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ay...
HOLA!

 
 

 
 
作者/九把刀(Giddens)
摘自/《LOVEPOST 15 July 2003》雙月刊

 
 
 
 
  我坐在統聯車上,呆呆看著腳下的電視。電影【哈利波特】第一集正演到魁地齊大賽,哈利波特驚險地坐在掃把上劇烈晃動。
 
  每個禮拜五,我都會搭乘統聯到台北與儀琳一起共度週末,統聯車上最前面的位置是我的首選,前面既沒有壓迫人的椅背,而是一片視野開闊的大玻璃,雙腳還可以舒服伸展。我個子不高,睡覺索性大字形癱在上頭。
 
  我看了看錶,四點半,天色卻有些暗沉。
 
  一個人很容易習慣某些事,例如我每週搭統聯從台中上台北約會;但有些事卻無論如何,甚至很難說服自己去習慣。例如,我總是無法習慣如此緩慢的時間,明明有個深愛的女孩坐在咖啡廳裡等著我,我卻老是受困在一個移動的鐵盒子裡兩個半小時。
 
  特別在雨天。
 
  眼前大玻璃上的雨珠越來越大,一滴一滴滑落在我的眼前,我百般聊賴,傾身在大玻璃上呼氣,熱氣迅速在玻璃上霧出白濛濛的一片,我像小孩子般用手指在白氣上塗鴉。
 
  再睡一覺吧?
 
  我看著身邊睡到打呼的老先生,不禁打了個哈欠。
 
 
  -----
 
 
  咖啡才喝到一半,手機就響了。
 
  我看著紅色的螢幕,嘴角漾起幸福的微笑。少君一定是睡不著覺。
 
  「喂,少君。」我拿起手機。
 
  話筒的另一端傳來熟悉的聲音。
 
  「給妳個驚喜。」少君的聲音顯得很興奮,我手中的咖啡差點掉下去。
 
  玻璃窗外傾盆大雨中,一個大男孩高高舉起黃色的雨傘,站在星巴克咖啡廳前面的紅磚道,笑的好燦爛。
 
  「就知道妳還是坐老位子。」少君得意地說。
 
  「今天怎麼這麼快?等我一下喔。」我放下咖啡,開心地關掉手機,快步走下樓。
 
  西門町街上大雨濛濛,一對對情侶無視紛落的雨花,共同撐著雨傘在街上走來走去,個個笑顏逐開。
 
  少君撐著傘輕輕摟住我的肩,嘻嘻笑說:「今天早到了半個多小時,真是賺到了,怎麼樣,來得及在看電影前吃個晚餐嗎?還是買點小東西到電影院吃?」
 
  我把頭塞在少君懷裡,看了看錶說:「哇,這麼早來,當然可以先吃頓晚餐嚕,我們還有一個多小時。獎勵你,我請客。」
 
  少君擁著我,笑著說:「好棒啊,那要吃什麼好呢?」
 
  我拿出薪水袋,開心地宣布:「今天我發薪水耶!請你吃鐵板燒!」
 
  少君高興地親了我一下,說:「我要吃鮭魚。」
 
  我們在雨中慢慢地走著,走向我們習慣一個月吃一次的鐵板燒店。
 
  少君還在台中東海念建築研究所,還有半年才畢業,而我大學畢業後已在台北一家出版社擔任編輯;現在我可比少君有錢多了,所以我常常找藉口請奔波趕約會的少君吃頓大餐,或著是請他看場電影。
 
  熱呼呼的鐵板燒店。
 
  少君點了鮭魚排,我點了沙朗。大師父的快炒手老練地將荷包蛋甩在半空中,然後神乎其技地用鍋鏟接住,淋了醬油。
 
  我看著滿足地扒著豆芽菜的少君,他那狼吞虎嚥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我愛他。
 
  只可惜少君還沒當兵,我們兩人之間的長距離戀愛還要持續好些年,但少君總願意花時間跟我講手機、搭車北上,努力把好長好長的物理距離縮短成沒有時差的愛情。有時候他會喊累,有時候他會坐到暈車,有時候他會嘟著嘴埋怨,為什麼我不偶而去台中找他。
 
