當我陶醉的時候,你就很不識相的哭了,我只好把你還給媽媽。
 
    將來有一天,你會長大,會開始學說話,開始學走路,開始跟弟弟搶玩具,開始穿制服上學,開始上國中理個平頭,開始對女孩有興趣,然後有一天你會找到深愛的女人,跟她結婚,生個小孩,也許就像我現在一樣,對著自己的小嬰兒,朗朗演講。
 
    這些都是很棒的事情,等你慢慢長大,一一來學習,一一來體會。
 
    世界和生命,都是很奇妙的。
 
    當你呱呱大哭那一剎那開始,當你睜開眼睛看這世界的時候。
 
    你的人生就開始了,人生也許不會都很快樂,也許不會都很幸福,也許會遇到很多挫折,會讓你想對著天空大罵髒話……
 
    但,生命從出生那一剎那,就是美好的開始。
 
    而你無論將來遇到什麼,都是美好的一部份。
 
    你可以大哭,可以大笑,可以為了某個女孩廢寢忘食,也許有時候偷懶不唸書,也許有時候會想放棄。
 
    但是,千萬不要厭惡生命。
 
    生命的誕生,是美好到超乎你的想像的。
 
    爸爸此刻正是這樣的感覺,從來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像頭牛來賺錢養家,可是你的出生讓我明瞭到,自己努力意義。
 
    看著一個小小生命,從自己身體被延續出去,那是一個多美妙滋味啊。
 
    最後要補充一點,如果你不乖,爸爸還是會罵你,還可能打你,可是這都是為了你好,希望你的未來能夠更順利。
 
    好了,爸爸不打擾你睡覺了。
 
    乖,晚安。
 
    乖乖。 」

 
 

 
 
﹒雙胞胎-哥哥日記之四page3
 
 
    我站在窗外,呆了好久。
 
    雙眼的淚水不聽話湧出來。
 
    生命,是最美好的開始。
 
    我曾經去怨恨,去埋怨,去扭曲的生命價值,原來是錯的啊。
 
    在聽著小小的嬰兒和爸爸「深情」的演講,心中原本的憤怒,被澄清稀釋,變成了跟白雲一樣清澈漂浮的心情。
 
    現在,我心中好滿好滿都是感動,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明自己的感覺。
 
    走下了樓,離開了育嬰房,路上依然是充滿哀號的醫院景觀,可是此刻的我,不再排拒,不再感到痛苦。
 
    我反而很專注的看著那些家屬,那關心又憐惜的眼神,在這些痛苦後面,其實隱藏著世間最深摯的情感。
 
    而躺在病床上喘氣的病人,從不停止的掙扎,是因為他明瞭生命的美妙,他知道自己不能放棄,所以他繼續活下去。
 
    生命的開始與結束,都有自有定數,生命永遠會選擇最美麗的時刻來到身邊,而再最適當的時機離去。
 
    不必強求,只要用心的去感受生命裡的分秒。
 
    去努力,去快樂,去悲傷,也學著去珍惜。
 
    生命本身就是無價的。
 
    遠方的弟弟,你說是不是呢?
 
    今天屬於我,我屬於今天。
 
  --哥哥筆

 
 

 
 
﹒雙胞胎-叢林篇之七-
 
 
  僅剩下的13個人,在等待的夜晚裡,會一起唱歌打氣。
 
  一群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夥伴,以沙啞的歌聲,唱著陌生卻溫暖的民謠,紮營在一片斷垣殘壁之中,周圍是不斷川息而過的白蟻浪濤聲。
 
