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ay...
HOLA!
 
 
  友人問我:「我一直在想,妳上次跟我講得『人字……』什麼的,我忘記那段是什麼了。」
 
  噢,那個啊!
 
  我問:「是不是『人字左右撇,人一定選擇對自己有利的那條路走,不見得會跟妳選擇同邊站。』?」
 
  就像被落印在腦海般,對於于晴筆下東方非阮冬故的故事(註),怎麼忘都忘不了。尤其是這段話唉。
 
  因為答應要找出冬故到底是怎麼回應義兄之一的鳳一郎,千辛萬苦翻出于晴那系列,終於在續集中找到那段畫面。
 
  冬故是位買官位扮男性的女子,力大無窮,個性卻傻氣又正直。很喜歡在續集內描寫她小時總愛在人稱後敬稱為「兄臺」,不時「這位兄臺」地叫。
 
  東方非便是專替皇上拿主意的傾權大臣,最喜歡沒事找事做──吃飽閒著!偏偏最喜愛同為人正直的朝內官玩,自然就格外注意冬故
 
  後來冬故因戰爭受重傷,鳳一郎因怕請軍醫來後會被發現真實性別,就送到一位仰慕冬故這位大將(當時冬故頂替原在戰內指揮後傷亡的大將)的死去小兵家,由其父親替她療傷。鳳一郎也趁這機會讓冬故脫身於朝內,捎消息回宮通知上位者冬故的死訊。
 
  後冬故與兩位義兄就一塊兒窩在個小鎮,等待東方非辭官尋來。而冬故依舊跑去當當地知縣的親隨,所爆發的一些事。冬故發現若她不收賄,居民便怎麼也不相信冬故會替他們平反,於是乎,她只好接受賄賂。卻被想引冬故現身的東方非(因除冬故以外的人都騙他冬故丟下承諾拋棄他)害到。
 
  事情結束,冬故病了。變得極沒精神很想睡覺,再次醒來,聽見兩位義兄的對話,然後就是重點的開始──
 
 

  「懷寧,你應該很了解冬故的性子。她一直走在她的道路上,不管眼前有多少阻礙,她都不曾後悔過。只是,她忘記她是個普通人,也是會受到傷害的。在官場上官員勾心鬥角,是為保住地位;在戰場上相互殺戮,是為保住性命與家園,她都能理解;但百姓甘願被人收買而罔顧自身冤屈,甚至背叛幫助她們的人,她可以體諒卻無法明白。其實,這與東方非無關,他的攪局只能算是最後一根稻草,她能撐到今天才覺得累,我為她感到無比驕傲。」 
 
  是這樣嗎?她不懂自身出了什麼狀況,一郎哥跟懷寧卻明白。她果然是笨蛋! 
 
  十幾歲時,她在外縣當地方官,那時年輕氣盛,全仗一郎哥從中周旋,百姓因她是縣丞、縣令而有所敬重,她說不收賄,下頭的人不敢當著她的面收。 
 
  入京為官後,百官貪瀆是常事,隨時會被人陷害,她為了保護自己人,得學著同流合污,她咬牙忍了。 
 
  但,來到樂知縣後,身為最底層的親隨,她不想收賄,總不會有官逼著她收了吧?哪知,這一次輪到百姓主動塞給她;哪知……她真心要幫忙,到頭卻被她們的利齒反咬住不放。 
 
  她們不是有冤待申嗎?不是官僚制度下最底層的受難者嗎?她誠心截意去幫忙,這樣不止一次、兩次的反咬她。她忽然覺得,好累好累。 
 
  她一生理想,就是盡己所能,幫著弱勢百姓創造一個安和樂利的家園。 
 
  她沒有想過要人感謝她,只要百姓無冤無屈,天下太平,她於願已足。但現在,為一己之利咬著她不放的,正是她一直以來認為該幫助的小老百姓啊。 
 
  在牢裏,她不敢深想。 
 
  遇見東方非時,她也沒有想下去。 
 
  回到家後,她一上床就覺得好累,好想睡一場不想清醒的大覺。她真的是笨蛋,真的是笨蛋,連自己為何而累,都還要一郎哥點醒! 
 