  「逢甲夜市有好多便宜又好吃的東西說,哪天妳真的應該來看看我。」他總是念著這件事。
 
  但他說歸說,累歸累,少君總是坐上三個多小時的車子來台北看我。
 
  「別發呆啊,快吃快吃!等一下還要看電影耶!」少君用筷子戳我的手,他是個什麼電影都看的電影狂。
 
  我們是看電影認識的。俗艷的鐵達尼號沉到海底時,我哭得好大聲,哭聲吵到坐在隔壁的少君,當時的他可還是個陌生人。
 
  「同學,妳吵死了,等一下看完電影一定要請我吃個飯賠罪!」當時少君突然皺著眉頭、撇過頭對我抱怨,害我心神不寧地把電影看完。
 
  「嗯嗯。」我趕緊把荷包蛋刺破,黃澄澄攪了整碗飯,努力扒了起來。
 
  「記得妳上次看電影忘記關手機嗎?附近的人都在瞪妳,偏偏妳找手機找了快五分鐘,害我在旁邊尷尬的都快窒息了。」少君抬起頭,筷子突襲我的沙朗牛排。
 
  「那是意外,我不敢再犯了。」我吐吐舌頭,筷子突襲少君的鮭魚。
 
  「我先保管妳的手機,看完電影再還妳。」少君伸出手,晃著。
 
  「我現在關機就是了嘛。」我拒絕,又夾了一大塊鮭魚肉塞在嘴裡。
 
  「嘻,我順便檢查妳的簡訊,看看妳有沒有不乖,偷偷跟別的男生傳噁心的簡訊。」少君奸詐地笑笑,我咕噥一聲後將手機遞給少君,少君將手機關掉後放在自己口袋裡,一臉的得意洋洋。真搞不懂他有時後怎麼會那麼像小孩子。
 
  吃完飯,還有十五分鐘,我們快步走向西門町戲院旁的紙杯飲料店,如常點了一杯大號芋香奶茶,店裡的老闆娘一邊看著電視新聞一邊搖著飲料,少君塞了一張大鈔給我,催促我先上樓買票,免的人潮太多錯過開場。
 
  「【我的希臘婚禮】,應該沒這麼熱門吧。」我發笑,還是接過鈔票還是上樓買票。
 
  過了兩分鐘,少君拿著大號奶茶和一包乖乖走出樓梯,兩人便走進電影院。
 
  「你看,整個戲院就只有小貓兩三隻,你真是緊張大師。」我捏了少君的大腿一下。
 
  「那樣不是很好嗎?」少君親了我一下,燈光暗了。
 
  電影開始。
 
  【我的希臘婚禮】是部十分有趣的電影,雖然戲院裡的人不多,但大家十分捧場地狂笑,氣氛竟頗為熱烈。
 
  劇中的女主角拼命想把自己嫁出去,但一希想娶女主角的男主角所要面對的,可是數十個熱情卻又近乎狂野偏執的希臘裔家族,文化衝突下的笑點自然活力十足。
 
  「哈哈哈,這個老傢伙好搞笑啊!」少君拉著我的手捧腹大笑著。
 
  我看了看大笑中的少君,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之間,我對他的愛好像多的快滿出來。這間二輪戲院就是我們初遇的地方。
 
  「少君,你會不會想男主角一樣,無論遇到多少困難,你都想娶我啊?」我甜蜜地靠在少君的肩上,任少君的手指玩弄我的頭髮。
 
  「那當然啊,妳是我最愛的人,我想娶妳想得不得了。」少君一邊看著螢幕一邊發笑,根本沒有認真回答。
 
  「我是說真的。」我看著少君稚氣的臉龐,假裝生氣。
 
  「我當然想娶妳啊,只是還要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少君的手指輕輕地彈了我的鼻子一下,說:「如果有一天妳不小心嫁給別人,也要記得曾經有過這麼愛看電影的男朋友,好不好。」
 