  於是,所有的聲音,組成了一種奇妙的旋律。
 
  我們彷彿是站在山谷邊緣,盡情舞蹈的舞者。
 
  我們恣意享受生命,就算已經到了最後一刻。
 
  伸出舌頭,品嚐那懸在懸崖旁,枝枒上的蜜珠,就算下一秒會墜落,生命的甜美,仍然會永遠存在心中。
 
  而帶頭唱歌的,就是那有點神祕的背景的萊恩。
 
  有一天晚上,他抓著弟弟,突然大唱起「龍的傳人」,唱完又接著唱「當我們同在一起」。
 
  也許是萊恩破鑼嗓子吵的大家睡不著覺,竟然把那些躲在帳篷裡的人,一個個引了出來,於是,大家當仁不讓,都唱起歌來。
 
  優雅的愛爾蘭民謠,強力節奏的非洲音樂,還有熱力四射的拉丁舞曲。
 
  大家彷彿為了宣洩連日來的不安與困頓。
 
  張大喉嚨,盡情歌唱著。
 
  嘹亮的歌聲,在雨林深處響起,向大自然宣告著,我們人類永不屈服的決心。
 
  一直到弟弟睏到雙眼閉上,耳中音樂仍盤旋著。
 
 
-----
 
 
  第二天清晨醒來,弟弟委實嚇了一跳,因為周圍的景色已經變了。
 
  除了白蟻仍在流竄的樹海,他們特地圍起來,區隔白蟻的圓形堡壘,原本是一片荒蕪。
 
  現在卻已經是一片綠意盎然。
 
  才一天?
 
  所有的植物都發芽茁壯,還以非常強勁的姿態,挺立在風中。
 
  他呆呆的看著地上的植物,難道?
 
  「植物快速生長的謎題。」
 
  一直很沈默的方博士,終於開始說話了,「原來就在這裡……」
 
  萊恩走到博士旁邊,拿了兩杯暖湯,一杯給博士,一杯給弟弟。
 
  「博士,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博士蹲下身,細細撫摸著地上的土壤。
 
  「沒想到,謎底就在這些白蟻身上。」
 
  「白蟻……不是吃樹木的嗎?他們應該是所有植物的剋星吧?」
 
  弟弟搔搔頭,露出不解的表情。
 
  博士說到,「這是這種白蟻才有的特性,他們吃光了所有的纖維質,也就是植物的根莖葉,卻在同時,釋放了某種激素,讓植物能快速生長。
 
  而植物殘留在土壤裡的種子,或是未完全死亡的根莖,受到激素的刺激,又會以極快的速度復活,開始爭奪土壤裡的養分,爭奪陽光。
 
  於是雨林的資源爭霸戰,經過白蟻重新洗牌以後,又再一次開始!」
 
  萊恩看著植物,沈吟的說,「那麼說來,白蟻反而算是雨林的更新者……」
 
  方博士笑了起來,「的確可以這樣說,白蟻替雨林清除了所有『異物』,就算是破壞了自身,仍可以快速復原。」
 
  弟弟看著圓圈外面,無窮無盡,不斷湧過流過的白蟻流,心中卻是百感交集。
 
  雨林,真的是有生命的嗎?
 
  就像是人體自然的新陳代謝一樣,會排除多餘的毒素,然後重新開始。
 
  「難怪那個嚮導會說是,雨林移動了。」萊恩說著,「白蟻每經過一個地方以後,下場雨,讓植物一復甦,那個地方就是雨林了。」
 
  方博士點點頭,仔細的抓了幾隻仍在掙扎的白蟻,放入玻璃罐中,「回去以後,我一定會解開這個雨林之謎,白蟻。」
 
  突然,周圍有人大聲嚷了起來,「白蟻進來了!哇!哇!」
 
  「怎麼可能?白蟻過不了水啊!」
 
  「靠!是……是植物長得太快,爬過了護城河!」
 
  「所以白蟻順著就爬進來了?!」
 
  一陣手忙腳亂,大家合力用工具砍斷長過來的蔓藤,並且撲殺了爬過來的白蟻。
 
  剛喘口氣,另一端又有植物自願當橋樑,引入了另一批白蟻。
 
  於是,所有人開始疲於奔命,這裡喊著救火,那裡喊著地震。
 
  這裡是人命關天,那裡是千鈞一髮。
 
  直到後來,在有人提議下,放一把火燒個乾淨,燒了周圍的植物,才勉強阻止了植物的與白蟻的入侵。
 
  大家議論紛紛,「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可是我們又不能離開這塊地方,我們必須等嚮導和領隊回來啊……」
 
  「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
 
  看著圓周外,不斷爬動的白蟻軍團,還有地上被燒的焦黃的雨林植物。
 
  所有的人都臉露憂色,我們真的撐的到求救部隊回來嗎?
 
  撐的到嗎?
 