  鳳一郎忽地輕聲道: 
 
  「懷寧,你記不記得,當年冬故執意要出燕門關與你共赴生死?」 
 
  「……嗯。」懷寧不太情願地應聲。 
 
  「那時,她曾告訴我,她這一生最感謝的,就是有你我跟她相伴。」鳳一郎因回憶而放柔語氣:「我從來沒有告訴她,我少年時以一身異貌為恥,但正因我白髮藍瞳,才有機會與她相遇。如果人生再來一次,還是得讓我用這副面貌,才能與冬故結緣的話,那麼,我願意再選擇這一身異貌。」 
 
  她咬住牙根。一滴、兩滴……眼淚落在她攤開的掌心裏。一郎哥老是喜歡玩這種招數!他的才略雖高,卻始終恨極他的異貌,現在他這番話存心逼出她的眼淚! 
 
  「嗯。」懷寧還是當應聲蟲,不想多說話。 
 
  「所以?」鳳一郎催促著。 
 
  「……她累了就睡,我守著她;她要去做事,我守著她;她要吃飯,我守著她;她要不喜歡東方非,我替她殺了東方非埋屍。好了,以後別叫我說這麼多話!」 
 
  雖然淚流滿面,但她還是被懷寧的心不甘情不願逗笑出聲。 
 
  「是冬故嗎?」鳳一郎訝叫。 
 
  她深吸口氣,再將疲倦一鼓作氣全吐出來,拚命抹去眼淚,笑著走進廳裏。 
 
  兩名義兄正關心地看著她,淚珠又不小心滾了出來,她卻笑得很歡欣。 
 
  「一郎哥,你們早知我在帘子後面吧。」不然懷寧才不會說出這麼長串話呢。 
 
  鳳一郎起身,掩飾地咳了一聲,微笑道: 
 
  「妳醒了就好。」 
 
  「我睡了兩天嗎?」她伸展四肢,發現全身不再疲累了。 
 
  「像頭豬。」懷寧平聲道。 
 
  「是是,懷寧,你有個像頭豬的義妹。好奇怪,我現在肚子突然好餓呢。」她捧著肚子,真的好餓,飢腸轆轆的。 
 
  聞一郎聞言,驚喜道:「餓了就好。馬上可以上飯了!」現在的她,精神好多了,沒有當日那令人心痛的倦意了。 
 
  她扮個鬼臉,不好意思地笑道: 
 
  「一郎哥,我真的不是得風寒嗎?怎麼我自己都摸不清楚的事,你跟懷寧一眼就看穿?」 
 
  「因為妳走得太快了,即使腳下的石頭絆妳一腳,妳也忙著往前衝,沒有發現妳正在流血;不去包紮處理,傷口愈來愈大,等妳挨不住了,整個人就垮了下來。冬故,妳要明白,官是人當的,官有的,百姓身上一定也會有,只是官權大了些,胡作非為的事就多了點。人字左右撇,人一定選擇對自己有利的那條路走,不見得會跟妳選擇同邊站。」他輕嘆,憐惜地抹去她再次滾落的淚珠。 
 
  「就妳傻。」懷寧平靜道。 
 
  她認真想了一會兒,破涕為笑道: 
 
  「我知道。人字左右撇,選左選右都是自己選的……就算中途我與她們分道揚鑣,我還是想選我之前走的路。」 
 
  「不管妳選哪一條,我們三人一塊走。」鳳一郎毫不考慮道。

 
  --【摘自于晴《斷指姑娘》】
 
 
  冬故雖然不聰慧,可是她的人生道路從未改變,一心還是替百姓想。
 
  可是她有時卻太固執,不懂得轉彎,只曉得要盡力往前衝,才會弄得傷痕累累。
 
  從小,每個人教導我們做事要認真,要好好做好每一件事情,不可以隨便。可是後來,他們不斷對我說:「不要太認真,有些事情過了就好,別想太多。」於是,我學會認真後,又要學會不認真。
 
  什麼風花雪月啦、至死不渝的愛,甚至是幸福美好的結局,都是他們在說,要傻乎乎地童年相信這些。當我漸漸成長,看著一些大人們極力隱藏些傷疤──又可能是他們根本不想對我掩蓋──他們要我成長,要接受這一切,告訴我問心無愧就不要躲,生活重擔都要我一起擔。直到現在,如此理所當然地要我懂事,實際上,我根本什.麼.都.不.會。
 
