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ay...
HOLA!
 
 
  我不知道我們到底待了多久,小畢一直坐在我身旁,可能是昨晚太累的關係,才沒有跟著他們一同狂歡。
 
  忽然想到這是攝影社的活動,我問著與阿澤同樣的問題:「你為什麼會喜歡拍照?」
 
  小畢還是維持著趴著的動作,也只有頭趴在桌上,兩手沒力似的垂在椅子和桌子之間。
 
  「妳是在找話題嗎?」他笑了出聲。
 
  這是我第一次靠他這麼近,聽他的說話的聲音,還有笑聲。依舊跟關不同,也和阿澤的不同。他的笑聲充滿慵懶的氣息。老實說,我很喜歡,甚至迷惘。
 
  心裡有小部分開始開馬行空想像起他的歌聲。
 
  「不是……只是好奇。」
 
  「哦──」他拉長音,用右手撐著桌子,終於抬起他的人頭。「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頓了一下,他說:「不過這世界上的流浪貓那麼多……死了幾隻也沒差。」
 
  他口氣中的冷酷令我嘴角微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笑,感覺有些地方的我與他是如此地像。充滿冷淡。
 
  可是我從不想去隱瞞;他卻善於偽裝。
 
  聳聳肩,「這話不要給薇薇知道。她可是愛貓的激進份子。」他充滿不屑的口吻,淡淡說著那位喜愛唱歌的學姊。
 
  「……」我不知道我到底該回什麼才好。
 
  「其實我不怎麼喜歡拍東西。我會加入這的原因,也早就不在了。」他根本不在意我到底有沒有要回他。
 
  也是。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會去在乎事情的一個人啊……
 
  「妳不問我那我加入的原因是什麼嗎?」
 
  看看、看看。這根本不需要我絞盡腦汁地想劇情嘛!
 
  「嗯,原因是什麼?」我邊笑邊問。
 
  「不能說的秘密。」
 
  「你們在講什麼呀?」阿澤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我們面前,在對面的位置上坐下,插入我們的話題。
 
  他的目光落在小畢的眼睛上。
 
  頓時,變得有點尷尬。小畢的反應是吹聲口哨,「酷。我去吃東西了。掰──」我以為他要起身,但他下一秒是轉過頭來對我講說:「剛那餿水讓我很反胃。」
 
  我有點不好意思,歉然地看著他。畢竟我有時間可以阻止他的。
 
  他起身後看向阿澤,嘴角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像在表示什麼般。 
 
  「掰。」這次是真的走向別邊,沒再回頭。
 
  「你們剛在聊什麼啊?」阿澤移開看著他背影的眼神,問我。
 
  「沒什麼啊。隨便聊聊。」我淡笑。
 
  他盯著我幾秒,須臾,「我們出去走走吧。」
 
  「啊?」
 
  「隨便走走呀。妳應該很無聊吧。」
 
  「其實還好啦……」本來打算在家裡睡到關來找我,可是──所以現在也都沒關係了。
 
  「別擔心他們。找妳跟我們這一群的人出來,是因為上次都一起烤肉過,不過現在看起來,大概還是有點尷尬。」他嘟起嘴,馬上又面無表情。
 
  「噢……」
 
  「現在才兩點多,去外面晃晃吧。四點我們去士林夜市找他們就可以了。」他站起來,「好嗎?」
 
  阿澤,你都替我想好哩,我就算不想,也說不出口。不是嗎?
 
  我把這句話藏在心底,朝他點點頭。「走吧。」
 
  走在西門町,看著旁邊人來人往。我總會和阿澤沉默地走好長一段路,誰都不說話,竟也不會感到無聊。或許跟我常恍神的個性也有關聯。
 
  「天晴。」
 
  「啊?」我一陣問號。
 
  「我們進去那裡面逛逛。」他手指著一家店,有點夢幻的氣息。其實也還好,就只是裝飾可愛一點。
 
  我瞪大眼睛,在糖果店和學長之間來回搜索。
 
  「老實說,我還蠻想進去裡面看看的。」他不好意思地抓抓頭,「可是一個大男人,說實在的,走進去很怪。而且也不是替別人買東西,就當實現我這有大男人主義的人一個期待。好嗎?」
 
  「你才不會大男人主義……」小聲地回他。
 
  「嗯?妳說什麼?」
 
  「沒什麼。進去看看吧。」我視線輕彈到他臉上,隨即轉走。
 
  在西門町,有些人,跟著朋友嬉鬧走著;有些人和情人默默走著;有些人,和家人靜靜走著……
 
  只有我,自己慢慢在往前。
 
  不只是這地方。還有一條路,名叫生命的路。
 
  我看著好多東西快速流過我眼前,而我就沉默地追隨一個人的背影,希望他能牽我的手,認真帶我走下去。
 
  可是他沒有。沒有。
 
  然後阿澤學長,就這樣踱進我眼前。
 
  他走在前面,神色平常地往旁邊左瞧右瞧。
 
  我皺眉看著這些糖果,千奇百怪。
 
  直到某包糖果引起我的注意,包裝大小跟手掌差不多,長方形的,有些粉紅色點綴著。
 
  近看,傻眼。
 
  衛生棉?
 