  死亡的恐懼,有如逐漸西沈的太陽,緩緩的降臨到他們的心上。

 
 

 
 
﹒雙胞胎-叢林篇之八-
 
 
  這是叢林的75天。
 
  也就是領隊與嚮導離開的第18天。
 
  出去求救的他們始終沒有回來,周圍的白蟻爬動依然沒有衰減的跡象,食物已經呈現匱乏狀態,後來幾度組織小隊去尋找食物也都無功而返,附近的所有食物,都已經被白蟻破壞殆盡了。
 
  而且連日的刺激,已經有兩個身體虛弱的團員病倒了。
 
  夜晚,不再有人唱歌。
 
  每日不斷的,不斷的剷除伸入圓周的植物,好像垂死的王國,守住最後一座城堡,抵禦強大的外侮。
 
  城堡潰敗,敵人入侵,王國滅亡。
 
  是遲早的事情。
 
  此刻,圓周外白蟻正不斷的發出孜孜聲音,
 
  已經有人開始呈現承受不住。
 
  瘋瘋癲癲。
 
  唯一的希望,
 
  只剩下那兩個,生死未卜,奸邪難判的領隊與嚮導。
 
 
-----
 
 
  這是進入叢林的78天。
 
  求救部隊離開第20天。
 
  他們兩個人,沒有回來。
 
 
-----
 
 
  這是叢林裡的第82天。
 
  求救部隊離開的24天。
 
  他們依然沒有回來。
 
 
-----
 
 
  進入叢林的第87天。
 
  求救部隊29天。
 
  他們仍然沒有回來。
 
  病號激增為8人,其中包括2個精神異常,意圖想要打開圓周護城河自殺,所以被綁起來的病人。
 
  食物確定完全枯竭。
 
  白蟻之海,卻仍在流動。
 
  滔滔不絕。
 
 
-----
 
 
  進入叢林第91天。
 
  求救離去第33天。
 
  病號又增為9人,奇蹟的是,弟弟始終沒有病倒,也許跟每天萊恩的一碗熱湯有關,弟弟雖然好奇,卻永遠無法了解,萊恩為什麼總是有辦法從保溫壺裡倒出一碗熱湯。
 
  唯一不同的是,雨林突然開始降下大雨。
 
  這是以前從來沒看過的暴雨。

 
 

 
 
﹒雙胞胎-叢林篇之九。如果我能活下去
 
 
  叢林第93天。
 
  求救第35天。
 
  這是弟弟永遠難忘的一天。
 
 
-----
 
 
  「光!光!」萊恩輕輕的搖著,因為肚子餓而暈睡的弟弟。
 
  「方博士好像不行了……」他輕輕的說。
 
  50歲的方博士,雖然稱不上高齡。
 
  可是這個年紀,對於叢林探險來說,已經是應該退休的年紀了。
 
  懷著遠大的夢想來到叢林,探求人類生物祕密的博士,終於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
 
  最後一口氣了。
 
  「博士……博士……」萊恩握住博士的手,輕輕的喊著。
 
  「嗯……」博士緩緩張開眼睛,那是沒有生命跡象的空白眼神。
 
  「博士撐著點,我給你熱湯,好不好?」萊恩聲音有點哽咽。
 
  「不用了……」博士牽動嘴角,似乎想擠出一個微笑,「真不懂你的熱湯為什麼總是喝不完……」
 
  「省著點喝,就可以喝很久了……」萊恩說著「博士,求救隊伍就快到了,您……您一定要撐下去啊……」
 
  「別騙我了……咳咳咳……」博士猛力咳了起來,在地上留下幾道觸目驚心的血跡。
 
  「我知道自己不行了……已經不行了……」博士用力的喘氣。
 
  「不會的!博士!您一定可以撐下去的!」
 
  光用手撫了撫,博士的背,他感覺到,手上盡是乾澀的觸感,好枯瘦的身體啊……
 
  原來生命將盡的軀體,是這麼脆弱,這麼乾硬。
 
  好像粉末,輕輕一摸,就會隨風飄散。
 
  博士搖搖頭,看著圓周外,灰濛雨水中,白蟻仍然不斷的爬著,爬著。
 
  他們從無窮遠的地方爬來,繼續爬向無窮遠的前方。
 
  不知生,不知死。
 
  好像永遠不停止的爬著。
 
  「我……二十三歲拿到醫學碩士,二十七歲拿到博士,當時還被譽為前途無量的生物學奇才。」
 
  「二十八歲,我開始鑽研生物複製技術,遇見了她……麗絲……她是一個笑起來,陽光就會在她臉上綻放的女孩……我追了她好久,才用一個心型的基因模型……討到她的歡心……呵呵……說到那個心型基因……可是我嘔心瀝血的傑作……咳咳咳……」
 