  在我心底,我依舊是那個穿著裙子卻不管內褲會不會露出來到處跟人玩鬧,有糖吃就好的小女孩。
 
  可是,可是啊,我知道有些東西不一樣了。
 
  那些唯一不會改變的東西就是改變,而有些特質的改變就是不變。
 
  我知道這世上已經少有故事裡那種彼此之間那麼深刻地愛情;但我還是願意相信,那些拋棄道德只為自己的人、那些顧此失彼的人、那些大聲嚷嚷故作可憐的人,還有很多的人,不管他們選擇什麼樣的路,還有手段得到自己的未來,就算我們斷掉曾經多堅韌的連結,是誰背誰而行,都不再那麼重要了。
 
  我還是想要走自己的路……那條我想要的路……
 
 
 
 
  【註】
 
  .于晴比下的阮冬故東方非,皆源自《是非分不清》此書。《斷指姑娘》為其續本。另有《鬥妻番外篇I》與《鬥妻番外篇II》後續。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obilin
  • 這本好看!
    我看好多次嚕!
    超愛她的書!
  •   這種太有道理的書,我都只看一遍,因為幾乎都深記在腦中了……
      朕是那種很容易就融入劇情,每每都要沉思個一天才可以釋懷故事中的事情……

    YouYou.Bai 於 2008/04/30 22:12 回覆

  • surot
  • 這篇我有很深的感慨,
    從小聽童話長大,
    那些故事總教我們忠肝義膽、誠實善量,
    但漸漸長大才發現人不能太善良,不能太執著於善惡,
    你要認真去追求,
    但追求的只是錢財權勢,
    若不是這樣,那麼你就是人所恥笑的對象。

    從小到大所相信的,原來只是一個謊言,
    若是貫徹始終,那麼就會強剛易折,
    被折了一次又一次,
    不知道堅信的那些道理,是不是真的那麼正確。

    但至少目前我還在深信。
  •   ……噢。
     
      我很認真回覆,我說真的,只是看完後,似乎就只能回:噢。
      唉,又讓我聯想到另一本小說了。

    YouYou.Bai 於 2008/04/30 22:14 回覆

  • UC.belle
  • 說得我也想去敗來看了0.0"

    不過看到桌上還好幾本工具書.....
    唉唉~還是嗑完工具書再看別的了=0="
  •   真希望朕有妳那種堅強的決心就好了。
      本來覺得線上看言情小說是件快樂的事情,畢竟有些連租書店都租不到的老書或某些出版社的書,都可以一併找到。
      可是這幾天反而認為,這樣造成我的小說癮整個上來,很恐怖。

    YouYou.Bai 於 2008/04/30 22:17 回覆

  • lethe1206
  • 嗯,于晴好啊~!!
    一直以來就很喜歡她呢~
    沒想到冬故給你那麽大的感慨啊~

    老實說,我很想看鳳一朗的故事。
    挺欣賞他的才智!!

    至於冬故嘛~我只能說,沒人看得出來她是女生嗎0.0!!??
    竟然讓她玩了那麼久?
    還是說,冬故也像李宇春那般中性啊@@?
    很喜歡他們3人深刻的感情。
    暖暖的,緊握彼此。

    鬼阿,relax點~未來的路還長呢~!
  •   于大應該挺喜歡男女中性的角色耶。
      聶氏系列的聶元巧是、《閒雲公子》裡的女主皇甫芸也是、冬故也是。(燦笑)
     
      話說,我倒是不希望鳳一郎和懷寧有老婆耶……Oh!還是私心想要他們永遠守護著冬故,
    陪伴她繼續走下去。
      畢竟有了另個人加入,很多事情也都會改變。(嘆)
      因為喜歡他們三人之間的情誼,就不太想要那感覺消失,在現實沒永遠不會散的筵席,所以希望他們可以繼續下去。
      會導致他們相遇,都是源自於冬故本身,她真的是正直地可愛。也因如此才能贏得鳳一郎和懷寧的至死跟隨吧!
     
      謎之聲:這只是小說啊!小說啊!這麼認真做啥! xD

    YouYou.Bai 於 2008/05/06 00: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