  我點點頭,不知怎麼眼睛竟然有些溼溼的。
 
  「才不會那麼不小心呢。」我擦擦眼睛。
 
  我們繼續抱在一起,看著男女主角有情人終成眷屬,步入幸福的禮堂。
 
  電影散場,戲院外依舊是綿綿細雨。
 
  「現在要去哪?直接去我家嗎?」我問。
 
  「不想耶,陪我吃點東西,然後在附近走走好不好,還是妳累了?」少君看著磚道上滴滴答答的小雨,看了看我。
 
  「不累,想吃什麼?」我說,看了看錶。八點半。
 
  我們倚偎在小黃傘下,在雨中漫步尋找一些好吃的東西、熱的小零食,因為少君不想坐在小吃店裡吃東西,所以我們輪流撐著傘,站在阿宗麵線前的蚵仔麵線。
 
  今天的少君心情不錯,平常他最討厭下雨天的,現在他居然順著我的意,以互相踩濕對方的鞋為樂,兩人胡鬧似地在窄小的雨傘下一踩一躲,連褲腳都濕了一半。
 
  「你今天心情很好唷,是不是論文有頭緒啦?」我問,嘻嘻哈哈。
 
  「論文去死去死。只是覺得今天特別愛妳啦!大概是看了場好電影的關係吧!」少君停止踩腳遊戲,笑著說:「妳的生日是下禮拜六,想要什麼,我們現在去挑!」
 
  「哇!你真不浪漫耶,下禮拜生日當然下禮拜挑禮物嚕!」我嘴上這麼說,心裡還是很高興。
 
  「快快快,想要什麼快點說,我國科會計劃助理的薪水前天發下來,我現在有算是個有錢人喔!」少君趾高氣昂,孩子氣地裝嚴肅:「給妳一分鐘考慮,過了就沒有了。」
 
  「我我我我……我要一隻大山羊!」我大聲喊道,我從上個月就想好生日禮物想要什麼了。
 
  「我的天啊,妳都幾歲了,還耍可愛高中生要什麼大熊大狗的,妳房間不是有好幾隻了嗎?開動物園啊?」少君一副快暈倒的樣子。
 
  「可是我屬羊啊,房間卻沒有一隻軟軟可以抱著睡覺的大山羊!」我理直氣壯地說:「而且,你連一隻大熊大狗都沒送過我,還敢說!」
 
  「好!我們現在就去抓一隻肥羊!」少君大吼,竟收起雨傘跑了起來,我一邊跑一邊大叫在後面跑著,兩人就這麼興高采烈地衝到萬國百貨。
 
  我們溼答答的互相取笑,花了一個多小時在百貨公司裡繞來繞去,一邊討論我最近幫某的知名作家設計封面的點子,一邊聊著少君跟他難纏的指導教授搏鬥的搞笑經過。
 
  最後,我們才在一間新開幕的店裡相中了一隻粉紅色的肥羊。
 
  「哪有羊是粉紅色的?妳挑的會不會是生病的羊?」少君正經八百地說:「妳看看牠,病的眼睛都瞇成一條線了。」
 
  「不是,這隻粉紅色羊是瓜地馬拉特產的品種,學名教平克嘻拉瓜地羊,很稀有的,難怪你這個念理組的不知道,牠的眼睛瞇成一條線是因為牠正在睡覺。」我正經地回應。
 
  一分鐘後,我們便抱著肥嘟嘟的平克嘻拉瓜地羊走出萬國百貨,外面只剩下毛毛細雨,但我們為了怕沒有穿衣服的平克嘻拉瓜地羊感冒,還是決定撐著雨傘。
 
  我們走出萬國百貨的電視牆前,我忍不住停下腳步,電視牆正放映電影【異度空間】的預告。
 
  「沒什麼好看的,快走吧,我們去吃麥當勞的蛋捲冰淇淋!」少君拉著我。
 
  「你是小豬喔,一直吃!」我注視著電視牆,說:「等我看完這個預告……喂,這電影好像蠻恐怖的,你看那個畫面,噁,我絕對不敢進去電影院看。」
 
  少君站在我身旁,故意怪腔怪調:「恐怖喔恐怖喔!」
 
  我笑罵:「神經!」
 
  電影預告結束了,我本來要走,卻被插播的電視新聞畫面給吸引住。
 
  「我好想吃蛋捲冰淇淋喔,平克嘻拉瓜地羊也好想吃蛋捲冰淇淋的。」少君噘著嘴撒嬌,指著我抱住的平克嘻拉瓜地羊耍哀怨。
 
  我吐吐舌頭,示意想再多看一下。
 
  電視新聞畫面是高速公路的嚴重車禍,語音記者表示,因為大雨視線不良與路滑的關係,導致一台連結車在加速超車時,失控擦撞上一台北上的統聯客運,造成該客運翻覆,幸好後面來車煞車成功,才沒有進一步釀成更嚴重的災情。
 