  博士又劇烈咳了起來,萊恩和弟弟連忙扶住博士,一口血濺了萊恩一身。
 
  「35歲那年……我聽說了……植物快速生長……的祕密……
 
  從此我花了15年……追逐這個植物界最神祕的領域……如果……
 
  能找到這個祕密……從此……從此人類可以盡情控制植物……
 
  應該一年開花一次的植物……一天就可以欣賞它的花朵……
 
  茶葉、蔬菜……甚至人類基因的改革……都可以藉由快速生長機制……完全……完全……掌握在人類手裡啊……」
 
  「這十五年……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它就在我眼前了……
 
  只要有這幾隻白蟻……這個土壤……我就可以完成我的夢想了……
 
  就差……就差這麼一點……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心啊……」
 
  萊恩和弟弟都沒說話,雙眼充滿了憐憫和悲傷。
 
  追逐了一生的東西,好不容易已經握在手上,生命在此刻,卻要結束了……
 
  「答應我……」博士突然靠自己站了起來,兩個人嚇了一跳,迴光返照?
 
  「如果你們逃出去,一定把這白蟻和土壤帶出去……求求你……」
 
  「嗯。」
 
  萊恩堅定的點點頭,在一旁的弟弟,雙眼已經紅了。
 
  「謝謝你們……謝謝……
 
  就算……就算……我不能親眼看到這個夢想實現……
 
  這夢想還是會完成的……哈哈……咳咳咳……哈哈哈……」
 
  博士伸出手,右手握住萊恩,左手握住弟弟。
 
  蒼白的手,握的好用力,博士把自己的最後的心願傳遞了出去。
 
  弟弟緊緊握著。
 
  夢想,是堅韌生命裡,最後一點精華……
 
  像是鑽石般透過博士的手掌,來到弟弟手中。
 
  「……我最後要說的是……咳咳咳……我很高興……遇見你們……」
 
  「咳咳咳……很高興……雖然這是一趟不怎麼樣的旅行……可是有好的玩伴……一切都會……咳咳咳……不一樣……」
 
  「你們……一定……會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說完,博士閉上眼睛。
 
  這一秒。
 
  博士握在手上的力道,瞬間消逝。
 
  「博士!!!」萊恩和弟弟同時大喊起來。
 
  可是,博士又輕輕動了動,
 
  「還沒呢……有一句話我要對萊恩說……咳咳咳……把耳朵……湊過來……」
 
  萊恩含著淚水,把耳朵附在博士嘴上。
 
  「你的湯……湯實在不怎麼樣……下次……加點……牛奶試試……」
 
  萊恩忍不住又哭又笑,「是……博士……我一定會照辦!」
 
  博士又說了,「還有……雨下的這麼大……要……注意……河流……」
 
  萊恩一愕,「河流?博士您說什麼?」
 
  博士的意識已經模糊了。
 
  「我要回去找我的麗絲了……15年了……妳在天堂……
 
  等我很久了呴……
 
  這次我告訴妳……我已經把謎底找出來了……下次……
 
  又有人生了……害死妳的病……就不會死了……不會……死了……」
 
  「哈哈哈哈……」博士大笑起來。
 
  然後,博士頭輕輕一歪,在笑聲裡,他豪爽的去了。
 
  萊恩和弟弟,在他的屍體前面,跪了好久好久。
 
 
-----
 
 
  原來生命的尊嚴,就是這麼一回事。

 
 

 
 