  我目瞪口呆地佇立在那。
 
  「天晴,妳想吃嗎?」
 
  「……什麼?」
 
  阿澤笑著把我這模樣收進眼中,拿了一包起來,「這是棉花糖。」
 
  「啊?」
 
  「啊什麼啊,我們來吃吃看吧。」不由分說地拿起一包,他繼續往下逛。
 
  「阿澤──」彆扭地看著他,「你真的……想吃?」
 
  我拉著牛仔褲的口袋,神情有些狼狽地小聲詢問。
 
  「哦,天晴,妳說什麼我聽不太清楚耶……」
 
  不知是故意還是真不小心,他輕笑幾聲,抓了一大把糖果,放進店家在商品架旁準備好的小塑膠袋裡,「妳要吃點嗎?」他問,手裡早就抓著一顆,就像老鷹抓小雞,拎到我面前。
 
  「你還沒付錢……」
 
  他傻住,「哈……天晴,我當然知道呀……我是想說如果妳要,就多拿些而已。」
 
  羞赧。
 
  有些畫面閃過我腦中。
 
  那是個溫和的午後,我胡亂在校園中漫步著。
 
  ──拜託……女聲這樣懇求。
 
  ──我不想再繼續下去了。男聲有絲肯定,又參雜另一些情緒。
 
  ──最後一次,最後一次好不好?
 
  ──妳總是這樣說……
 
  後來的話我聽不真切,也不甚在意地想離開。眼角掃過他們,淡淡的餘影,似男子身材,襯衫,冷然的口氣在那激烈的氣氛中顯得特別突兀。
 
  我邁步朝另邊前行。
 
  ──嗨。
 
  ──妳好。
 
  ──要吃嗎?
 
  是糖。
 
  迷霧中的人抬起頭,看向詢問者,迷霧散去,男聲源頭的五官漸漸清晰,站在不遠處的人,竟是──
 
  「阿澤!」
 
  「嘎?」被我驚叫般不穩音調觸著的他,錯愕萬分地停下拿糖果的動作,驀然撇頭投給我不解的眼神,「怎麼了嗎?」
 
  原來如此。
 
  「不……沒、沒事。」
 
  直到付帳時,我瞬間省悟。
 
  都是騙人的。
 
  隨便走走是騙人的。
 
  沒進來過這家店也是騙人的。
 
  大男人主義也是。
 
  他那麼熟悉這家店裡的商品架,沒來過怎麼會有這家店裡專賣的糖?我複雜地看他一眼。
 
  是為我。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buddy23506
  • 摁摁摁!
    複雜的事
  •   欸,複雜的事?

    YouYou.Bai 於 2008/04/27 22:48 回覆

  • realization
  • 這是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
    這一切不是巧合,而是特意安排 ...(?)
  •   第一句朕有點不懂,懇請50愛卿解釋。
     
      針對第二句的回應:
      大概是朕描寫能力不夠深刻,無法突顯想要表達的意向。其實是在指學長知道天晴的個性肯定沒去過那種店,想讓她進去看看,又不好意思明講:「妳一定沒逛過吧?我們進去看看吧!」這種像是施捨的話,就耍這招囉!
      天晴是陰沉但不笨的人。所以才會串聯起這一切。

    YouYou.Bai 於 2008/05/01 21:58 回覆

  • realization
  • 回皇上,微臣 50 說的「曾經」是,男聲 & 女生的對話..,可是不曉得那男聲是否是學長呢 (?)

    至於特意安排,50 的想法和皇上想表達的應該是一樣的呢..。
    真開心,50 看懂耶 =)
  •   唉,是那樣沒錯。
      那是在呼應第一篇的天晴忘記的部分,回想起的是第一次和學長見面而她認為沒什麼大不了就自動忽略的「曾經」。
      先是不小心偷聽到有人拜託他,再來是又再別處遇到他的情況。
     
      呼,朕也很感動愛卿看得懂,不然朕就要好好想想如何改善了。 xD
      感覺愛卿好認真對待朕的連載文啊,感覺真好。(抱住腳)

    YouYou.Bai 於 2008/05/01 23:08 回覆

  • realization
  • 嘿嘿,因為最開始是這篇連載文把 50 給吸引過來的啊 ...,總是忍不住想看看是不是有新續 ? 然後就會一天跑好多次 ... 很怕錯過呢 (搔頭)

    然後開始留言和鬼皇上有了互動 .. 感覺很好很棒,然後就離不開了 ...,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上癮吧 ?
  •   原來朕是毒品啊!(得意聳肩)
     
      應該不是這篇連載文吧?
      因為這篇是不久前才貼的,50出沒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啊!

    YouYou.Bai 於 2008/05/05 23:44 回覆

  • realization
  • 嗯 ...該怎麼說呢,
    也有看到鬼 PO 雙胞胎,還有好笑的老鼠大福 .. (印象最最深刻的),所以覺得有趣,三不五時就會來晃晃;
    然後然後,自從鬼開始發這篇連載文之後,50 從三不五時變成了只要有上網、有到小P的話就一定會報到 XD
  •   真的假的!
      可是我開始有點卡稿了欸……目前計劃每個禮拜三PO創作文,然後就可以休息一個禮拜。(揍)
     
      話說經過那麼久,我終於放上《雙胞胎》的新內容了。 xD

    YouYou.Bai 於 2008/05/10 12:54 回覆

  • jobilin
  • 有點複雜....
    不能說的秘密!

    天晴的心理感受還真複雜。
    放那麼多負面的不會太痛苦嗎?


    話說,好久沒來ㄚ鬼家看看嚕!
    原諒我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