  「呼,好危險,以後下雨天你就不要……」我喃喃自語著,眼睛越睜越大。
 
  「根據統聯客運表示,因為當時統聯客運車速不快,所以只造成了一人死亡,十七個人輕重傷,目前乘客已送往新竹聖瑪利醫院急救,院方表示傷者均已脫險境沒有大礙,而肇事的司機表示,因為當時雨勢很大,加上……」記者的聲音滔滔絮絮。
 
  我的呼吸暫時停止。
 
  因為我看見新聞畫面的跑馬燈上的唯一死者名單中,一個熟悉的名字。
 
  我急忙回頭,除了來來往往的情侶與攤販外,什麼都沒有。
 
  雨點打在我跟平克嘻拉瓜地羊的身上,溼溼的,因為雨傘已經安安靜靜地躺在我的腳邊。
 
  我忘了呼吸,胸口空蕩蕩的浮在空中,腦子一片空白。
 
  突然間,我聽見皮包裡傳來「嗶嗶」兩聲,我趕緊打開一看,我的手機不知何時已放在我包包裡。
 
  我茫然看著手機,螢幕上總共有二十幾個未接簡訊。我一個個發呆似地讀著,讀著一個又一個倉皇與傷心的噩耗,一個接一個關心的詢問。
 
  我覺得好冷好冷,眼淚卻錯愕不知滴落。
 
  直到最後一通簡訊。
 
  「謝謝妳陪我最後一個晚上。別為我難過,至少我現在知道,嗯,人總是還有下輩子的。那時候,我們在一起看電影,好不好?
 
  我的眼淚終於崩潰決提。
 
  撿起躺在地上的雨傘,那道別的手溫還殘留在塑膠把手上,溫暖著我。
 
  「好,一定。」我哭著,希望他能聽到。
 
  直到最後一刻,他還是一樣若無其事,生怕嚇著了我。
 
  細雨繼續落著。
 
  西門町的情侶們在雨中踏著水花,幸福地窩在小小的傘裡。
 
  那一夜,不知道該怎麼說再見的我,只能哭著哭著,抱著平克嘻拉瓜地羊,重複說上一萬次。
 
  一定,一定。
 
 

 
 
  你/妳以為你/妳跟愛情那麼地接近,後來你/妳發現,是愛情帶領了你/妳。而現在,它走了。你/妳還待在原地。 
 
 

創作者介紹

Hola! You,Bai

YouYou.B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lethe1206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分開不要分開不要分開不要分開
    不要分開不要分開不要分開不要分開..
  •   那樣就變人鬼戀啊!

    YouYou.Bai 於 2008/01/24 16:18 回覆

  • itistoolate
  • 怎麼這麼悲傷卻溫暖 ˊˋ
  •   我在半夜兩、三點看,即使感覺很溫馨,卻還是怪怪的。

    YouYou.Bai 於 2008/01/24 16:18 回覆

  • loseweight
  • 看到最後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呢!
    真是淡淡的感傷
  •   ……對呀!後面很詭異。害我驚嚇。
      就跟之前網路流傳的某篇文章一樣……替朋友辦生日的。

    YouYou.Bai 於 2008/01/24 16:19 回覆

  • VJ1023
  • 毛毛的 .. 怎麼這樣
    事情太突然 ..
    看完了真的就,一股怪怪的感覺=_=冒出..
  •   (握手)
      很詭異吧?

    YouYou.Bai 於 2008/01/24 16:20 回覆

  • coalfly846
  •  
     男生還能趕在那之前去跟女友道別…
     很好了,很想哭很想哭。
     
     有時候,真的是緣分。
     到了、誰也沒辦法阻止他。
     人生、就是有很多的變數。
     
  •   嗯嗯!人蔘,還是韓國的好。(揍扁)
      哈哈哈。男生不是趕在那之前啦……是已經當飄飄後,才去找女生。

    YouYou.Bai 於 2008/01/25 18:13 回覆

  • coalfly846
  •  
     我知道阿,我是說趕在投胎前。
     
  •   投胎沒那麼快吧?
      那樣陰間的運作系統實在是太好啦!(嚴肅狀)

    YouYou.Bai 於 2008/01/26 20:23 回覆

  • coalfly846
  •  
     運作系統我有笑到 XDDD
     
  •   很高興娛樂了妳。
     
      ……不知道要回什麼了。

    YouYou.Bai 於 2008/02/02 16:21 回覆

  • coalfly846
  •  
     謝謝哦 XD
     我最近一直不知道在憨什麼、北七什麼、智障什麼…