﹒雙胞胎-叢林篇之十-
 
 
  「光,我們走吧。」
 
  「什麼?」
 
  看著萊恩蹲在地上,拆著帳篷,把所有橡皮類的東西打包成一團。
 
  弟弟覺得莫名其妙。
 
  「博士那句沒有回答的話,還記得嗎?」萊恩看著弟弟。
 
  弟弟皺眉思索,「他說……雨下的這麼大……注意……河流?」
 
  「對!」萊恩說到「我們來的路上,不是溯過一條河嗎?」
 
  「我們現在就去找那條河!」
 
  「什麼啊?」弟弟很迷惑,「找到河流又怎麼樣呢?」
 
  「如果我沒猜錯……」萊恩露出久違的笑容,「博士在指點我們逃走的路徑。」
 
  「從河流逃走?」弟弟的腦袋光芒一閃。
 
  「沒錯,」萊恩說到「來,我們各帶一包白蟻和土壤,出發吧!」
 
  「那剩下的人怎麼辦呢?」弟弟問到。
 
  「我跟他們說過了,他們如果還有力氣和意願,會跟著我們來的。」
 
  「嗯。」弟弟跟著扛起自己的那包橡皮用具,他相信萊恩,也相信博士。
 
  「相信我們自己,」萊恩笑了,「我們一定會活下去。」
 
 
-----
 
 
  走出了圓周護城河,他們踩著腳下無數的白蟻,在雨中前進。
 
  暴雨中的雨林,可真是舉步維艱。
 
  他們不知道滑倒了幾次,全身都是白蟻亂爬,麻癢痛苦和雨水帶來的冰冷,幾度讓已經飢餓到發昏的弟弟,無力前進。
 
  但是,他們並沒有停止腳步,雨中,白蟻群中。
 
  他們握緊僅存的生存希望,不斷的往前邁進。
 
  「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前方的萊恩,不知何時,開始唱起歌來,逗得精疲力竭的弟弟,笑了起來。
 
  「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其快樂無比!」
 
  於是弟弟隨著節拍,也跟著合唱。
 
  腳步不再搖擺,速度也加快起來。
 
  有歌聲的旅程,可以忘記很多痛苦。
 
  有同伴的旅程,可以增加很多快樂。
 
  所以,有你的那段路,一定是最棒的旅程。
 
 
-----
 
 
  「應該就是這裡了。」萊恩和弟弟,終於停住了腳步。
 
  弟弟好訝異,原本十公尺左右的小溪,大雨之下,竟然暴漲到連對岸都看不見。
 
  也只有在河的邊緣,沒有見到半隻白蟻的蹤跡,所有的白蟻都被激流沖走了。
 
  「好大的水流。」弟弟突然膽怯起來,「在這樣的大河裡,我們能活下去嗎?」
 
  「也許不行,」萊恩聳聳肩「但是如果我們繼續留著,是非死不可……」
 
  「嗯。」弟弟點點頭。
 
  「反正你也只有兩年好活,想這麼多幹嘛?」萊恩說。
 
  弟弟看了他一眼,笑了,「呵呵,也對!再怎麼說,我能損失的都不大。」
 
  「對啊,既然你怎麼玩都不會賠本,有什麼好怕的?」
 
  「嗯!跟它拼了!」
 
  「嗯!拼了!」
 
  兩人把所有可以幫助浮起來的工具綁在身上,
 
  萊恩突然喊了句「光,等一下。」
 
  弟弟轉頭「怎麼了?你不會要告訴我,你不會游泳吧?呵呵。」
 
  萊恩笑道,「哈哈哈,你的幽默感恢復了,很好!」
 
  「不過,我是要告訴你,來,把這碗熱湯喝了吧。」
 
  「還有熱湯?」
 
  「最後一碗。」
 
  「我真的想問你,為什麼你的熱湯總喝不完?」
 
  「呵呵,這是商業機密,如果我們都活著被救起來,我就告訴你。」
 
  「好,這麼說定了。」
 
  「嗯,說定了,來!喝掉吧。」
 
  弟弟一頭飲乾了熱湯,好暖好暖的滋味啊,從嘴巴慢慢流到到喉嚨,然後熱氣在胃袋緩緩滑動,最後隨著血管,湧入手腳四肢八脈。
 
  彷彿這幾天所有流失的體力,一口氣都恢復了。
 
  「走吧!」萊恩握住他的手,「我們岸上見。」
 
  「岸上見!」弟弟說著「還有,必須跟你說,湯加點牛奶會好喝點。」
 
  「哈哈哈哈,」萊恩大笑,「竟然連你都著麼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洶湧的河水中,萊恩的笑聲,依然迴盪在弟弟腦中。
 
  那也是弟弟最後一次,聽到萊恩的笑聲。
 
 
-----
 
 
  跳入水中的一瞬間,弟弟馬上被激流捲入,直接拖入河底深處,四肢骨骸有如浸在冰冷的水銀裡,消失了所有知覺。
 
  隨著驚濤駭浪,他被捲起,摔下,不斷的碰撞,碰撞。
 
  身體好像要被拆散了似的,痛,冷,還有窒息。
 
  一股腦湧入他的身體裡。
 
  弟弟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識。
 
  他開始下沈。
 
  深深的,溺入,夢境之中。

 
 

 
 
﹒雙胞胎-夢境之四。你還在的時候
 
 
  場景:無法推斷。只知道是一間房間。
 
  時間:夜晚。
 
  一個老爺爺,正抱著他的孫子,在朦朧的燈光裡,傳來陣陣,老爺爺蒼老的聲音,和小孫子嬌嫩的牙語。
 
 
-----
 
 
  呵呵,要爺爺講故事嗎?
 
  那爺爺說一對雙胞胎的故事好了。
 
  好久好久以前,曾經有兩個男孩,哥哥叫做翟,弟弟叫做光。他們是雙胞胎喔。
 
  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
 
  哥哥比較穩重,弟弟比較活潑。
 
  他們從出生,感情就一直很好很好……吃飯在一起,上學在一起,睡覺也在一起。
 
  遇到壞人,兩個人也一起抵抗。
 
  他們可以說是,世界上感情最好的兄弟了……
 
  可是有一天,他們知道自己生病了。
 
  生了很重,很重的病,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活了。
 
  於是弟弟決定去旅行,哥哥則決定留下來照顧家庭和女朋友。
 
  弟弟赤手空拳,跑遍了全世界,也遇到了很多很多事,遇了很多危險。
 
  可是弟弟不怕,他很勇敢的克服了每個危險……
 
  直到有一天,他愛上了一個女孩,可是弟弟知道自己活不長了,所以他們不能在一起,所以弟弟只好繼續旅行。
 
  留在家裡的哥哥,每天都過著一樣的日子。
 
  但是他也很了不起,他照顧爸爸,媽媽,和女朋友。
 
  自己則是努力唸書,成績很好。
 
  弟弟常常寫信回家,
 
  有時候一個月一封,有時候一個禮拜兩三封。
 
 
-----
 
 
  小孫子問到,「爺爺!什麼是信?是跟EMAIL一樣的東西嗎?」
 
  爺爺回答,「呵呵,乖孫子,那時候EMAIL還不流行。他們的信,都是用筆寫的,還要請郵差先生送到家裡喔。」
 
 
-----
 
 
  直到有一天,弟弟的信突然斷掉了。
 
  很久很久都沒有回音。
 
  哥哥和家人都很擔心,但也只能不斷的祈禱……
 
  可是弟弟還是沒有回音。
 
  就在他們快放棄希望的時候……
 
 
-----
 
 
  小孫子抬起頭,露出可愛的雙眼。
 
  「爺爺,然後呢?怎麼樣了?怎麼樣了嘛!」
 
  爺爺歪著頭,努力的想著。
 
  「等爺爺想想……等爺爺想想……」
 
 
-----
 
 
  後來,他們才知道弟弟跑到非洲去了。
 
  什麼是非洲?
 
  ……非洲就是有很多大老虎,很多大象的地方啊。
 
  可是弟弟遇到了比大老虎更危險的事情喔,
 
  他遇到了很多很多蟲。
 
  像是蟑螂啦,螞蟻的蟲,多到可以把學校的操場都撲滿……還要更多……更多……
 
  所以弟弟和朋友,就開始逃走了。
 
  也因為這樣,弟弟才一直沒有辦法寫信,可是蟲實在太多太多了,所以弟弟跑不掉。
 
  所有的人都以為,弟弟死了。
 
  可是只有哥哥不相信。
 
  哥哥和弟弟是雙胞胎,他覺得弟弟一定沒有死,只是不知道在哪裡。
 
  直到有一天,哥哥做了一個夢。
 
  一個夢。
 
  夢裡很冷,冷到讓他不斷的打囉唆。
 
  然後他看到很多魚,游來游去。
 
  突然間,哥哥懂了,他在河裡,現在他正在河裡……
 
  溺水。
 
  突然他發現了一艘船,他想呼救,可是卻沒有聲音,河水太冷,把他的喉嚨凍僵了。
 
  船打著燈,在暴風雨中前進,好像是為了某些目的,才會在這個時候進入可怕的非洲。
 
  哥哥覺得很累,但是他仍然不想放棄。
 
  於是他不斷的擺動出自己的手,划向船隻。
 
  他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這好像不是自己的身體……
 
  很熟悉的感覺……
 
  但不是自己的身體……
 
  因為哥哥不放棄。
 
  不斷努力。
 
  最後,他終於靠近了船。船上的人發現了他,還不斷的說著他聽不懂得語言……
 
  可是有一個字,好像有點熟悉。
 
  就像是他弟弟的名字
 
  「光……」
 
 
-----
 
 
  「爺爺,那哥哥有沒有得救?」
 
  「不知道,哥哥後來的夢就醒了。」
 
  「那……弟弟有沒有回家呢?」
 
  「嗯……弟弟……有沒有回家呢?……讓我想想……」
 
 
-----
 
 
  老爺爺正瞇著眼睛,想著這個聽起來荒誕,又毫無趣味的故事。
 
  不知不覺,竟然睡著了。
 
  只剩小孫子睜著大眼睛,等著爺爺的答案。
 
  突然,門嘎一聲打開了。
 
  一個銀髮蒼蒼的奶奶走了進來。
 
  她低聲催促小孫子應該要睡了。
 
  「不要嘛!不要嘛!爺爺跟我講雙胞胎的故事喔...還沒講完啦...」
 
  奶奶笑了笑,「明天再講,好不好?」
 
  「不要!人家要知道弟弟光怎麼了嘛……他去非洲不見了……然後呢?然後呢?」
 
  雙胞胎?光?
 
  奶奶抬起頭看了爺爺一眼。
 
  溫柔的笑了。
 
  輕輕的對小孫子說,
 
  「弟弟光後來當然回家了啊,弟弟後來還救了哥哥一命喔。」
 
  「救了哥哥一命?」
 
  「不過這就是後來的故事了。奶奶答應你,明天再講,好不好?」
 
  「奶奶不可以騙人喔。」
 
  「奶奶不會騙小孫子的,來乖,牙刷了沒有?」
 
  「刷好了~~~」
 
  奶奶牽著小孫子的手,推開門出去了。
 
  房間裡,只剩下打著盹的爺爺。
 
  只見爺爺的嘴角,緩緩的畫出一個微笑。
 
  微笑,因為爺爺做了個夢,夢見了自己是雙胞胎的其中一個。
 
  他和雙胞胎弟弟,一起出生,一起吃飯,一起上學,一起睡覺……
 
  那時候,兩個人都還在。
 
  好棒……
 
  真是好棒的夢。

 
 

 
 
﹒雙胞胎-叢林篇。完結
 
 
  「碰!」
 
  弟弟伸出的右手,緊緊握住了另一隻手。
 
  「抓到了!抓到了!抓到手了!」
 
  「快拉起來!快拉起來!」
 
  「快去準備一些威士忌,還有大毛巾!」
 
  「救到一個了!快點!快點!」
 
  弟弟看著眼前不斷的人影晃動,這裡是……非洲?
 
  「小朋友,恭喜你得救了。」
 
  「嗯……」
 
  眼前這個人視曾相識……
 
  好像在隊伍裡看過這個人。
 
  好像……
 
  弟弟大嚷著,「領隊!啊!你是……領隊!?」
 
  那個人說,淡淡的苦笑,「是的,我是領隊。」
 
  「你……你……為什麼……為什麼……」
 
  弟弟話還沒說完,腦門突然一陣暈眩,讓他又閉上了雙眼。
 
  連日來的飢餓,加上剛才在冰冷河水裡,浮沈了將近三個小時。
 
  弟弟終於撐不住,昏了過去。
 
 
-----
 
 
  「萊恩!」
 
  弟弟一醒來馬上大喊。
 
  他心中懸念的,就是那個與他同生共死的夥伴──萊恩。
 
  「醒了嗎?」
 
  在一旁的領隊,遞給他一杯咖啡。
 
  弟弟以充滿懷疑與敵意的雙眼,看著眼前這個領隊。
 
  一時間,又無法理解為什麼會被這個人所救?
 
  「你……」弟弟欲言又止。
 
  「先喝杯咖啡,我等一下會把所有的事情跟你說。」
 
  「你……最好有好的理由,來解釋你為什麼拋下我們……我們是多麼相信你……你知道嗎?」
 
  「嗯。我知道……我真的很歉疚……沒想到……」
 
  「等一下!除了我……你們還有救到誰?還有另一個黃種人呢?」
 
  領隊閉上眼睛,輕輕搖了搖頭,「很遺憾,這次探險隊,大概就只剩下……你和我兩個生還者了。」
 
  兩個?
 
  萊恩?沒逃出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弟弟一陣錯愕,湧上喉嚨,咳了滿床的咖啡。
 
  只聽到領隊繼續說著,「當初出來求救的三個人,也只有我活著……嚮導也罹難了……」
 
  弟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怎麼會……連嚮導也……」
 
  領隊露出痛苦的神色。
 
  「當時我和嚮導決定抄近路,有一條路,雖然難走又危險,還必須穿過叢林的核心地帶,那是連當地土著都不敢接近的死亡地區。可是我們為了趕路,還有一點抱著僥倖的心態,也許整做叢林都被白蟻破壞了,死亡地區裡就算裡有什麼生物,也多半被白蟻給清除了。
 
  可是,我才發現我們錯了!而且錯的離譜……死亡地區……
 
  竟然就是白蟻的巢穴……」
 
  「啊……白蟻的巢穴?」
 
  「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多……這麼多了卵。
 
  哪裡的白蟻,像是瘋了一樣……潛到每個地方產卵。
 
  那個嚮導逃到一半就發瘋了,他轉身跪了下來,不斷的向他的神明祈求原諒,只是一瞬間,他就變成了白蟻卵巢……」
 
  「我逃了好久,好久,才回到有人的地方,昏迷了整整五天,一醒來馬上就告訴每個人要回到叢林,可是每個人都告訴我,這麼久了,再回去也沒用了,而且也沒幾個人敢回去……
 
  直到前幾天,雨林開始下大雨。」
 
  「算準了河水會暴漲,好不容易我找了艘船,逆流開回去,河流上全都是白蟻的屍體,整個河流,看起來好噁心,好噁心。」
 
  「開到一半,發現雨太大,河水太急,引擎無法負載,幸好,正當我放棄希望,準備回去的時候……竟然發現了這個……」
 
  領隊掏出一個銀色的圓柱物體。
 
  啊?這是萊恩的熱水瓶。
 
  領隊輕輕敲了敲熱水瓶,說著,「是很特別的材料,裡面已經空了。
 
  因為發現這個熱水瓶,我才決定停下船,開始搜尋河流……
 
  因為……也許有人會從河裡逃出來。
 
  很聰明!你們真的很聰明!
 
  只有利用大雨,順著河水才能避開白蟻。」
 
  弟弟神色黯然,「可惜想出這個逃走方式的人……沒有逃出來……」
 
  弟弟看著熱水瓶,睹物思人,想到萊恩的笑聲,萊恩的歌聲……
  
  眼淚慢慢從眼眶流了下來。
 
  「別難過。」領隊嘆了口氣,「這是自然的災難,誰又能預料呢?」
 
  「嗯……」弟弟低下頭,撫摸著水瓶。
 
  「你也很厲害……」領隊說,「你是自己游近船隻的……當時的雨太大……實在看不到你……」
 
  「是嗎?」弟弟好像完全沒有印象,「……我記得好久以前就昏迷了。」
 
  「事實證明……」萊恩拍了拍弟弟肩膀,「中國人真是了不起……怎麼樣都死不了。」
 
  弟弟沒有再說話,他只是閉上眼睛,默想著這三個月的一切。
 
  這次的旅途,奪走了好多東西,萊恩,博士,還有……好多人的性命。
 
  每個人的笑容,博士的聲音,萊恩那首「當我們同在一起」彷彿還在他腦中。
 
  記憶不斷的流轉著。
 
  而他只能在此刻,撫摸著熱水瓶。
 
  哀悼所有的一切。
 
  突然,弟弟發現了熱水瓶有異樣。
 
  上面潦草的刻著一行字。
 
  「光,如果你看到了熱水瓶,表示你得救了,恭喜!」
 
  弟弟看著這一行字,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萊恩?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難道熱水瓶會被船隻發現,都在你意料之中嗎?
 
  「沒想到,萊恩你到了最後,還用熱水瓶救了我一命。」
 
  旋即,弟弟竟然笑了起來。
 
  「呵呵,這傢伙這麼神通廣大,這種小河流怎麼會是他的對手?」
 
  「下次遇見你,一定要向你問出來,關於熱湯的祕密。」
 
 
-----
 
 
  尾聲:這次雨林事件總共有五個人得救,後來救難隊又在河流救起了三個人。
 
  他們都是遵從博士的方式,從河流逃出來的生還者。
 
  大雨終於在一個月後停止了。
 
  連續下了一個月的大雨,沖走了大部分的白蟻。
 
  而雨林在兩三個月後,又是樹木茂盛。
 
  幾乎恢復了舊觀。
 
  所有的人,見證了一場血淋淋的大自然奇蹟。
 
  而弟弟下一站就要前往美國,完成他旅途中最後一個任務。
 
  把白蟻和土壤,交給博士研究室的研究工作者。
 
  讓他們把最後的「植物快速生長」祕密給挖掘出來。
 
  附記:搜救隊始終沒有找到萊恩,連屍體都沒發現。

 
 
 
 
  這是篇很棒的故事。未轉載完,所以,沒開放迴響。
 
  轉載完後請留下觀看的心得,別枉費我張貼、整理所花的心力。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